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媽下意識「跟女兒爭吃肯德基」:想疼孩子 卻同情從小沒人愛的自己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把自己愛回來

文/林巨(北京大學心理系,花徑教育機構創始人)

其實,人真正的欲望只有一個—愛。為了得到愛,向外求、傷害他人。如此一來,人欲才無限,才無底線。

K小姐看著同學們的心得,有所觸動,也想自己坐下來,好好觀察自己的心。坐在電腦桌前,突然想到最近幾天她中午都去肯德基吃午餐的事情。她說:再想著想著,我的眼淚就要流下來。因為我覺得自己好委屈,幾十塊錢的肯德基居然要等到現在才能滿足自己!

肯德基,kfc,炸雞,蛋塔,蛋撻。(圖/記者黃君瀚攝)
▲區區的一餐肯德基,卻代表了這位年輕媽媽的童年創傷。(示意圖/記者黃君瀚攝)

我女兒小妞特別喜歡吃肯德基和麥當勞,而我也特別喜歡吃這些速食,一個人可以吃兩個,甚至三個人的量,可是家裡的經濟狀況並不好,有時候為了滿足小妞的需求,我只能買比較便宜的燒餅帶進肯德基。小妞吃她的漢堡,我吃我的燒餅。

可是我的眼睛卻像個小孩一樣,死盯著小妞手裡的漢堡,嘴裡一邊吞著口水、一邊教導小妞:「妳怎麼不懂得跟媽媽分享? 媽媽不是一直教妳有好東西要知道分享嗎?何況妳要分享的還是媽媽?」我帶著孩子般的滿腹委屈與可憐的眼神「爭著要」(沒想到我竟然已經看到真正的原因)。可是眼前這位小朋友仍對我不理不睬。

我開始生氣,看到小妞還沒有任何動靜,心中的怒火開始不斷上升,我忍不住發脾氣的說:「妳就那麼餓嗎?沒看到媽媽在妳身邊嗎?媽媽都這樣說了妳仍不知道要分享嗎?」

好好的一段時光就這樣不歡而散,就這樣帶著各自的委屈和怒氣回到家中。

好長一段時間,我和小妞之間都會出現這樣的情形─我不斷的要,小妞卻依然不知分享。因此,長期以來我一直給小妞冠上「不懂事」的大帽子。後來我才明白這是對孩子的滿足不夠。

自從上週中午開始不用給公婆做飯後,我就隔三差五的去肯德基吃午飯,我發現自己特別享受一個人靜靜的吃漢堡、薯條的過程,沒人打擾,沒人跟我爭,我想快點吃就快點吃,我想慢點吃就慢點吃,我也不用偷偷摸摸,就那樣自然的享受美食的過程。

▲▼百勝中國,肯德基。(圖/CFP)
★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第一天去吃肯德基時,就心想:「我是不是有點過分?不給公婆做飯,又不上班,還自己花錢吃這種食物(而且還有種吃肯德基很高級的感覺),真是有點浪費和奢侈。」可是轉眼間,這樣的念頭就消失了。

我肯定的對自己說:「吃吧!喜歡吃就吃,不就是花幾十塊錢,還吃得起。」

對自己說這樣的話後,心裡坦然許多,也接納自己一個人吃飯。可是,我一次吃完還不夠,第二天依然想吃。於是,從上週開始我已經好幾次去肯德基吃午餐了。

原本想說沒材料湊材料,但我沒想到這樣的心態,竟然讓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跟小妞爭食,強迫小妞分享的真正原因。

我有一個哥哥,他從小就是奶奶的寵兒,因為他是老人家的長孫。雖然小時候家裡窮,但奶奶是長輩,親戚多少還是會買些小點心探望她。奶奶的房間有個櫃子,一邊放衣服、另一邊有個小竹籃放食物。哥哥從小備受奶奶疼愛,所以他一直跟奶奶住在同個房間,美味的食物自然就都給他吃,而我只能吃哥哥吃剩的食物。

▲小孩(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哥哥身為家裡的長孫,從小擁有許多的關愛。(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我現在依然可以清晰回憶,自己時常趁奶奶不在時,偷偷摸摸的溜進她的房間打開櫃子,從竹籃裡偷拿出一塊小點心,快速的放進嘴裡嚼啊嚼,甚至吞進肚裡,然後裝沒事似的走出來。

奶奶重男輕女、疼哥哥是村裡和親戚間公認的事情,只是我到現在也沒恨過奶奶。奶奶去世前我一直請假照料她,擦背翻身,從來沒嫌棄過。當時自己都覺得納悶:「為何我一點都不恨奶奶?」

用媽媽的話說,就是我太懂事了!我不知道我是真的懂事還是有其他原因,但是我現在真的不恨奶奶,也不怨她。

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怨父母。因為哥哥有人疼,有人給好吃的,可是我卻像個無人問津的假人,就像明明擺在眼前,卻沒人關心、沒人清掃上面落滿的灰塵,那灰塵就那樣落啊落啊,以至都快看不到它本來的面目。

那時候沒人能體會到我的冷暖與心理變化,再想起我上國中時,哥哥跟奶奶一起睡那暖和的大炕(按:中國北方地區睡眠用的土臺。以土堆或磚砌成,下有孔道,與煙囪相通,冬天可燒火取暖),而我自己卻在那個沒有窗簾、沒有壁紙、沒有天花板,卻堆滿雜物的小房間。一到夜晚,我就會睜大雙眼,緊緊盯著玻璃窗和門的插銷(按:拴住門窗或箱盒的木條或金屬)。

我常常在想:「那門可能會被壞人推開,而壞人的目光也會透過沒有窗簾的玻璃窗死盯著我。」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好希望有人能陪陪我,緩解我那恐懼到極點的心!

原來回想這一切我只會對父母生出一種恨意,但現在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可憐,可憐到想不通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明明他們也說我長大了,要尊重我,要給我一個獨立的空間。但是,我仍舊無法忍住自己的情感,我可憐自己,可憐那個沒人疼愛又饞嘴的小女孩

▲小孩(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童年被冷落的委屈,讓她逐漸對父母產生不平。(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那麼多年來,我一直在尋找愛,尤其是希望父母能給自己一點點關愛。可是,他們沒有,甚至無視我。於是,我抱著那個無助的自己一起嚎啕大哭!親愛的自己,現在沒有人打擾,沒有人要求,也沒有人再看妳的笑話,妳委屈就痛快的哭出來。

昨天中午還和朋友約在肯德基碰面,我告訴她自己很喜歡吃速食。朋友勸我不如自己在家下麵吃,但我說我就是想吃。找到了根源,哭出了委屈,覺得心中再次輕鬆起來。

過去那個壓抑且找不到方向的女人和媽媽,現在則放下越來越多的掙扎,也活得越來越舒坦!懂得傾聽自己的心,無分別的愛自己和孩子,這樣的美妙只有身處其中才能體會。如今,我發現自己不僅力量越來越強大,快樂和幸福也越來越多。活著真好!

*本文摘錄自《媽媽,我是妳想要的孩子嗎?:爸媽難相處?因為「色難」。24個母子間愛恨情仇的真實故事。母愛該如何處理,能遇見更好的自己?》

▲媽媽,我是你想要的孩子嗎。(圖/大是文化提供)

作者:林巨

本文由 大是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白沙灘、藍海洋...還有女神! 南韓正妹玩起長板像在「跳舞」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