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介紹「聖母」驅邪 按摩師反被畸形黑蛇纏身:牠天天叫我自殺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好恐怖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大家有沒有信仰呢?信仰讓人有所依靠,勇往直前,大部分的信仰都是勸人向善,但並不是所有信仰都是美好的,比方說讓人拋棄自我生命的邪教。今天要說的並不是所有宗教信仰有多寬宏大量或多小氣,而是每個信仰都有其法則,違反的話必然會受到懲處,尤其是,拋棄自己的信仰。

上周,我接到了一個電話。一位周小姐給我發了訊息,她在電話中說道,她弟弟最近表現得非常不正常……

「喂,命玄老師嗎?我是周小姐,是這樣的,我弟自從今年從台北回來後。整個人精神狀況都很不穩定。」

「呃,叫我老玄就好,妳弟弟是怎樣不穩定呢?」

「他精神很糟糕,沒辦法正常工作就算了,晚上還常常自言自語,甚至鬼吼鬼叫。」說罷,周小姐傳了一張照片跟一段影片,照片中的男性十分高大健壯。

照片中的他看起來非常非常的,失神,雖看著鏡頭,兩眼卻只是恍惚的直視前方,彷彿要穿透鏡頭的樣子,背後還有十多隻惡鬼張牙舞爪。很好,這不是被惡鬼纏身就是冤親債主發飆了,反正我是想不到這種人能幹出什麼天怒人怨的事啦。

「妳說他這樣多久了?」正常人是不太可能維持這樣子太久啦。

「過年回來後就這個樣子,聽說是有人欠他錢還是怎麼了。現在這樣子還好,他之前還會自殘、甚至傷人,他一直說身體裡有個聲音叫他做這些事,他沒辦法控制自己。」

「好吧,剛好我周三要去高雄,我會安排個時間過去的。」事實上,老玄去高雄那天足足幫三個人做了收驚驅邪之類的事宜。

--

周三那天,老玄一如既往的睡過了頭,誰叫我前一天還是工作到早上6、7點。等我到了高雄,急速處理完另一個父母將親生兒子當仇人的case後,就驅車前往高雄某間賣茶的店面。

當我一下車,除了熟悉的暈車感朝我襲來之外,整棟房子散發出來的絲絲黑氣,就像極度厭惡著我的到來。重點是,我一走進店裡,周小姐不僅熱情的將我手上的行李接了過去,還順手將店門關上了,店門關上了,關上了……

等等,這鐵捲門落下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完全不給我反應時間啊!周小姐請我坐下,一邊拿茶,一邊叫他弟弟下來。吱嘎一聲,隨著門的開啟,不知道是從二樓還是三樓降下一股黑氣,伴隨著濃濃惡臭。很好,我想今天應該是很難善了了。

我快速的將桌子收好,將必要工具擺上去,拔劍以待。一個像是腦袋……吧,反正有個球狀物,以非常不符合人體工學的方式,從樓梯上往下探了探頭,那畫面就像一條跟人頭一樣粗的蛇冒出來,又用非常快的速度縮回去。聽著來自樓上的腳步聲跟撞倒東西的框啷聲響,漸漸的,周小姐跟周媽媽的聲音好像逐漸離我遠去。

▲▼夜歸,晚歸,靈異,鬧鬼,撞鬼,女鬼。(圖/取自pakutaso)
▲示意圖/Pakutaso

我從箱子裡拿出必備工具,一抬頭,一個高大的身影擋在我身前,是小周。雖然體型高大,但他整個人看起來畏畏縮縮的。我一低頭,就看見他手腕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割痕,而剛剛還在滔滔不絕跟我說明狀況的周小姐跟周媽媽,都站到櫃台後面,離我們足足有四五公尺遠。如果不是店不夠大,我看她們倆應該會能閃多遠就閃多遠吧。

「你、你……你好。」

「^&*(%︿&$%*$%。」

極度害怕的小周,小心的跟我打了聲招呼,但眼神依然十分空洞。只是,他身上的東西擺出來的樣子可不像在打招呼。

「火氣別這麼大,坐下來說。」我說完,順手想去拍拍小周的肩膀。可是那玩意兒好似根本不想讓我碰到他,張嘴就是咬,我只好又將手縮回來。

「火氣?你、你看得到?」小周好像看到了救星,眼神終於恢復一點光彩。

「看得到看得到。今天請我來不就是要解決問題的嗎?看不到怎麼解決?」我算是回答了小周的問題,並示意他坐下,「問題發生多久了?」

小周開始敘述他的事件經歷。我一邊聽,一邊做事前準備工作。雖然他的敘述有點顛三倒四的,不過大致如下。

--

「事情是這樣的,我原本是個在台北工作的按摩師,本來我的工作一帆風順,而我自己本身也有在玩佛牌,也賺了一點錢,工作跟客人都很不錯。玩著玩著,我也玩起了陰牌,但是我都有照著規矩來,每個月也都會固定還願。說真的,我的牌真的幫了我很多忙,工作跟感情都是,我也沒有用什麼邪術去使喚這些牌,都是照著師父跟我說的使用、供養這些牌,但是我後來遇到了阿清。

起初見到阿清時,我的牌就提醒我他不是什麼好人,但是阿清看起來一本正經,又跟我十分聊得來,於是我就將這些警告拋之腦後了。

而隨後的日子裡,阿清不斷的灌輸我,佛牌是外來品、非常危險、不應該被祭祀、應該全數銷毀等等。有一天,阿清帶我去了一間宮裡。那間宮廟的乩身自稱是聖母乩身,他一看到我就立刻起乩,說我身邊跟著十多隻惡鬼,全部都要處理,接著開始做法,他又說惡鬼已經全部除去,要我回家把那些佛牌全丟掉。

我被說得滿頭問號,只好問應該要怎麼處理。乩身只要我將那些佛牌用紅包袋裝好丟到路邊,給別人撿就好了。回家後,我只好回家將那些幫助我的朋友們全部裝到紅包袋裡,丟到路邊……」

--

▼▼▼快來參加一句話鬼故事大賽,就有機會獲得芙蘿的新書《搭便車 都市傳說》喔!▼▼▼

小周說到這裡,他身上的黑氣好像受到什麼刺激,混亂了起來。小周也一臉難受的閉上嘴,顫抖著停了下來。

「玉冶,去守著門,我看他想搞什麼。」跟在我身邊的靈立刻站到門口去。讓一個蘿莉去守門,還好不是實體的,不然會不會被吉啊。

嘩,之前那個像蛇一樣的腦袋從小周身體裡鑽出來,像蜘蛛一樣伸出腳。我雙手結金光縛地印,「……八方威神,使我自然。靈寶符命,普告九天。乾羅答那,洞罡太玄。斬妖縛邪,殺鬼萬千……」

我一印打在那個爬出來的……鬼(?!)身上。小周顫抖著身體不能自已,而那隻東西卻張牙舞爪的向我撲來。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被毀棄的信仰該怎麼修復?站在旁邊的周小姐跟周媽媽會受到怎樣的波及?重點是,已經深深種在身體並要給予懲處的佛牌們,我該如何處理?下集見。

(待續)

不想錯過新文章?快來訂閱命玄

*延伸閱讀:電話冒出「割吧」第三人聲音!學弟機警踹門 救下服藥割腕學姐

*【命玄】專欄*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咖啡送成紅茶...電影院員工道歉 男狂嗆「哩共」一聽退費秒閉嘴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