搞大純情女肚子鬧失蹤 渣男囂張嗆:我有精神分裂,法官判不了

這種渣男什麼時候才會絕種。

文/劉仲彬(臨床心理師)

一共有三張照片。中間的照片,是個戴眼鏡的華裔男子,二十多歲,名字很普通。

左邊的照片,是一個外國男人,看著有點眼熟,名字非常拗口,叫做Logan Vadascovinich。右邊的照片,則是一位著名的美國演員,名字寫著「亞瑟王」。

「這個眼鏡男,」小駱指著中間那張照片,那位戴眼鏡的華裔男子,「搞大我妹的肚子之後,就失蹤到現在。」

▲憂鬱,難過,悲傷 。(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原以為懷孕是好消息,反而讓對方直接搞失蹤。(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半年前,妹妹在公館看了一場表演,期間和鄰座的眼鏡男對上了眼。眼鏡男今年二十多歲,名片頭銜是某獨立唱片企劃組長,對國內樂團市場瞭如指掌;兩星期後,妹妹交了人生第一個男友。

妹妹年屆三十,一腳踏進初老前期,在這樣的時間點,邂逅了一位溫柔體貼又不畏年齡、身高差距的文青小鮮肉,簡直就像在人生上半場結束時,投進了一記壓哨空心球,直接追平比數。於是她幻想著今年的同學會不用再拉警報,而是直接拉禮砲。

遺憾的是,她拉的不是警報,也不是禮砲,而是一記喪鐘。三個月後,眼鏡男向妹妹借了十五萬,理由是準備獨立接案開工作室。妹妹不疑有他,匯款當天還順道告知自己懷孕三週的消息,想當然耳,這個好消息讓眼鏡男變成了一顆越過全壘打牆的棒球,順理成章地跟這個球場說再見。


(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小駱說到這裡,取下了半框眼鏡,沉默了一段時間。

「你陪人墮胎過嗎?」

小駱這樣問,不是為了換取我的答案,而是換取一段沉默,而這段沉默成了講述某件要事的前奏。「手術結束後,我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妹妹,她睡得很熟,就像每天早上等著我去叫醒她一樣。或許是病房的味道起了作用,那天下午,我突然很擔心她再也不會睜開眼。

我知道依她的個性,她醒來後會原諒一切,不會對誰失望,就當作繳學費,因為她對這件事從來沒抱期待。身為哥哥,除了讓拳頭變硬,我想不出第二個反應,但這是她自己的選擇,無論折損的是金錢或骨肉,都無從怨懟一直到發生了這件事──」

我指向那三張照片,小駱點點頭。

「妹妹從手術後到現在,一直嘗試聯絡男友,想知道他的去向,想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後來我們才發現,把喜歡搖滾樂當成唯一的擇偶條件,依舊是死路一條。」

▲胎兒,墮胎,幼兒,懷孕,小孩,嬰兒。(圖/翻攝自pixabay)
▲一般人難以想像,墮胎這件事情造成生理的傷害外,對心理上的裂痕會有多大。(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小駱先拜訪了名片上的唱片公司,工作人員表示眼鏡男早已離職一年,當初他工作不到兩個月便和女同事發生關係,借了十萬元後隨即人間蒸發,女同事則因為情傷而留職停薪半年。

至於所謂的人間蒸發,底牌並沒有多高明,大多是躲回老家衣櫃讓母親收拾殘局,女同事甚至把他母親的電話留給小駱,以一種同仇敵愾的態度。另一方面,眼鏡男自從失蹤後,臉書動態便未再更新,妹妹為此連續私訊他一個多月。

就在這個月初,眼鏡男終於回應了,以一種迫於無奈的姿態。但此時聊天室突然加進兩個素未謀面的傢伙,那兩人一開口便不留情面地噴圾垃話,砲火猛烈,要她認清現實。

小駱從牛皮紙袋裡掏出一疊頗有分量的對話紀錄,翻到某一頁交給我,若把那些文字集結成冊,就會是一本用來汙辱女性的辭海,倘若這本辭海不慎流入總統府,相信不用小駱出手,他應該半夜三點就會被特務查水表了。而那位姓氏奇特的外國男子,甚至還把一部分對話紀錄公開在板面遊街示眾,寫著「終於搞定一個死纏爛打的老女人,心好累」

這件事,踩到了小駱的底線。


(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他示意我往前翻閱其他的對話紀錄,這部分他整理得非常詳細,「我懷疑這兩個人其實是眼鏡男的分身,也就是假帳號,如果事實成立,我就要告他公然侮辱。」

「怎麼說?」
「我發現這三個帳號有一長串的『共同好友』,於是我一個個傳訊息問這些好友,問他們是否認識另外兩人。結果不意外,沒有一個人見過他們,沒人知道他們的底細,只知道他們自稱是眼鏡男的朋友,這些人會把他倆加為好友,也只是為了增加自己的人氣,沒人在意那是不是假帳號。不過有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

