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都是夫家奴!才逃過法師下咒 越妻又被家暴夫「拿刀架回家」

伴侶都該學會互相尊重啊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及民俗說法,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文/命玄

*續上篇*

隔天早上,我路過阮小姐家,她還請我吃了早上現採的水煮蝸牛。之後,我跟老婆一起去給之前幫助過的客人請客,才發現我被下套了!說好是吃飯順便介紹幾個朋友給我認識,卻沒想到,吃飯現場全是酒,威士忌、XO、紅酒、啤酒,沒有半杯水或飲料。

偉哉我老婆,非常大氣的要了一公杯的威士忌,本人不愛喝酒,只要了一罐啤酒,但是,我沒想到老婆喝了一口之後,竟然要我乾了那杯威士忌,不參水不參冰。一口悶,悶完我趕忙找有啥能沖淡嘴裡那股濃厚的酒精味,看來看去,沒得選,我只能選擇將我面前的啤酒一口灌入腹中,一邊灌我心裡的想法是「死了死了,深水炸彈,這下完了。」

果不其然,不多時,滿臉通紅,在一會兒,拼命抽菸,幸好我客人諒解,帶我提早離場,可是哥呀,我老婆不放過我啊,又是一公杯的紅酒啊,導致我難得去越南度假後開直播,全世界都看到我滿臉通紅的抱怨冰淇淋好酸啊啊。

▲酒,烈酒。(圖/取自pixabay)
▲吃飯現場都是酒,道士喝玩滿臉通紅/示意圖/pixabay

又在大街上晃蕩了半個晚上,等酒退的差不多後,我接到M小姐的電話。原來就在我下午被酒精灌的亂七八糟時,金先生的姐姐上門了,還對她說了一些連阮小姐都聽不懂的話,十之八九是老師父教的咒之類的,得,阮小姐又開始頭痛犯毛病了。

這可不是開玩笑啊!事實上,我連那位老師父到底又動了什麼手腳都不清楚,但我知道準沒好事。解決完手上的零食後,我們立刻攔了一台計程車回到住宿,我也顧不得喝完酒後的全身痠痛,箱子一拎直接往阮小姐家跑。

當我火速趕到阮小姐家時,果然看到阮小姐面色蒼白,額頭上還滲著一兩滴冷汗,臉色難看,再仔細一看,我的天,昨天才安好的魂,今天又被勾出來了。不得不說,這老師父果真厲害,隔這麼遠,還可以透過他人來施法,竟然就動搖他人魂魄了。

箱子一開,劍一出鞘,仔細一看,果然,昨晚才設下的陣法今天果然就被撬了縫。我左手持劍,右手持鈴,劍壓三魂歸肉身,靈撫七魄入元辰,一陣叮叮噹噹,忽然間,阮小姐說金先生家中祖先又來找她了,這沒來由的?幻術?我是不清楚,但我知道該怎麼做,手一轉一劃拉,十指沾血,前五後五抵住阮小姐的腦袋。

「起眼青天現,雷神霹靂雙睛衍,一驚一蟄自有定……有請巨靈寶甲,六丁六甲,隨我護衛,固元保神,急急如律令,叱!!!」隨著我雙手一震,阮小姐的神情也鬆了下來,但還有一樣東西讓我注意到了,放在架子上的越南式神主牌,閃著異樣的紅光,之前之所以沒注意到,是因為他跟神像擺在一起,而且,跟台灣的神主牌實在差太多,所以壓根沒注意到,但現在,想要搞怪?

