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吸到上萬元!桃園氣球館賣「合法毒品」狂賺 欠債客全變奴工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毒品真的不能碰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及民俗說法,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文/命玄

毒品,先說一下我的個人感受,它本來並不壞,而是遭人濫用後才變成壞東西,事實上許多藥品都是如此,它們可以幫助人們減輕痛苦和壓力,卻遭到濫用,心理素質較差,無法敵擋其所帶來的放鬆感,變得有依賴性、逃避現實,或者產生各式各樣的狀況和戒斷症。

今天的案件主角還未被列入毒品,不過這玩意兒所造成的傷害並不比其他毒品差,所以呼籲一下,有關單位看到的話,請盡早列管這項物品,避免再遭濫用──笑氣,一氧化二氮,也就是俗稱的氣球。

長期使用笑氣,心臟血管系統可能因吸入過量而產生胸悶、胸痛及頭暈等症狀,神經系統則可能產生焦慮、抽搐、意識不清、煩亂、混亂及昏迷等症狀。至於我怎麼知道的?老實說,老玄曾在氣球館工作過。

今年8月,就在某次下桃園的前一天,老玄突然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那頭的是一個略顯年輕的聲音,聽起來非常緊急跟……害怕。

「喂,請問是道師嗎?你可以救救我嗎?」很好,電話一接就是要我救他,看來是發生什麼事了。

「你說,我聽。怎麼回事?」我剛說完,阿目就破不及待的將事情全盤托出。

「是這樣的,其實我本身有在用笑氣,我一直很想戒掉,但是……」說著,這位來自桃園的阿目越來越緊張、也越來越小聲。我聽到這裡氣不打一處來,這種人基本上是很難救的,害人害己。

「想戒掉,然後呢?」我的語氣有點不耐煩了,我以前也經常看玩毒品的人,甚至有把自己玩死的,逼我幫他開眼然後去跳樓的也有

▲▼下毒,吸毒,毒品,毒藥,注射,打針,針頭,。(圖/pixabay)
▲吸毒示意圖/Pixabay

「前面幾次想戒掉,後來又忍不住偷跑去用,但這次真的想走的時候,我發現原來氣球館的人對我下蠱跟放小鬼!拜託道師救救我,他們現在隨時跟著我,甚至我的手機也被他們裝了一些奇怪的軟體。」聽到這裡,我跟各位讀者的第一反應一樣,這傢伙怕不是笑氣用多了,得到被害妄想症吧。

「那個,具體症狀是什麼?」不要直接刺激病患,不然直接發作又跑去跳樓豈不又是我的責任?

「上吐下瀉、拉血、掉頭髮、甚至會咳出血來、噁心反胃、沒辦法正常吃東西……而且他們的小鬼一直想置我於死地。」症狀非常具體,但是人家沒事要你死幹嘛?

「有看醫生嗎?有報告書嗎?」我覺得還是適時提醒他可能有被害妄想的症狀比較好。

「有,都有,可是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我實在沒辦法了,現在感覺那幾隻小鬼無時無刻不想把我從家裡拉出去。道師,救救我吧。」說著,他把報告書拍給我看。看到紙上斗大的「詳情尚未查清」,我頓時來了興趣。

敢情是真的?阿目的身體是真的有問題,醫生暫時還搞不清楚原因,可問題是他症狀那麼嚴重,醫生就算沒法立刻治療,也該有個對應機制減緩他的症狀吧?有趣了,我立刻跟他要了生辰姓名跟「現在」的照片。

阿目命格還算不錯,可惜於健康跟命格本身都不夠硬,而照片,更是一個年紀看起來沒大我多少,卻早已謝頂的年輕人。雙眼無神,給人的感覺極其疲憊,但這是中邪跟吸毒過量者都會有的後果。

剛好我隔天要去桃園,就順便跟阿目約了時間。不知道是不是連老天也想幫,原本要排到晚上的阿目,竟然因為前面幾組客人通通臨時爽約,讓我不得不直接趕到他家。在往他家的路上,阿目跟我說了這一切的緣由。

