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昆蟲零食販賣機」! 走在路上卡滋卡滋隨時補充蛋白質

來一包!

文/乖寶貝❤

現在販賣機什麼都能賣,乖寶貝看到哈瓦仕與哈根達斯就覺得超酷der,到底誰會走一走在路上買雙夾腳拖啦!除了這些,販賣機也能賣正妹的手機號碼,甚至連活生生的女孩兒都有!

販賣機(大檸檬配圖)

強調!現實絕對沒有顆顆。

不過今天要講的販賣物品就更......「食用」了!

日本推特網友@kajioshinji3223在熊本發現一台驚天地泣鬼神的販賣機,它主打是世界第一台.....「昆蟲零食販賣機」!


整台販賣機上畫滿各種蟲蟲,像是蛾啊、瓢蟲啊、蜜蜂啊、椿象啊之類的。

而且整台販賣機都空了!!也不知道是賣完了還是還沒放零食進去。不過標示有說,不會讓大家等太久,工作人員近期就會來補貨了。

雖然它寫著「世界初昆蟲食自動販賣機」啦,不過其實在其他國家這個idea早有人想到囉~

▼像是加拿大蒙特婁昆蟲館。


▼或是美國亞利桑那州的蝴蝶仙境。


▼在休士頓自然科學博物館也有,我真的不行啊啊啊啊.........



所以說日本第一或許比較正確啦,不過當然要說世界第一比較炫啊哈哈哈!

台灣什麼時候會跟進呢?路上走一走,突然覺得自己蛋白質不夠,然後這麼剛好遇到昆蟲零食販賣機,一種命中注定的節奏,這時不買什麼時候才要買呢,說不定還會買一包掉兩包呢,嘻嘻!

[ VIA TwitterSoranews24]
 

關鍵字: 乖寶貝販賣機昆蟲零食日本熊本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醫生同事是28年前照護過的早產兒!10個巧合到起雞母皮的命中注定

醫生同事是28年前照護過的早產兒!10個巧合到起雞母皮的命中注定

酸酸日常生活中有沒有遇過什麼巧合的事呀?乖寶貝前幾天追完日劇《繼母與女兒的藍調》,裡面有一段我覺得很有趣,爸爸和繼母第一次約會,兩人坐在電車上,發現對面的乘客不約而同穿著白色鞋子,兩人看到後微笑說了:「奇蹟」。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別人曾發生過的偶然,說是緣分或是命中注定都可以呀

驚見男女街頭互毆 復活節兔兔幫忙暴搥男子 網笑:畫面太有喜感

驚見男女街頭互毆 復活節兔兔幫忙暴搥男子 網笑:畫面太有喜感

4月21日是復活節,沒想到當天有隻復活節兔子因為「打架」在網路上爆紅。這隻兔兔還來不及脫下兔子裝,就直接從對街衝過去,開始對男子一陣暴打,不停揮著他的兔子拳。

「勞動改革法案」降工時反被罵!日本社畜:早回家就要做家事,我才不要

「勞動改革法案」降工時反被罵!日本社畜:早回家就要做家事,我才不要

失業率、工時、薪資,看這三樣指標,大致就可以知道勞工過得怎麼樣。可是,繼台灣曾有人表示「工時減少加班費不夠用」之後,想不到日本的「勞動改革法案」,也招致相同的抱怨。

沒賣完不敢回家!105歲爺爺「低頭淚看饅頭」善心女買大包的:蔥味好香

沒賣完不敢回家!105歲爺爺「低頭淚看饅頭」善心女買大包的:蔥味好香

我們發現爺爺好像沒有吃飯,但爺爺耳朵聽不太清楚,問了很久我們放棄,直接買適合爺爺可以吃的軟質晚餐過去給他,當下他非常的感謝,甚至要給我們錢...

白馬獨自逛大街14年 小鎮居民商家假裝沒看到 原來背後有個洋蔥故事

白馬獨自逛大街14年 小鎮居民商家假裝沒看到 原來背後有個洋蔥故事

在德國法蘭克福Fechenheim區域,每天都有隻名叫珍妮(Jenny)的白馬在街上閒晃,身邊卻不見任何馴養人。在珍妮獨自散步的14年當中,從來沒有接過鄰里的抗議。

誰都不准爆雷我!沒搶到《復聯4》首日電影票 用這五招防爆雷小人

誰都不准爆雷我!沒搶到《復聯4》首日電影票 用這五招防爆雷小人

俗話說「爆雷一時爽,全家火葬場」(全家表示:欸不是,乾我屁事喔),但現在人疑似生活壓力太大,有心靈日漸扭曲的趨勢…

《與惡》帶來的五點深思!閱聽人改變是關鍵 你也可以與「善」更靠近

《與惡》帶來的五點深思!閱聽人改變是關鍵 你也可以與「善」更靠近

過往這樣的案件,第一瞬間也覺得氣憤害怕,忍不住罵加害者家屬。但《與惡》看見原來每件事都不那麼簡單,背後複雜的成因,絕不是正義二字就能斷定。

因愛而發狂!厲陰宅宇宙加盟新BOSS 每個家庭都可能有「哭泣的女人」

因愛而發狂!厲陰宅宇宙加盟新BOSS 每個家庭都可能有「哭泣的女人」

溫子仁監製最新電影《哭泣的女人》取自於墨西哥的古老傳說「憂羅娜」。當這個恐怖的故事到了現在,會怎樣呢?

實現夢想第一步是「公開聲明」 身旁都是見證者...做起來更有勁

實現夢想第一步是「公開聲明」 身旁都是見證者...做起來更有勁

最近,艾彼邀請一個朋友練習公開表述。這位朋友過去在生活中對自己有很多的不滿,也會在生活中去檢視和不斷驗證,自己就是這樣沒用的一個人。

大人流冷汗! 他幼時烏鴉嘴「總統出殯一定很壯觀」 隔天蔣經國走了

大人流冷汗! 他幼時烏鴉嘴「總統出殯一定很壯觀」 隔天蔣經國走了

在我小學六年級那一年,也就是1988那一年,台灣發生了一件大事,但沒有人知道在發生大事的前一天上午,我的嘴巴已經先預告了這件事情即將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