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完白紗無憾了…勇敢女孩躺花海裡闔眼 捐眼角膜留大愛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她比誰都勇敢QQ

文/ 陳文茜

菲比今晚三月六日七點多離開了,我們預計八點半進手術房,讓菲比的眼角膜,遺愛人間。七點多接到榮總兒童癌症病房的通知。雖然早已預期,心依舊隱隱地痛。

我想流淚,不為她的離世,而是佩服,佩服她笑笑地面對死亡,佩服她不只沒有責怪老天給她的折磨,走之前,她和她的父母,還決定將眼角膜捐贈給需要的人。

他們比誰都明白,生命,多麼可貴:生命,多麼不可求。

於是菲比離開的今夜,不是另一個沒落的日子,而是另一個月出的夜晚。

今晚醫院大樓外,風聲不小,不只我懷念著菲比吧,許多遇見她的人,皆佩服著菲比活著面對死亡的態度。

她才即將二十一歲,卻擁有天使般的靈魂。

▲▼ 天使,女孩。(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菲比走前,我特別趕回台北陪她度過心臟腫瘤移除手術,最後知道腫瘤又壓迫肺部,知道菲比來日無多,決定和她舉行訂婚儀式的希臘情人力恩對菲比說:謝謝妳,讓我擁有一生難忘的愛情。

醫院本來擔心菲比度不過星期天下午,訂婚儀式提早至星期天上午十一時半。那天,教會裡的教友一早為菲比化了點妝,帶上假髮,穿著白色禮服,露出她青春年華該有的美麗手臂。光滑細緻,沒有人可以想像再兩天,她即將告別。

而另一個已然七年前截肢的關節臂膀,包在白色寬領內。

這一直是菲比的態度,有些傷口,不必刻意展示。人生所剩的已經那麼少,好好微笑,好好愛,快樂地迎接跨世戀情,已經來不及,何必言悲?

他們說,菲比自始至終沒有流什麼眼淚。

訂婚儀式後隔天,星期一,菲比戴著氧氣罩,已經開始喘氣。醫生根據過去經驗,建議麻醉,減少痛苦,慢慢「過去」。菲比說,再過幾天吧!我現在好快樂,我還可以忍受,我還想清醒的和我愛的人,多一些時間。

知道菲比還清醒,週一我把一個貴人送我的一克拉鑽戒,送到醫院,希望閃閃的鑽石伴著她。更因為她面對生命的態度,宛如寶貴的鑽石。 我請希臘情人把鑽石戒指放在她的手上,她的手非常纖細,手上血管因為長期治療有些烏青,鑽石戒指在她的手上,有種說不出且特別的漂亮。宛如雕塑作品。

菲比,比我值得擁有它。

▲自由,奔放,女孩,快樂,看風景,開心。(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和劉若英聯名,我們送了她一盆花。花滿溢,在我的建議下,菲比摘下一些花,送給她愛及愛她的人。

第一朵送媽媽,一路上照顧她、養育她,陪同她走過一切的媽媽;接著送給她此生無憾的愛人,然後爸爸,護理長,照顧她如對待女兒般的陳威明醫師等。

我看著那個希臘男孩,不斷親吻她的臉並告訴菲比:「我好愛妳。」菲比戴著氧氣罩一邊喘,也一邊微笑,她好謝謝這些愛。然後她拿著花,自己配色,撒嬌要姊姊多留下照片。

她細細柔柔的聲音下,埋藏多大的生理痛苦,我很難體會。我看到的是一個最勇敢美麗的女孩,還有她的家人。

她以微笑的甜蜜,消除所有人的悲傷。

其實我們多數人皆害怕死亡,才即將二十一歲的菲比,卻如此從容應對。

她有一個夢,以夢的大門,迎接另一扇門的關閉。

二氧化碳充滿了她的肺,她排不太出來,喘氣的她把自己裹在玫瑰花朵裡,花如從她臉上,摘下剛剛親吻後綻放的笑容。

在如痴如醉的微笑中,今天上午麻醉劑慢慢打入她的體內,然後她再把最後剩餘的愛,遺留給世人。

*本文摘錄自《不要說我堅強:我希望在我死後,仍能繼續活著》

▲▼不要說我堅強:我希望在我死後,仍能繼續活著。(圖/時報周刊提供)

作者: 柯菲比、張瓊午(菲比媽媽)

本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經過門就忘記上秒打算做什麼... 不是失智而是「換位效應」造成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