「什麼事?」
「我翻了眼鏡男這三年來在臉書的活動紀錄,發現他一旦和其他人起爭執,這兩人都會現身護航。曾經有人詢問他們的身分,眼鏡男只說這兩人是他的同事。不過我不信,你往下翻。」小駱指著那一大段畫上紅框的部分。

首先,這三個人的語氣十分相近,說話時都會穿插幾個英文單字,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都拼錯了同一個單字,而且還不只一次。
第二,如果仔細看內容,就會發現他們幾乎是接力發言的,之間沒有任何空隙,就像事先打好了一篇文章,然後依序分給三個人一樣,每一段都分得恰到好處。除了開分身,我想不到其他這麼有默契的接話方式。
第三,這兩人的社交軌跡一片空白,幾乎沒有任何活動或拍照打卡的紀錄。」他把那兩張照片翻到背面,「就連個資也不明確,只有興趣和所在地與眼鏡男一模一樣。於是我請大學同學幫忙追查這三人的IP,他是個資深軟體工程師,不出所料,三個帳號的IP位置一模一樣,於是我決定找那三個人攤牌。」

宅男寢室公開!電競6螢幕+3人體工學椅「乾淨到美翻」(圖/翻攝爆廢公社)
▲實際上到底是一人分飾三角,還是三角共存一人呢?(圖/翻攝爆廢公社)

「我先把IP位置的追查結果分別傳給其他兩個人看,他們先是很有默契地堅持與眼鏡男不熟,彼此也不熟,只是被他找進來參與對話,做做樣子。但談到IP這件事情時,訊息就已讀不回了。」

「與眼鏡男不熟,兩人彼此不熟。」我喃喃自語,然後標註在對話紀錄上。
「最後我把追查結果傳給眼鏡男,問他是不是開分身,如果是,請他公開向我妹道歉,否則我要告他公然侮辱。」

「他怎麼說?」
「我覺得他根本不怕被揭穿這件事。你看手上的紀錄,他只回我:『開分身又怎樣?反正我有精神分裂,你覺得法官挺誰?』

「精神分裂?」
「我當時也愣了一下,這跟我之前聽過的症狀不太一樣,所以我做了功課,才發現他指的應該是『人格分裂』。」
「沒錯,很多人會將這兩種症狀混淆,你比他認真多了。」

人格分裂則是一般所謂的「多重人格」或「雙重人格」,正式名稱是「解離性身分障礙症」(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簡稱DID)。顧名思義,就是同一個身體住進好幾個靈魂,成了一座擁擠的房間。

▲▼崩潰、精神分裂示意圖。(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患上「多重人格」的症狀,不會知道什麼時候身體不會是自己的。(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多重人格是一個會讓患者感到十分恐懼的疾病,因為他的身體就像一台數據共享器,大家輪番進駐,隨插即用,以最簡單的概念來說,就是「附身」(Possession)

案主遭到附身後,意識會被完全壓倒,因此他本人不一定擁有主控權。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體何時會被接手,會被占用多久,一旦輪到其他人格使用,本人便會喪失記憶,就像切換電視頻道一樣,被遙控器轉台後,不知何時才會切回原頻道,就算切換回來,跟原來的劇情也銜接不上。

於是他的人生就像不斷被閹割過的影片,每次一睜開眼,就被傳送到各種陌生的場景,面對這種情況,患者本人肯定開心不起來,甚至害怕被人發現這件事。

但眼鏡男卻毫不避諱,甚至大剌剌地跟小駱自白,就情緒表現而言,他似乎很沉醉在人格分裂患者的形象裡,對於一個隨時會被附身的人來說,應該沒人比他淡定了。最合理的解釋,就是他把這個疾病當作脫罪的籌碼,因此樂於展示。

第二,「失憶」是解離疾患最核心的症狀,因為解離(Dissociation)指的正是一個人與自身意識「脫離連結」的狀態,但他居然一次都沒有發生過,而且一連幾個月都沒出現。若他真的有多重人格,亞瑟王身為管家,應該早在他們交往當天,第一時間跳出來跟妹妹打招呼,順便請她拜碼頭,通常這時候女方就會嚇到吃手,接著提分手。而且根據對話紀錄,這三個人的對話銜接得行雲流水,不像一般患者在進行人格轉換時會有個頓點,才剛失去意識的主人格,居然能迅速融入對話,看這些對話,我腦中浮現的是他拿著一支手機切換帳號的畫面。

第三,多重人格跟職場一樣,都有主次之分。依照病程發展,主人格一開始不會知道次人格的存在,甚至拒絕承認他們的存在,因為他無法對自己解釋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第四,從對話紀錄以及小駱蒐集的資料看來,這三個帳號的性格毫無區別,光是這一點就不足以被稱為多重人格,叫「複製人格」還比較切題。

「我後來想想,你妹妹其實跟眼鏡男有個相同的地方。你知道古羅馬詩人堤布魯斯(Albius Tibullus)嗎?」
小駱搖搖頭。

「我也不熟,但他有句名言:In solitude, be a multitude to yourself.(In solis sis tibi turba locis.),意思是『孤獨的時候,一個人要活得像一支隊伍』。

