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豪宅中喪命 嫌疑人是丈夫 靠一部紀錄片翻案...不!事情還沒完

妮妮小宅女/檸檬菜鳥見習員

剛踏進檸檬桶的酸檸檬,寫寫新奇、兩性、時尚、溫馨,沒事最愛廢在家當宅女♡

點評:真相已經不得而知了啊...

文/妮妮小宅女

Netflix上一部影集《小說家弒妻案》(The Staircase),總共有13集,案件橫跨了15年,內容在描述一名小說家男子的妻子在家意外摔下樓梯身亡,被指認為兇手的他,為了平反自己的冤屈所展開的故事。

但酸酸們知道嗎?其實這起案子不是杜撰出來的,而是真實發生的,而案件的真相到現在始終是個謎,那讓我來跟你們說說這個故事吧!

故事的主角叫Michael Peterson,職業是一名小說家,他的生命經驗很豐富,不但參加過越戰,還競選過市長。

他這輩子結過兩次婚,第二任妻子叫Kathleen,是一個通訊公司的經理,兩個人都是再婚,Kathleen有一個女兒,Michael則是有兩個兒子和兩個養女。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婚後兩人帶著孩子住進一間大房子,因為兩人的經濟基礎都不錯,所以生活無虞,在外人眼中也是幸福的一家人。

看似美好的故事,卻在2001年12月9日畫下句點,那一天的凌晨,女主人Kathleen渾身是血地躺在自家樓梯底下,被發現時已經沒有呼吸心跳了。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根據丈夫表示,當晚他和妻子的確在家一起喝了點酒,之後妻子睏了想睡覺,就先回去了,而他則獨自留在外面的泳池抽菸。

等他也進房時,他發現妻子已經躺在樓梯底下的血泊中了,他立馬打電話求救:「我妻子出意外了!她從樓梯上摔下來了!」再過幾分鐘後,他發現妻子已經沒有呼吸了。

Michael認為,妻子應該是喝了酒,神智不太清楚,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樓才造成這場悲劇,但警方一到現場後,卻發現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首先,他們發現死者周圍的血液幾乎都乾了,代表她已經躺在樓梯底下差不多2小時了。她從受傷到失血而亡,大概中間經歷了大約90-120分鐘,並不是突然受傷死亡的。

再來,他們發現廚房的櫃檯上整齊得擺放著一瓶酒和兩個杯子,似乎是想故意暗示警察,兩人當晚確實一起喝了不少酒…

然而,法醫檢查後發現,Kathleen體內的酒精含量只有0.07%,這是非常低的,就算是拿酒精測量器可能都測不出問題。

驗屍報告上,Kathleen全身上下總共有35處淤青、傷痕和傷口,頭皮有7處撕裂傷,手臂、手腕和手上有防衛傷,臉上,背上還有各種淤青。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證據都指向Kathleen是死於謀殺,而不是意外,Kathleen身亡的樓梯上還飛濺著鮮血,當時有專家表示,血液飛濺的形狀應該是被鈍器打傷後的痕跡,兇器有可能是Kathleen妹妹送她的壁爐吹火棒,且案發之後,它剛好不翼而飛了。

隨著調查越來越深入,警方又發現了一條重要線索,原來Michael是名雙性戀,警方在他的電腦中發現2500多張的男性裸照,以及一封打算和男妓約炮的郵件。

警方認為這大概就是Michael殺害妻子的主要動機,他們推測,妻子很有可能是看到了這些照片和郵件,兩人爆發衝突,最後爆發了這樣的命案。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而Kathleen生前有保140萬美元的人壽保險,所以也不排除是為了錢而痛下殺手,在各種證據之下,在2003年10月10日,陪審團認為Michael的謀殺罪成立,他也被判處終身監禁,並且不得保釋。

但從頭到尾,Michael都沒有認罪,「他們撒謊,偽造證據,不擇手段,他們只想把罪名都強加在我身上。」他的孩子也都認為他是無辜的…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Michael到底有沒有殺害他的妻子,還是正如他所言,這真的只是場意外呢?這案子在當時造成巨大的討論,有兩派人馬各持不同意見,因此還被拍成了一個紀錄片,也就是這部片的產生,讓Michael之後的命運產生了轉變。

