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網紅性侵案「主謀喊冤跳河」 楊藝媛憔悴現身:再累也要告下去

羅小編/韓文小王子

哈囉~~大家好!我是韓文小王子ㅋㅋㅋ 想要知道韓國怪怪的東西,找我就對啦!

點評:南韓網紅終於現身說法啦~

文/羅小編

年初南韓政治圈、娛樂圈爆發一連串#Metoo性侵風暴效應,許多被害女性紛紛跳出來指控、陳述自己過往被害經驗,例如曾經出演過《善德女王》、《步步驚心麗》的資深男演員趙敏基就被教授女學生指控多次性侵害;而曾經是政治圈的一盞明燈、共同民主黨內號稱是文在寅繼承人的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被女秘書金智恩(김지은,音譯)指控多次利用職權性侵。

前者留下一張遺書認罪後上吊自殺;而後者卻在8月14日法院一審中獲無罪宣判。

另外還有一件震撼南韓演藝圈,連知名女演員兼偶像歌手的秀智在個人Instagram挺身而出,起初隨著《82年生金智英》一書在南韓走紅,因社會風氣的改變而獲得廣大南韓民眾力挺,10萬人參與青瓦台聯署要求真相,但隨著手機對話訊息曝光後,風向大改,秀智甚至被偏激民眾上網要求青瓦臺求處秀智死刑......

▲▼楊藝媛(圖/翻攝自Youtube)
▲楊藝媛5月16日控訴三年前性侵經過(圖/翻攝自Youtube@비글커플)

前情提要:

►南韓「楊藝媛事件」攝影室長跳河亡 留遺書:我很冤枉
►攝影室長遺體找到了!「楊藝媛事件」喊冤沒人理 調查終止還原真相難

「楊藝媛事件」故事主角楊藝媛5月16日在臉書以及經營Youtube頻道上公開一段陳述三年前被性侵過往的影片後,歷經事件主嫌鄭姓攝影室長7月12日喊冤跳漢江自殺後,首度出庭露面。

鄭姓室長死後,警方在9月5日傳換拘留中的崔姓攝影室員工,進行第一次公判。

楊藝媛在9月5日以被害者身份出席首爾西部地方法院的第一次公判,公判結束後,楊藝媛身著黑衣、套上白色正裝,再次吸引媒體目光,然而當她一出法庭許多人都無法一眼認出是楊藝媛,只見楊藝媛剪去了一頭招牌長髮,臉上並無任何化妝的痕跡,素顏的她看起來十分憔悴,仿若四、五十歲的中年婦人,似乎這段時間經歷了不少苦楚。

▲楊藝媛素顏出庭、首度露面(韓聯社)

她接受《韓聯社》訪問時透露包含鄭姓攝影室長自殺後的心路歷程:「這段時間非常委屈、身心疲累、又感到害怕。在事件爆發後我曾懷疑自己是不是無中生有、故意製造麻煩,曾經對之前做過的事感到後悔。不過如果因為我自己身心俱疲而放棄,那麼便永遠解不開對我的誤會,那些人(被告人)也永遠無法接受懲罰。」

記者見到楊藝媛步出法院大門時便等不及開口問了一堆問題,首先楊藝媛沉默了一陣,之後邊嘆氣邊回答記者問題,還幾度掉下淚來。

楊藝媛展現了自己對於這場訴訟的決心:「我不想看到那些人逍遙法外,我一定會努力支撐下去,直到贏了這場仗。

楊藝媛的律師向媒體表示:「今日如果被告人能開口認罪,那麼下個期日也許性侵被害者就不用出庭接受被害者證人審問。如今韓國司法還是逼迫被害者公開描述被害經過,這根本是對被害者的二次傷害,目前正在針對二次傷害準備提告。

 ▲5月16日控訴影片

楊藝媛在5月16日上傳的影片聲稱三年前曾遭數十名男子集體性侵,當時的她懷有星夢,偶然的機會下接到鄭姓事長的通知前往合井站附近的攝影工作室,起出鄭姓室長表現正常,與一般男子無異,不料大門突然鎖起,室內20名男性撫摸楊藝媛大腿、胸部、性器,逼她自慰、比愛心,拍下裸照,事後這些照片、影片被大量散佈到成人網站。

鄭姓室長曾經將兩人手機對話內容交給媒體,強調自己沒有性侵楊藝媛,而楊藝媛是自己同意拍攝的。7月12日,鄭姓室長在車上留下遺書,跳漢江自殺身亡。

▲▼ 渼沙大橋(圖/翻攝自Tistory)
▲鄭姓攝影室長直喊冤,從 渼沙大橋縱身而下,葬身漢江(圖/翻攝自Tistory)

根據《首爾經濟》報導,7日有民眾上青瓦臺網站連署要求重啟真相調查。民眾強調楊藝媛是此次事件的被害者與犧牲者,但這只限於隱私照片未經同意被大量公開散布之事,對於私自散佈相片影片者應予以懲處,而對於性侵、甚至是楊藝媛是否是自願參與拍攝,還尚須調查與討論。

不過民眾也提出楊藝媛事件的重重疑點:
1. 為何楊說自己是被抓住弱點才參與拍攝,但其與攝影室長的手機對話卻可發現,楊積極詢問攝影日期?
2. 楊曾說過參與拍攝的人隱瞞了自己的個人資訊,但在契約書上卻可以查出參與者的暱稱、住址?
3. 楊在5月16日上傳控訴性侵影片前,其經營之Youtube頻道的瀏覽人數曾經開始走下坡,但在發佈控訴影片後,人氣卻急速上升?

看來楊藝媛事件的真相,短時間內還是無法釐清......。

▲9月5日出席法庭新聞資料畫面(YTN)

▼▼▼想要知道更多韓國最奇葩的故事嗎?小編粉絲團新開張~歡迎來玩ㅋㅋ!

延伸影音

via 韓聯社首爾經濟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氣質姐違規穿越馬路!駕駛「被正到」愣住狂拍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