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過世還要全家出國玩 冷血兒譏:是她太不會挑日子

Aud❤/

時至今日還是會對自己的姓氏念法感到困擾的奇女子,莫名擁有風暴式氣場的大氣女子!

點評:怎麼這樣!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殯葬業者

有位住在我家斜對面的鄰居老太太,只要我出門,經常抬頭就看到她坐在家門口的藤椅上,眼神空洞的直視前方,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

「阿桑,熬咋喔!(台語:老太太早安喔!)」我大聲的打招呼,深怕老人家聽力已不如從前。

她空洞的眼神此時才會回神一下,看著我和藹的微笑:「熬咋!」

後來聽其他鄰居說才知道,她是當地有錢大地主的女兒。可是……為什麼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呢?

▲香皂,肥皂,照護,老人,阿嬤,護理師,照服人員,獨居,臥病。(圖/視覺中國)
★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有一年過年,印象中是初一那天清晨五、六點,外面響起刺耳的救護車的鳴鈴聲,我往窗外一看,停在老太太家門口。隔天……

「老師,歹勢!在家嗎?」是住在巷口的雜貨店老闆娘。

「在在在!頭家娘,新年恭喜喔!這麼罕走(台語:很少來往)。」我笑著往外走邊招呼。

「唉,過年可能太冷了,老人家不幸昨晚往生了,過年時節真的很不好意思!但還是要麻煩老師幫忙處理一下。」雜貨店老闆娘說。

「這樣喔,沒問題啊!在醫院還是在家裡?我立即安排處理。」

討論了大約十來分鐘,我便先派了救護車將遺體送到殯儀館,安排幾位師姐過去先誦腳尾經等等。跟老闆娘聊著聊著,我才知道,原來常坐在家門口的那位老太太就是她的婆婆。

▲▼老母過世還要全家出國玩 冷血男譏:是她太不會挑日子(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那晚在靈堂,雜貨店老闆娘邊折蓮花邊跟我閒聊:「我婆婆年輕的時候做錯了一個決定,四個兒子明明同父同母,卻倆倆不同姓氏,兩個跟父姓,兩個從母姓,四個人從此不再往來。阮頭家(台語:我先生)也因為這樣很怨恨他媽媽,唉……」

「我是不知道歐巴桑做錯了什麼,但是她出事是除夕晚上吧?你們沒有人回去吃團圓飯啊?」我多嘴的問。

「唉……上一代的事情,不要講了不要講了。」她愁苦的回答。

遺體已經移來殯儀館一整天了,至今除了雜貨店老闆娘跟她兩個小孩來來去去的幫忙,都沒有看到其他家人出現,也沒有人來祭拜,我心裡也大概有個底了。

「老師,你是不是覺得我們很不孝?我們家就住在離她不到一百公尺遠的地方,救護車去到我婆婆家的時候,阮頭家……他看到居然把鐵門拉下來,當作沒他的事,我阻止不了他,這一定會有報應的。一定會有的,一定會有的………」她整晚欲言又止,常常又自己嘴裡唸唸有詞。

過了幾天的早上,我按照習慣,一早到靈堂更換祭拜的鮮花水果,終於遇到了老太太的其他兒子。

「老師,你早。我阿母就麻煩你了剛好在這大過年的,真的很歹勢!她真不會挑時間!我會交代我弟媳一定要多付給你一點費用,因為我早就安排好初五要全家出國去玩,今天過來看一下,有什麼問題就再跟我弟媳說吧!」原來,他就是老太太的長子。

「不要這麼說,應該的!你是陳桑(從母姓)厚?昨天有聽你弟媳在說,你們希望頭七做完就直接出殯,這是……?」我問。

「對!因為我們兄弟不相往來,所以盡早能出就出,再麻煩老師盡快幫我們看個日子。因為我還有事要忙,先不跟你聊,我先來去。」老太太的長子禮貌的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從此再也沒出現,即便到了出殯的那天也是。

像這樣「蘊豆油」(台語:沾醬油)祭拜自己親生母親的長子,我還真的是第一次遇到。可是當天傻眼的還不只這一件。

「老師,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排行第四的小叔。」雜貨店老闆娘微笑著說。

「你好,陳桑。」我話還沒說話,對方隨即接話。

「不是耶!我姓林(從父姓),叫我阿宏就可以了,老師不用這麼客氣!」阿宏似乎很習慣這種對話,笑笑地講完,比起在旁邊一臉尷尬的雜貨店老闆娘,他的反應從容多了。

「阿嫂,辛苦妳了!三哥沒有來幫忙嗎?有什麼忙不過來的,妳再打給我。我今天就是過來看看,不想遇到其他人,免得又吵架,那我今天就先走了。」阿宏祭拜完母親、打過招呼,也很快的離開了。

「老師,歹勢!今天給你見笑了,阮頭家他們家就真的很不和,他現在也不爽其他兄弟把阿母後事都丟給我們,所以昨天也在電話上吵了一晚,我看他今天也不會來的。」她邊講邊流下眼淚。

「沒關係啦!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只是妳一個查某郎裡裡外外、從頭到尾都一個人忙,有需要還是要跟你頭家溝通,至少也來幫忙一下。而且你婆婆三天後就要出殯,他也該來送一下自己媽媽最後一程。」我說。

一說完我便發覺自己失言,因為她不但哭得更慘,而且她身後出現了……雜貨店老闆。

「老師,今天我們是請你來幫忙處理後事,不是來雞婆我們的家內事!做好該做的就好,其他不干你的事就『電電』(台語:閉嘴)。」雜貨店老闆語帶惱怒,講完還轉頭跟自己太太說:「某代某記(台語:有事沒事)叫我來這邊做什麼?」

「頭家歹勢啦!一時雞婆講錯話,你不要見怪。」我賠笑著說。

可能因為我是鄰居,或是也覺得自己一時情緒失控而抱歉,聽我這樣講之後,老闆臉紅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會啦!大家是都鄰居,我也一時失言講話太衝了,老師你不要見怪啊!接下來還要多麻煩你,我大哥有留了一筆錢,交代我務必要在阿母後事都圓滿之後交給你。一定是老師做得很好,他才會這樣交代。平常厚我都要顧店,要麻煩我太太跟你多費心了!」

「不會啦!你太太比較辛苦。」

一陣尷尬客套的對話後,他們夫妻走到一邊竊竊私語了老半天。然後老闆就說要回去顧店,先走了。

我看了看手錶,現在才早上十點半,靈堂又剩下我跟雜貨店老闆娘兩個人,空盪盪的。

*續下篇*

*延伸閱讀:被家暴精神失常!她沒見到媽最後一面 遊蕩殯儀館見靈堂就拜

*Aud❤看更多*

看更多網友職場酸甜苦辣,快來訂閱小檸檬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 徵文中!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白目弟貼心幫化「仙女姊姊」 修容變落腮鬍讓她瞬間崩壞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