2004年拍出來了第一部,分別是:《犯罪還是意外?》、《秘密和謊言》、《驚人的巧合》、《檢方的伎倆》、《證據薄弱的案子》、《檢方的反擊》、《吹火棒重見天日》、《判決》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2013年拍出第二部續集,分別是:《重啟案件》、《最後的機會》2015年打算拍第三部,被netflix買下了版權,分別是:《尋找解套》、《絕望和憤怒之間》、《有瑕疵的正義》。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影片的敘述遠比文字更讓人有衝擊力,因此在上訴的過程中,Michael的律師團隊使用了大量影片資料,成為重要的上訴工具。

根據Michael的律師團表示,Kathleen頭部的傷並不是遭鈍器打傷,她只是頭皮有撕裂傷,骨頭並沒有破裂的痕跡。而且,她頭上的傷口很奇怪,是三岔的。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當初被警方認為是凶器的吹火棒,也找到了,他看起來布滿灰塵,顯然已經放了很久了,根本不可能拿來行兇。

至於犯案動機,Kathleen早就知道丈夫是雙性戀,兩人並不覺得這會影響他們的婚姻,至於是因為錢的話,Kathleen雖然有保險,但受益人根本不是丈夫的名字。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更關鍵的一點是,負責這個案子的血跡分析師Duane Deaver向法院提交的關鍵證據根本不是真的。

Michael的律師表示:「這起案子中,警方一開始的表現就很業餘,照理說,案件發生後,警方應該嚴格保護案發現場,嚴格控制進入現場的人員,不要讓證據被污染,但他們並沒有這麼做,照理說,帶有血跡的衣褲,也應該分袋裝,但他們也沒有這麼做,

所以,他們破壞的不僅是DNA證據,還有血液證據。這其中,最應該被譴責的就是負責此案的血液分析師Duane Deaver,從來沒見過那麼有主觀偏見的血液分析師,

他一到現場看到當時的情景就認定,這是一場謀殺,是丈夫在樓梯下用鈍器打死了妻子。

之後,他做的所有事情,不是以中立的態度試圖梳理當時發生的真實過程,而是試圖用各種方式來證明他自己的主觀推測是對的。」

而當時案件最重要的證據,就是血跡分析師的說詞。在Michael這件案子之後,這名血跡分析師被發現在另一案子中發現作了偽證,他隱藏了有利於被告的血液證據,讓原本無罪的人坐了19年的牢。

於是這一點,也被律師拿來當作證據,這時候有一個疑似是兇手的推測出現了,兇手可能是…貓頭鷹!是的你沒看錯,就是大型貓頭鷹。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這種貓頭鷹的棲息地就在Kathleen家附近,而在Kathleen遇害這段期間,有好幾個慢跑的人也在周圍遭到這種大型貓頭鷹的攻擊。

根據Kathleen遇害的報告顯示,當時她雙手都抓著自己的頭髮,頭髮中竟然有3片極小的羽毛和一些木碎和松針。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她有可能在進屋之前就已經在流血了」、「她頭上的傷痕是三岔的,而且是對稱的,跟被大貓頭鷹爪抓傷的痕跡差不多」

而在這些新找的證據和紀錄片的推動之下,Michael似乎真的是清白的。不過他真的是清白的嗎?在他被釋放之後,大家又發現一件事,幫Michael剪輯這部紀錄片的人,竟然是他15年來的情婦!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而根據媒體後續挖出的黑歷史,Michael並沒有大家想像中的誠實,他之前在競選市長時,宣稱自己腳上的傷疤是打仗時留下的,但其實只是交通意外造成的。

而且Michael妻子遇害這個案件,和18年前的一個案件很像,那名遇害者叫Elizabeth Ratliff,是Michael的好朋友,也是他兩個養女的親生母親。

1985年,她同樣死在了樓梯腳下,而Michael同樣是最後一個見到她的人。她的後腦勺頭皮上同樣有7道撕裂傷。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唯一不同的是,當時那起事件並沒有人深究,大家都以為她是從樓梯上摔了下來,不小心摔死了。

Michael看起來也很夠義氣,在Elizabeth去世後,他收養了她那兩個已經無父無母的女兒。

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Michael和這兩起案件有直接相關,即使大家心中還是認為Michael才是真正的凶手,至於被放出來的Michael呢?

他說:「現在再討論這個已經沒有意義了?到底發生了什麼,知道了又能怎麼樣?Kathleen也不能起死回生了。」

總之,事到如今這個案件還是一個謎啊…不管Kathleen的死是意外還是謀殺,都已經沒辦法證實了。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netflix)

粉絲團內分享更多關於小宅女的日常~~快來找我一起玩(*´∀`)~♥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用搞笑日文腔拍狗保姆Vlog 阿兜仔撿大便驚呼:是熱的!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