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車「逆向超速闖紅燈」撞母子1死1傷 家屬憤:他只狂問要多少錢!

羋紜/音波天后

我可以感覺到你看不到的東西,喜歡唱歌震碎人家的耳膜,大家有興趣可以感受看看喔~

點評:太過分了!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醫護人員

「碰!嘰──」劇烈的撞擊聲和尖銳的機器拖地聲,劃破了原本稀哩稀哩的大雨背景音,我也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到,翻倒桌上的咖啡。

「天哪!樓下車禍耶!」同事們圍到窗邊一探究竟。

▲▼紅綠燈,交通號誌故障,馬路,路口,塞車,停電。(圖/記者周宸亘攝)
▲示意圖,與事發地點及人物、車輛無關/記者周宸亘攝

從8樓辦公室往下看,那畫面太慘,看到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得打哆嗦。因為下雨的關係,血液隨著雨水在路面上漫延。我跟著學長姐趕到急診門口,傷者是一位媽媽和三歲的男童及開著名車的大叔。媽媽和她的斷肢一起送進來了,意識不清的喊著小弘小弘。一起被送進來的男童就是那位小弘,被判斷他是嚴重擦傷及骨折,正嚎啕大哭的找媽媽。

母子兩位都在緊急救治中,而開車的大叔則只是眼睛腫起來、肩膀挫傷而已,他看到我就拉住我問:「欸……依妳看,這樣我要賠多少錢?」

「什麼多少錢?我不知道耶。你等警察來好了,讓他們去判定喔。」我一臉茫然的回應他。

後來警察判定的結果,是大叔超速逆向又闖紅燈,加上大雨視線不良就撞上了正常通行的母子。騎機車是肉包鐵,機車支離破碎,想當然機車上面的人也碎光光了。

--

原本以為這只是一場單純的車禍,想不到這竟成為我印象最深刻的事件。媽媽在緊急手術後雖然保住了一命,但因為腦傷嚴重一直在昏迷狀態,生命跡象也是起起伏伏。那幾天,醫師和家屬持續掙扎著要不要拔除管子。

我曾在探望時間抱著小弘進去看媽媽。可小弘完全認不出那是媽媽,驚慌地哭了。媽媽滿身都是維生管線、還被一層層的紗布包裹,像木乃伊似的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邊。這不是小弘印象中的媽媽。

而那位撞到母子的大叔,始終沒有來病房探望過,只派了一位律師要談賠償事宜。想到那天大叔在急診室的嘴臉,一副就是老子有錢不怕你,一句道歉的話也沒有。

有天晚上,夢裡我模模糊糊的走到了那個病房。突然有人拉了我的衣角。

我轉身就看見一個女人站在那,對著我說:「一星期後是小弘的生日,可以幫我到XX店拿蛋糕嗎?謝謝妳。」

醒來後,我一直記著那句話。在醫院遇到小弘的爸爸時,我還特別問一星期後是不是小弘的生日。

爸爸聽到我這樣問,驚訝的說:「是小弘的農曆生日,因為我太忙,約好全家下星期一起幫小弘慶生的。沒想到……」說到這裡,他的哽咽轉為憤怒,「那該死的東西!一直問我們要多少錢!」

三天後,媽媽被判定為腦死狀態。由於媽媽生前有簽署器官捐贈卡,學長趕緊聯絡器捐組來緊急手術,捐出還能遺愛人間的器官。那天也是滂沱大雨,是老天悲傷的眼淚、也是重生的喜悅。

後來我依照請託,幫那位媽媽到了蛋糕店領蛋糕。原來車禍那天,她帶著小弘去挑選最喜歡的蛋糕,不料回家途中遇到這個令人心碎的意外。

▲名車「逆向超速闖紅燈」撞母子1死1傷 家屬憤:他只問要多少錢!(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窗外的雨下不停,想起兩年前發生在醫院門口的那場車禍……不過也因為這樣,五個人的生命得以延續。這次的車禍官司,至今仍在纏訟中。但不管賠償結果如何,因為不負責任的駕駛,這個家永遠缺了一角。

*延伸閱讀:「逢女就牽手」被當色狼 精障男父母驟逝不懂痛:我只是想媽媽
*羋紜看更多* 

看更多網友職場酸甜苦辣,快來訂閱小檸檬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 徵文中!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鄧一個人咖啡-男人就愛綠茶婊?有這種想法是否定自己的價值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