右手劍指出,硃砂混精血,很厲害是吧,符籙隨出,懾魂縛魄,紅光一震,果然又是隻小鬼。就是這隻王八蛋,一直在假冒往生者的身分給阮小姐施加壓力,昨天拿你沒轍,今天可就不一樣了。陣法還在,我電祢個七暈八素「玄氣徘徊,丹天令行。震吼太空,火令申明。……嚴駕火車,統制雷兵。景霄救下,震動天聲。」

左手一伸,將葫蘆從箱子裡拿出來,在葫蘆口一轉,唉,還是收不了,就在我打算再一次將這隻倒楣的小鬼劈掉時,他,說話了,是一個蒼老卻有點嘶啞的聲音。當然如果是越南話我是半句都聽不懂,好在,他是用一種類似於意念的方式在跟我說話。

「臭小鬼,幹麻三番兩次壞我的事,再來,我就不客氣了。」那聲音惡狠狠的對我說道,但可以不要每個看到我就叫我小鬼嗎?

「說得好像你真的客氣過一樣,而且你真的清楚緣由嗎?」雖說對面功力值得尊敬,但立場不同,我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結婚證,離婚證。(圖/CFP)
▲金先生不願意離婚,竟找法師下咒/示意圖/CFP
★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更何況這女的本來就是金先生家的媳婦,你又憑什麼介入,讓阮小姐回到金先生家才是正確的。」好吧,觀念完全不同,溝通無法,面對這種上一世紀的台灣思想,我用屁股想就知道,實在很難讓他接受阮小姐想離婚的事實了。

「你飼養陰魂用這種傷害他人的辦法逼她回去,難道就是正確的?」拿人家錢財的不是只有你啊,老玄我收的還是美金呢,我可不能對不起我的職業道德啊。

眼瞅著依然談不攏,我立刻決定再劈掉這隻小鬼,卻沒想到,陽台外傳來了疑似鎖鏈拖地的聲音。我頭一抬,卻看到了另一隻小鬼不懷好意的盯著我笑,這笑容讓我打了一個冷顫。

「玄!」玉冶竟主動鑽出來扯了一下我的袖子,我轉頭一看,媽蛋,真正高手,什麼時候小鬼可以煉成自殺炸彈客了?反手硬塞進葫蘆,丟回箱子,蓋上箱子,五德星君結界咒印,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這玩意兒爆了,除了我之外其他人是要傷神魂的呀。

就這樣一開一關,葫蘆嘴爆了。而窗外的小鬼,不知何時走了,為免萬一,我不只重新在房內設新的陣法,還給了新的飾品,並交代他們絕對不可以拿下來,也在一周之內,絕對不可以跟他們家的人有任何接觸,也不要接不明來電。隔著電話念幾句咒語施咒,我都辦的到,沒理由那老師父辦不到。

隔一天後,我們回家了,然而事情卻總是不如我們預期的順利,在我們回去後的前四天都OK,眼看著一周期限即將到來,我不禁暗暗鬆了口氣,想著終於要解決了,但M小姐一通電話讓我頓時完全不知所措。

「老玄,金先生找上門來,還用刀子把阮小姐架回去了,該怎麼辦……」我真心發誓,不只一萬頭草泥馬踏過我的心頭。

「你怎麼問我,我能怎麼辦,你他媽倒是報警啊!我是道士,而且我在台灣你們在越南,這該找警察不是找我啊啊啊。」沒錯,老師父退出這場遊戲了,但是金先生卻出了一招讓我們始料未及。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所幸最後阮小姐再一次的從那個家逃出來了。其實,不論是哪個時代,哪種背景,一夫一妻或一夫多妻,甚至是同性伴侶,在一起的兩人,都應該要學會互相尊重,而不是將對方當成自己的私有物,否則無論兩人再怎麼相愛,最終也只有分道揚鑣一途。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關鍵字: 命玄道士越南小檸檬小鬼靈異符咒恐怖情人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毒針打到脫肛吐血!動物實驗室內部影像曝光 猴貓狗替人類試毒到死

毒針打到脫肛吐血!動物實驗室內部影像曝光 猴貓狗替人類試毒到死

實驗室人員會將輸管強行塞進小狗的咽喉餵毒,也會暴力地從籠子裡抓出小猴子,並用特製的鐵架將牠們控制住...

