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吊高空洗大樓外牆 窗內突現「綠光人影」!作業員嚇壞

Aud❤/

時至今日還是會對自己的姓氏念法感到困擾的奇女子,莫名擁有風暴式氣場的大氣女子!

點評:不要在鬼月這樣玩啦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高空作業員

「今天是晚班,晚上十二點到○○路的商業大樓樓下集合喔!」電話那頭傳來老闆德仔熟悉的聲音。

我答應了一聲,掛掉電話。

這次接到的工作是台北某商業大樓的窗戶清洗,對方要求我們晚上作業,為期一個月的時間。看了一下手機。現在才早上十點,今天的班是晚上十二點,我算了一下……估計收工應該是明早六七點的事了吧!想到這裡,我決定躺下睡回去。

我的工作就是傳說中的「蜘蛛人」──高空垂降工作人員。我的「加斯」(註:台語:工具)就只有繩索跟幾個滾輪,大部份的時間,靠著它們就能毫不猶豫的從高樓跳下作業,因為工作都需要懸吊在高空中 ,所以不是每天在大太陽下曝曬,被親友揶揄曬得像木炭,就是像現在這樣,夜深人靜大家都回家休息陪伴家人的時候,我才開始工作。

你問我一個人吊在半空中寂寞嗎?其實我倒覺得,在空中工作蠻浪漫的,在空中的我很自由,最愜意是,即使在城市,不用刻意抬頭我也能看到比一般人更廣、更遠的風景。

「少年仔,你們這樣每天吊這麼高是不會怕喔?」這次的作業時間長,所以也不知不覺跟大樓管理員熟了起來。

「不會啦,習慣了啊!你要不要試試看?」我笑著問。

「我才不要,我有年紀了捏!如果再年輕二十歲我會考慮。好啦,等你們洗完下來吃早餐喔!小心捏。」

跟管理員打過招呼,我們一行人便上了18樓。上完廁所,綁好繩索,戴上頭燈,便縱身一躍開始今晚的工作。

這次的商業大樓,不是整片玻璃帷幕牆的那種,而是每一層有各自獨立的窗戶,再加上貼有隔熱紙,所以我們吊在外面往內看,完全看不到辦公室內部的情況。這樣也好,半夜一個人工作,如果看得到只會讓自己多心,多心就會多想。

▲▼半夜吊高空洗大樓外牆 窗內突現「綠光人影」!作業員嚇壞(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高空作業員在半夜出勤,清洗大樓外牆/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戴上耳機,讓自己徹底遠離都市繁雜的車流聲,手我拿著清潔工具,機器人般的上下刷洗,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著音樂哼唱。不知不覺,半夜一點多了,我看了一眼地面,「嗯!現在大概在十樓左右吧!再拼一下,今天早點收工好了。」我心裡這樣想著。

於是,我便操控身上的裝備讓自己垂降至下一層,但是……我突然被眼前看到的狀況嚇傻了。因為我清楚看到一個男人站在窗邊,而且打燈的方式還是從下巴往臉上打,就像小時候常在戲○台灣看到、冤屈很深的那種!你們知道嗎?

我忍不住「呃」了一聲,雙腳一蹬便離開了大樓窗邊,然後才仔細看……「啃!是你啊!管理員!」我大聲罵了出來。

管理員似乎聽不到我的聲音,居然還超開心的跟我揮手打招呼,然後就轉身繼續去巡邏了。還好……真的還好,我下繩之前都有先去上廁所。

早上六點,大夥兒紛紛回到地面上。我忍不住講了這件事,大家笑個半死,完全沒有人要同情我,嘻鬧一陣後便約著管理員去吃早餐了。

平凡又好像有點不平凡的一天又結束了,這無疑是份危險的工作,除了最基本的一顆強大的心臟,還得考取證書或證照。這並不像外人看來只是一份勞動的工作,其實需要極高的專業度及深厚的功夫,不然時時刻刻都會有人生的跑馬燈閃過。

這空中的浪漫,真的不是人人體驗得了,所以我很喜歡。

*延伸閱讀:「往生者本人」託夢客訴想換靈骨塔 葬儀師無奈:幹嘛不找家人

*【Aud❤】專欄*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