以下為阿目視角:

我是阿目。我知道錯了,一時的快感及放鬆幾乎毀了我的生活,好在命玄願意幫助我。我原本是個業務,雖然壓力大,但薪水跟生活都還過得去,也有了妻子跟小孩。直到我幫這家氣球館仲介了幾台車,我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一開始,他們以請客為由讓我用了一兩瓶氣球,還再三跟我強調這不是毒品。那種感覺像是喝了不會醉的酒,不多時,我開始感覺有點暈眩,漸漸愛上這種感覺。

一支瓶子2000多塊,卻可以讓我忘卻整晚的煩惱。我越用越多,最後乾脆直接住到氣球館裡了。除了工作跟必須回家的時候外,我幾乎都待在氣球館,整天茫酥酥的我並沒有注意到巨大的陰謀正在等著我。

一開始我只是覺得有點奇怪,那些原本跟我一起吸笑氣的人,怎麼都在氣球館兼職司機了。本來沒有想太多,後來當我在那裡不舒服的時候,氣球館的人會拿一些白色的藥丸給我吃,一開始是有好一點,但事後來又越發嚴重。

英國年輕人瘋吸「笑氣」助興,多人猝死。(圖/達志影像/Corbis)
▲桃園該「氣球館」有許多員工都是曾經的客人,因為吸毒欠債只好以勞力償還/圖/達志影像/Corbis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因為我一直待在氣球館,大把大把的花錢,一晚上甚至可以花上萬塊,漸漸的,我積欠的債務越欠越多,多到連我自己的薪水都快透支了。直到某天我從氣球館要站起來回家時,忽然發現自己雙腳無力,幾乎連站都站不穩。我心中頓時一驚,回想起老婆因為我的行為,早就憤怒的帶著孩子回娘家。

我心中著實害怕,跟他們說我以後不會再來了。沒想到他們卻冷冷的跟我說,我一定還會再來。之後我正常上班了一周,卻在鬼使神差下又經過他們的氣球館,等我醒來時又過了三天,還積欠更多的債務。我只好叫兄弟跟家人幫我把欠債清掉,並再一次說我絕對不會再來了。

這次,那裡面的員工給了一個令我恐懼的回答:「沒關係,反正,這次一定會讓你死。」

那個面無表情的員工,也是以前跟我一起吸笑氣的人,他的聲調完全沒有起伏,讓我不由得起一身雞皮疙瘩。

接著,我回到家中休養,沒想到接連開始拉血、咳血、掉頭髮,甚至連看醫生都找不到原因。我害怕了,更感覺有東西不斷抓撓我的身體,令我極其痛苦。我想到了一個懂毒品或許能幫我的人,命玄。

但這一晚,我被折磨得幾乎無法休息,身上甚至出現了抓痕。隔天當我得知命玄要來時,我就像抓住稻草的溺水者,但痛苦來得更強烈了。這次我甚至看到三隻小鬼在我周遭,拿著鏈子叉子,甚至是手腳向我抓撓襲擊,還看到有一隻在我車裡,連走都不讓我走。

我不由得又想起氣球館的人說的:「沒關係,反正,這次一定會讓你死。」

「乓乓乓」的敲門聲傳來,還有那句「阿目,開門!!!」,周遭的小鬼頓時鬆開手腳,走了。

--

嘿對,又是我,專門破壞人家好事的命玄。看著阿目蒼白虛弱的臉,以及冒著冷汗而顫抖的身體,我知道,事情,刻不容緩。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這次的處理竟耗費了我大量心神,下集將會為大家說明為何有人敢養古曼童跟小鬼來為惡,而氣球館的人又會想到什麼方式來折磨阿目,還有飛車追逐及氣球館的目的,反正,未完待續。

 (待續)

不想錯過新文章?快來訂閱命玄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校犬「可樂」亂入校慶舞獅表演 全程公然挑釁:你是什麼生物?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