半邊臉皮都磨掉了!腦癱男童疑遭老師虐待,母心痛:我一直問,他不敢講

半邊臉皮都磨掉了!腦癱男童疑遭老師虐待,母心痛:我一直問,他不敢講

Masau的媽媽心急地都哭了!她不斷問兒子到底發生什麼事,但因Masau無法正常表達,他只是邊哭著邊回答媽媽,「老師很調皮!老師很調皮!」

要求「13隻鸚鵡」出庭作證!法院審理走私案,法官問鳥:你們要去哪?

要求「13隻鸚鵡」出庭作證!法院審理走私案,法官問鳥:你們要去哪?

由於這13隻鸚鵡確定是當地「禁出口政策下的動物」,因此,全案進入起訴、審理階段。然而該案的法官Manish Khurana,卻做出了令外界和整個法庭都驚嚇的舉動...

比小說還離奇!推理女王「失蹤整整11天」 百年後真相仍無人知曉

比小說還離奇!推理女王「失蹤整整11天」 百年後真相仍無人知曉

警察調查克莉絲蒂的住宿紀錄時,意外發現她居然以丈夫情婦的姓氏編造假名入住,也讓警方懷疑這次的失蹤事件,說不定是克莉絲蒂自導自演這齣耗費了大量人力和資源的「失蹤戲碼」。

親人過世「擺樹下任由發臭」!峇里島屍體村遍地腐屍 過路還得付錢

親人過世「擺樹下任由發臭」!峇里島屍體村遍地腐屍 過路還得付錢

金塔瑪尼附近有一個神祕的村莊,叫做杜陽(Trunyan),位於巴杜爾火山山腳下,位置偏僻、連外道路不便,只能搭船越過巴杜爾湖,才能進入村莊。

穿慈濟制服做善事被揶揄「繳百萬」 志工嘆:只有繳400元哪來百萬

穿慈濟制服做善事被揶揄「繳百萬」 志工嘆:只有繳400元哪來百萬

母親小時候是苦過來的,他見不得這些還堪用的東西被棄若敝屣,媽媽一邊整理一邊抱怨,我知道母親抱怨給我聽其實有弦外之音,媽媽不希望我也成為這種人。

垃圾屋10年沒打掃!爛軟男整天菸酒「靠養父母塞錢」 孤獨死滿身蟑螂

垃圾屋10年沒打掃!爛軟男整天菸酒「靠養父母塞錢」 孤獨死滿身蟑螂

廚房內仍舊堆滿廚餘及垃圾,打開流理臺的櫃子,裡面有許多開過且發霉的麵條與乾貨,熱水瓶還插著電,但裡面早就沒有水。

屍臭飄到巷口無人問!獨居男死亡多日 表哥「夢到黑白無常抓他」上門見垃圾山

屍臭飄到巷口無人問!獨居男死亡多日 表哥「夢到黑白無常抓他」上門見垃圾山

這次要處理的現場位於一樓,住家的前鐵門已遭外力破壞而大大敞開,破碎又鋒利的玻璃散落了一地。有幾位看起來像住在這兒的民眾與一位警方人員站在門外。

12星座怎麼「斬斷爛桃花」 射手先別太博愛 牡羊容易陷入幻想戀愛

12星座怎麼「斬斷爛桃花」 射手先別太博愛 牡羊容易陷入幻想戀愛

愛情真的需要耐心等待,但遇到不對的人也得勇敢say bye bye~12星座為什麼會遇到爛桃花?請繼續看下去!

中客撕毀連儂牆!網友疑問「言論自由」界線 律師:不是為所欲為

中客撕毀連儂牆!網友疑問「言論自由」界線 律師:不是為所欲為

看到大家總是拿著言論自由出來講,其實很令人開心,這代表著言論自由深植台灣人的人心;但另一方面也覺得有點可惜,因為言論自由雖然深植人心,但好像是一種不太正確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