「無論是眼鏡男或是你妹,都實踐了這句話,只是處理靈魂的方式不太一樣。前者把靈魂拆成一支隊伍,分散風險;後者則把靈魂整合得像一支堅強的隊伍,獨自對抗世界。處理靈魂的方式沒有對錯,它讓前者活成了人格分裂,後者活成了死硬派。但我覺得詩人應該比較喜歡死硬派,死硬派搖滾多了。」

「那就一起敬死硬派吧。」小駱露出溫暖的笑容,我們舉杯一飲而盡。

*本文摘錄自《人生障礙俱樂部:臨床心理師的暖心小劇場》

▲人生障礙俱樂部--分身。(圖/寶瓶文化提供)

作者: 劉仲彬

本文由 寶瓶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渣男精神分裂心理師劉仲彬寶瓶文化人生障礙俱樂部:臨床心理師的暖心小劇場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相識到交往」僅7天!控制狂男友怨沒安全感,IG照片一張張問

「相識到交往」僅7天!控制狂男友怨沒安全感,IG照片一張張問

急著說愛的人通常分為兩種:一種是極度沒有安全感,一種是極度注意力不集中,兩種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捏死蛆蟲洗一洗照吃!直擊窮母窩垃圾場挑雞骨頭 全家六口吃廚餘度日

捏死蛆蟲洗一洗照吃!直擊窮母窩垃圾場挑雞骨頭 全家六口吃廚餘度日

雞骨頭可以蒐集起來賣給農場餵豬,殘肉可以賣給加工工廠,如果有大塊一些、完好無缺的碎肉塊,就可以挑出來洗一洗...

紅豆Q粉粿|換位思考吧!如果言語可以是朵花,何苦讓它變成雙面刃?

紅豆Q粉粿|換位思考吧!如果言語可以是朵花,何苦讓它變成雙面刃?

就「鍵盤傷害」一事來談,身為網路媒體編輯、在媒體圈工作至今三年餘,粿一點也稱不上資深,然而,卻也體會過不少次言語攻擊,有些是群體性的留言,有些是零星私訊...

身高152獲「格鬥界最強」封號!山口芽生走出霸凌,不論輸贏都擁抱對手

身高152獲「格鬥界最強」封號!山口芽生走出霸凌,不論輸贏都擁抱對手

「母親經常給我擁抱...一直都是這樣,我從沒想過她走了,那真的很難,但又花了幾年時間,我才知道沒有母親的生活有多困難。」

拚成績還要十項全能!資深師嘆:本屆高一生「有史以來最悲慘」

拚成績還要十項全能!資深師嘆:本屆高一生「有史以來最悲慘」

108學年度入學的小高一是適用新課綱的第一屆高中生,同時也必須面對111學年度大學入學的考招新制:高中學習歷程在申請入學管道占比百分之五十。

「地球最後一間百視達」影迷瘋打卡!店長暖喊話:經營再困難也要守住

「地球最後一間百視達」影迷瘋打卡!店長暖喊話:經營再困難也要守住

這間店可是地球上最後一間「百視達」,雖然經營困難,不過店長Sandi Harding仍然努力工作,就是希望透過「回憶」聯繫多年來喜歡「百視達」的影迷們。

誤把鑽戒當垃圾丟了!清潔員義不容辭「幫找4小時」,粗心少婦感動哭不停

誤把鑽戒當垃圾丟了!清潔員義不容辭「幫找4小時」,粗心少婦感動哭不停

過了約四個鐘頭、翻遍數百袋家庭垃圾,最後,他們順利找到鑽戒了!Craig也馬上打電話告訴Jo Carter,Jo Carter在電話另一端當場哭了出來...

喵星人只愛女森? 吸貓前先掌握要點:放輕聲音很重要

喵星人只愛女森? 吸貓前先掌握要點:放輕聲音很重要

與男性相比,貓咪基本上比較容易親近女性。其中一個理由就是聲音的高低。

「把胸部露出來!」火辣女主播遭球迷騷擾 高EQ比手勢反擊被讚爆

「把胸部露出來!」火辣女主播遭球迷騷擾 高EQ比手勢反擊被讚爆

正當她和同仁正從賽場邊走過時,看台上的男性球迷們被她火辣的身材吸引了,倘若僅是目觀欣賞或許還好,但沒想到這些男性球迷竟對Diletta高喊,「露出你的胸部吧!」

擺脫剁手族!心理師傳授3招戒掉爆買 卡費不再爆炸

擺脫剁手族!心理師傳授3招戒掉爆買 卡費不再爆炸

活在一個網路的時代,每天有這麼多廣告跳出來,而且每個都「正中下懷」,要怎麼樣才能夠保住自己的信用卡,在路購物的世界裡面安全下莊,勉強存活?

男友面前被騎...噴「滿手嘉明」 她崩潰:快給我衛生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