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太賺全村眼紅!親手足竟下咒洗腦 騙老闆讓出經營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好可怕……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我必須要說,我對其他宗教絕對沒有歧見,能勸人向善的就是好宗教。但是在現代社會中,一個健全的宗教是不會對其他外來宗教保持敵意的。

我是命玄,一個道師,參加過佛教的夏令營、帶過團契和導唱,連清真寺的儀式、藏傳的盂蘭盆、四面佛的參拜,我全部都參與過,但今天我要說的故事,距離新店全程通勤需要將近6個小時,沒有公共運輸,只能全程靠開車進入的深山,我見證了金錢如何誘使人墮落。

此事發生在鬼門開之前,或許有些人會記得老玄是山裡的孩子,也曾當過獵人,老玄對於山裡的一切非常的熟悉,我聽得到山的聲音,聽得見人類開發的腳步引發大地的哀慟。我不是衛道人士,但是8月中的這通電話,引起我深深的反思。

--

早在七月初時,年小姐就與我通過電話,她是學校的行政人員,她的先生則是部落的一家民宿主人,由於近年來的觀光人潮帶動部落的發展,故事,也就由此展開。

老玄花了一個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從新店到台北車站再搭高鐵抵達新竹。雖然早就知道我們要去的地方在非常深的山裡,但是看著年小姐滿車子的食物跟飲料,我不由得臉上掛上三條線,跟女友兩人上車時,年小姐還好心的提醒了我們「記得吃暈車藥」。

嗯,果然是非常孰悉我啊,但是年小姐,給我暈車藥不如給我安眠藥更有效啊!服下暈車藥後,我跟年小姐在蜿蜒的山路上討論著這次的事件。

我們要去的地方有個別稱,叫上帝的部落,全台灣最後一個通電的地方。一路上,我吹著山裡透來的涼風,聽著年小姐跟我說,這個原本應該被祝福的部落,發生了怎樣的醜事。原來,當年部落被開發時,全村為了通電,特地從舊部落搬到現在全村人所在的地方。這不打緊,但一聽現在整個村子幾乎都是民宿,你就知道哪裡怪怪的了。開發觀光資源,開發到幾乎全村的人都在做?

▲▼民宿,小木屋,旅遊,旅行,旅館,外宿(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該部落當地,幾乎全村都經營民宿/示意圖/Pixabay

就算這裡風景宜人觀光人潮絡繹不絕好了,有待過部落的人都知道,每個部落每戶人家幾乎都會有點親戚關係,在這種關係下,部落提出一個管理方式,「共同經營」。聽起來很美好吧,有錢大家一起賺有什麼不好?多麼美好的烏托邦經營模式啊。

可惜,人性是貪婪的,即使是共同經營,在團體內也會分個三六九等,資本主義包覆的糖衣啊老玄我不禁惡毒的想,再不用兩年,某些大集團大企業就會進駐這個上帝的部落,哈,非管理階層的人都變成打工仔。但是,這些跟今天有什麼關係呢?因為年小姐的先生,可先生自父親那接過民宿之後就堅持獨立經營,還經營得不錯,這就讓某些人貪婪的本性顯露出來了。

一來,你經營得不錯卻沒加入共同經營,在某些人眼裡,簡直就是硬生生地把它們的錢挖走,罪不可赦;二來,當年你接過的民宿不僅不怎樣、甚至有點老舊,如今卻經營得有聲有色,其他當年沒繼承到的兄弟姊妹自然跟著眼紅,進而跳出來爭產。

當年小姐敘述到這裡,我們到了上山前的一個部落。我挖著剛睡醒的女友,一邊吃著餅腸,一邊聽著年小姐跟其他朋友的胡侃。這一趟上山,年小姐特別交代我能隱藏身分就盡量不要暴露,因為部落非常、極度排斥外來宗教,對於基督教非常狂熱。

狂熱到什麼地步呢?2012年的翻車案相信大家還記憶猶新吧,事實上在那次事件過後,有相關的法師跟其他道士到現場處理過,由於傷亡人數不少,無法一次超渡,於是乎大家湊錢立了一根石柱在事故地點。怎樣的石柱呢?上蘇花或北宜晃一圈,就能看到類似或相同的石柱了。但現在去看,沒了。至於原因,呵呵。

這個問題導致了我上山辦事的難度。至於上山要幹嘛?沒什麼,只是那些眼紅的兄弟姊妹,為了爭可先生的民宿,竟然狂到去找其他法師來做法,企圖洗腦可先生身邊其他人,將民宿「歸還」給他們。

▲▼民宿,小木屋,旅遊,旅行,旅館,外宿(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嫉妒民宿經營得成功,老闆的兄弟姊妹竟然偷找人下咒洗腦/示意圖/Pixabay

中途,老玄我因為長時間的暈車加上車開久了實在累了,不小心給他睡了過去。就在迷迷糊糊之際,我聽到了一陣耳語:「還沒來,怎麼還沒來……」。老玄睡覺最不喜歡的,就是被奇怪的東西給吵醒。一開始我還打算假裝沒聽到,但是那耳語一直響一直響,吵個沒完。最後就「哼」的一聲,眼睛張開了,聲音也隨之消失了。

我睜開眼,年小姐還驚奇的問我怎麼知道快到了。我尷尬地說,其實是被吵醒的。聽到這句話,年小姐不敢再問下一句了,畢竟她還要長年往返這條山路,往後自己嚇自己可怎麼辦。

當晚在他們家用過晚膳之後,我們休息到約莫十點多接近十一點,幾乎是部落人全都就寢的時間,我才將必要的八卦鏡、羅盤、金錢劍拿出來,很不好意思的請原本也該就寢的年小姐跟可先生陪我將民宿裡裡外外繞了一圈。

我帶著羅盤幾乎將民宿周圍翻了個底朝天,才在伙房、後院、二樓走道盡頭等地方發現端倪,果然是道法痕跡。也不知道施術者是受金錢誘惑、抑或是一樣被誤導呢?反正不管,就當我要著手破解這個陣法時,一陣刺痛從指尖蔓延開來,瞬間麻痺了我整條右手。一陣青綠色的氣息直擊我的右眼,恍惚中,似乎是一把刀直直地朝我削來,我猛然向後仰,一道朦朧的、穿著泰雅族傳統服飾的人影惡狠狠地站在我面前,提著番刀不懷好意地盯著我。

「又是你……」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這道魂是誰,為何會對我帶有濃濃敵意?祖靈為何會現身?破完陣法後我又為何要到部落的舊址?對於整個部落的未來,我又看到了什麼,山又告訴我什麼?

不想錯過新文章?快來訂閱命玄

*延伸閱讀:救不了重病老父…道士崩潰沒臉見委託人:只想讓他看愛女結婚

*【命玄】專欄*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