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等於第二次綁架?父母奔波3年找到兒子 卻發現「親情已歸零」

法式軟糖/檸檬籽

看起來是糖果很無害,結果咬下去卻酸到舌頭發麻,然而卻唰嘴到停不下來,這就是我的文..

點評:對孩子父母來說都是折磨

文/法式軟糖

今天要回顧的重大案件「彭高峰尋子事件」,正是2014年上映電影《親愛的》之原形,訴說這些不幸被拐走的寶貝回家之後,對家長卻是另一種折磨的開始。

電影劇照當中,將親這個字拆成「亲」和「見」,「亲」是親的簡體,當親漸漸失去「見」,暗示孩子和父母若不再見面,光靠血緣也無法聯繫彼此。

 回家等於第二次綁架?父母奔波3年找到兒子 卻發現「親情已歸零」(圖/電影《親愛的》劇照)
(圖/電影《親愛的》劇照)

2008年3月,3歲的彭文樂,在深圳一間超市旁被抱走,綁匪跳上一輛正好開過的大巴上,揚長而去。父親彭高峰為了尋回兒子,在網路上建立部落格,寫下「尋子日記」,記錄三年來艱難尋子的點點滴滴,甚至祭出10萬元(約台幣44萬)的獎金,不計代價要把兒子找回來。

回家等於第二次綁架?父母奔波3年找到兒子 卻發現「親情已歸零」(圖/baidu)
(圖/baidu)

最後,經過百位記者採訪、微博6千多次分享,終於有人看到彭文樂的蹤跡。2011年2月1日,一名大學生打電話給彭高峰,說自己過年回鄉時,見到一個小孩長得極像彭文樂,他已經對比了微博的照片,還一口氣看完「尋子日記」。彭高峰收到大學生傳來的照片時,他很快就認出那就是他的兒子樂樂!他激動表示,「我還記得我小孩臉上的幾顆黑痣,一模一樣,和他一模一樣,我自己的小孩我認得!」

彭高峰和警方來到蘇州,當他看到樂樂時,撲了上去,放聲大哭。然而,孩子的眼神卻只有茫然和恐懼,不見親情。雖然樂樂還認得出父親,他曾用江蘇口音對當地警方說,「俺記得他是俺爹。」但是小學二年級的他,更依戀自己的養母,也就是綁匪的老婆高永俠。

回家等於第二次綁架?父母奔波3年找到兒子 卻發現「親情已歸零」(圖/baidu)
(圖/baidu)

當警方告訴高永俠實情時,她開始放聲大哭,悲痛全寫在臉上,她說自己一直以為樂樂是丈夫的私生子,才讓他抱過來養。當警方帶走樂樂時,這個農家婦女已幾近崩潰。而樂樂的養父韓某,也是本案的綁匪,已於前陣子癌症去世,猜測他拐走孩子的目的,是為了讓家中有個兒子「撐門戶」。另外警方還發現,這家還有兩個女孩也是被拐兒童,高永俠說那也是丈夫生前買回來的。

彭高峰曾說,每次看到監視器裡綁匪的背影,他都想從背後狠狠一刀刺下去,但是當他看到高永俠時,他就知道自己無法恨這個女人,「我感覺她和我一樣很痛苦,我的小孩對她也很依賴,她對我小孩有很真誠的感情。」

回家等於第二次綁架?父母奔波3年找到兒子 卻發現「親情已歸零」(圖/baidu)
(圖/baidu)

「解救相當於第二次拐賣,被帶走時傷害一次,帶回來又要傷害一次。」就在微博網友一片道賀的時候,彭高峰和妻子卻要獨自面對與兒子磨合的刺痛。在農村生活三年的樂樂,渾身帶刺,保護意識強烈,他會丟椅子抗議父親的教導、不准同學碰他、總是自己玩泥巴、喜歡和弟弟爭寵等等,這讓彭高峰非常困擾。彭高峰甚至帶着禮物到江蘇探望高永俠,為了了解兒子這三年的學校和家庭生活。

這樣的情形直到一年之後才好轉,彭文樂個性越來越活潑,雖然皮了一點,但與親友相處大致和睦。不過樂樂很少主動提到養母的事,也許他正在慢慢忘記那三年的時光,他知道,想要融入一個家庭,就必須忘卻另一個家庭的好,不願意再經歷一次撕心裂肺的分離。

VIA 南海網深圳晚報news.cnhubeibaiduwikimedia

❖法式軟糖粉絲團❖ 
還想看更多?快來追蹤▶▶▶
酸甜啊酸甜好唰嘴~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變態男木架梯隔窗偷窺入浴 眼前意外畫面讓他看不下去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