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戀女星不可得 單戀無果寫下《神鵰俠侶》/金庸情愛編年史(上)

職業占星家/彭定軒

【職業占星家】占星諮詢自2000年起,教學資歷多年,全球首位華人自創【量子占星】..

文/彭定軒(量子占星) 

楊過紅粉競逐追,段譽喜納三后妃,張無忌圍繞四美,韋小寶滿載而歸。

此種一男配多女的愛情白日夢,在金庸小說中已成慣例,無數男讀者羨煞垂涎,眾多女讀者咬牙切齒,這些痴男怨女的情節,只是小說家的無窮綺想,還是作者真實的人生寫照呢?讓我們從西洋占星的分析中一窺究竟。

金庸,本名查良鏞,1924年3月10日,中國浙江省海寧縣生。命盤如下(筆者所校)

金庸星盤(圖/業者彭定軒提供)

金庸星盤(圖/業者彭定軒提供)

金庸有過三段婚姻,1948年首婚,1953年再婚,1976年三婚。

據載,1947年23歲的金庸,認識18歲的杭州富家女杜冶芬,迅即與情竇初開的荳蔻少女墮入愛河。金庸在1948年南下香港的前夕,匆忙趕到杭州提出求婚,完婚後共來香港。但金庸往來中港兩地,忙於工作,沒時間陪伴嬌妻。杜小姐一個人在家寂寞,生活不甚愉快,使關係出現裂痕,更有傳是因為女方有婚外情,結束了第一段婚姻。

金庸自認是感情重於理性的人。他說:「年輕時,喜歡一個女孩子,明明知道不合適,或者沒機會,也照追可也。」「現在不怕講,我第一任太太背叛了我。」

占星理論中,七宮掌管婚姻,金庸的火星在第七宮,原不是一個好位置,常因一時興奮熱血,衝動進入結婚,又引來性子急、脾氣大、自我中心的伴侶,無法和諧相處,頻繁爭執衝突,卻沒耐心共同解決問題,而在倉促決定下,迅速離婚收場。

金庸。(圖/CFP)
▲金庸。(圖/CFP)

金庸其後認識第二任妻子朱玫,二人在1953年結婚,育有二男二女,兩人患難與共,篳路藍縷,備嘗艱辛。朱玫為了維持丈夫的事業,不惜變賣家當首飾,更成為香港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女記者,勉力支撐《明報》的經營。

早在首段婚姻結束後,尚未再婚之前,金庸便邂逅了一生難忘的女子,有「香港西施」之稱的著名影星夏夢。金庸對容貌脫俗、氣質高雅的夏夢一見傾心,為此,金庸特地進入長城公司編寫劇本,夏夢主演多部電影的劇本,都是金庸完成的。

然而,金庸的愛只有柏拉圖化,因為夏夢早已嫁作商人婦,盡管她敬重金庸的才華和人品,也明白他對自己的心意,可是只能把金庸視作青衫之交。金庸的單戀注定沒有結果,在離開了電影公司,與妻子共創《明報》後,滿懷失戀之苦,寫出了名著《神雕俠侶》。

(延伸閱讀:「問世間,情為何物?」 占星分析神鵰俠侶之【楊過】上

原來書中小龍女的一顰一笑,都是作者仰慕之人的另類化身,金庸將自己對愛情對象的渴望與期盼,寄託於筆墨之間,夢中理想的「她」應該是小龍女般的女子。可是,現實中的能幹妻子,卻是完全不同類型。

金庸在75歲時接受記者訪問,一生浪漫到底有多少。他回答:「多啦,當然我希望不要太多,愛情能夠簡單一點當然好啦,但這是身不由己的。」記者問最後一段浪漫在什麼時候,他答,「好似吸毒,你明知那是不好的,但抗拒不了引誘,又吸了。」金庸狀似難受地說。

金庸在央視節目中自述:「我自己的愛情生活不是很圓滿的,也談不上淒美,總之不是很圓滿,不很理想。」

金庸的土星落在第五宮,五宮掌管浪漫戀愛、創作才華、子女教養等,尤其土星對沖金星十一宮,象徵金庸此生的「情債」深重,還不勝還,欣賞愛慕的對象雖多,卻都無法實現,得不到身心滿足,標準的苦戀相位。

金庸將無法落實的愛情苦惱,藉由筆下主角生涯書寫,除了將黃蓉的聰明伶俐、小龍女的不食煙火,描寫得活靈活現,引人遐思外。金庸小說中的男女情愛,多數是「有情皆孽,無人不冤」,既具蘭心慧質,又與自己琴瑟和鳴,除了郭靖與黃蓉、令狐沖與任盈盈這兩對外,姻緣得償正果者罕見稀有。

(延伸閱讀:「問世間,情為何物?」占星分析神鵰俠侶之【楊過】中

►►►前妻死亡證書沒人領 金庸懊悔珍視少妻/金庸情愛編年史(下)◄◄◄

《量子占星官網》
Facebook:量子占星粉絲頁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