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手洩恨濫殺《首都公報》5員工 全因一篇性騷報導咬住他痛腳

妮妮小宅女/檸檬菜鳥見習員

剛踏進檸檬桶的酸檸檬,寫寫新奇、兩性、時尚、溫馨,沒事最愛廢在家當宅女♡

點評:別讓你的武器成為傷害到自己的工具

文/妮妮小宅女

在周四的下午2:40,美國的馬里蘭州《首都公報》報社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槍擊案,一名男子持槍和煙霧彈衝進報社辦公室,打碎玻璃後開始槍擊。

這起案件造成了報社職員五人喪命,根據警方調查,這並不是一起隨機殺人案件,而是有計畫性的、針對性的攻擊事件。

兇手的動機是什麼?這就要把故事拉回2009年開始說起了。

2009年,一名住在馬里蘭州的男子Jarrod透過臉書找到了他的某位高中女同學,那名女同學是他高中時期唯一一位對他友善的人,還會主動和自己打招呼。

雖然高中畢業後兩人沒有交集也沒有聯絡,但Jarrod還是想盡辦法找到了她,並在相認了之後開始和她聊天。

一開始這名女同學基於禮貌還會客套的和Jarrod互動,但當Jarrod開始越來越把生活大小事都和女同學傾訴後,女同學感到有些不自在,並建議Jarrod可以尋找專業的心理諮商師來聊聊。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推特)

然而,Jarrod對於這樣的建議非常不滿,他開始每天給這女孩發郵件、訊息就是希望能讓女孩和他繼續聊天。

女同學逐漸受不了這個其實不是很熟悉的高中同學持續騷擾,開始不回訊息,並且封鎖他。Jarrod知道自己被封鎖後,不但沒有停手,更加變本加厲的騷擾女同學。

並從一開始的示好,逐漸轉為羞辱、謾罵甚至是威脅,他發了大量的郵件給這個女生,不但用各種難聽的字眼來罵她,甚至希望她早點自殺。不堪其擾的女孩也向警方求助,希望能借助警方的力量讓Jarrod停止對她的騷擾。

大檸檬用圖(圖/免費圖庫pexels)

但警方的管制並不會維持多久,Jarrod又會重新找到她的新主頁、郵件繼續騷擾她,終於在2011年時,女同學正式以惡意騷擾的罪名把Jarrod告上法院。

最終女同學勝訴,Jarrod被判處90天監禁,也必須接受心理治療,並從此不准用任何方式和女生及其朋友家人聯繫。

這件事被《首都公報》記者調查後,發表了一篇報導,根據法庭上的判決描述了整起事件,並探討了現今網路上的虛擬社交界線。原本以為報導隨著事件告一段落,熱度下降就結束了,沒想到這篇報導才是惡夢的開端。

報導出來後,Jarrod馬上被激怒,他開始把對女同學的埋怨擴散到報導此新聞的記者、報社還有判他為「騷擾犯」的法官身上。

▼當時的報導截圖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推特)

2013年,Jarrod以毀謗罪起訴了《首都公報》和報導此案件的兩名記者、法官、被騷擾的女同學,他表示是這些人聯合起來毀謗他。

很顯然的,他的起訴是失敗的,因為他無法證明之前騷擾案中的訊息是假的,敗訴後的Jarrod依然很不甘心,他開始在網路上持續的攻擊《首都公報》,還建立了一個網站,表明自己雖然真的犯下騷擾罪,但強調自己並不是壞人。

他堅信,報社的登報嚴重扭曲實際的案件,類似的惡意言論在報社網站上不斷出現,就在報社刪除掉他的惡意評論後,Jarrod又開始攻擊報社和旗下的記者。

包含大量不雅詞彙,甚至提到了記者的名字,並留下希望他們早點去死的言論。被這樣瘋狂威脅和騷擾,記者們也和當初的女同學一樣感到害怕。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推特)

撰文之一的記者就曾提醒過家人有這號危險人物,可能會危及他們及家人的生命安全,他們開始向警方求救,希望能對Jarrod頒布限制令,以防他真的做出什麼傷害踰矩的舉動。

但這些擔憂和提醒到最後都沒有被重視,直到幾年後,也就在前幾天,事件終於爆發了。

Jarrod走進了《首都公報》的辦公室內,舉起了槍,開始掃射,大家開始驚恐的逃跑,來不及走的人,也都趴下來躲在辦公桌底下。

他們不知道眼前的攻擊何時會結束,甚至對這場攻擊毫無頭緒,事後,經歷這一切的倖存記者Davis說:「沒有什麼比槍擊案發生躲在桌子時,聽到兇手重新裝彈更可怕的聲音了!那一刻彷彿置身在戰場!」

「我本身是個犯罪調查新聞的記者,寫過不少槍擊案和死亡案件,但是,無論寫過多少這類的東西,也只有親身經歷了才會知道,躲在桌子下的那個時刻有多麼痛苦和無助…」

大檸檬用圖(圖/翻攝自推特)

儘管大家當時都屏住呼吸,卻控制不住那種驚恐感,整層辦公室安靜到可以聽到兇手到處走動的聲音,有人也機警的趕快報警,或是發推特來尋求幫助。

終於,大概在報警後一分鐘左右,外面就聚集了大量的警車和救護車到了現場,在警方的協助下驅離了整棟大樓的人,也順利逮到了藏在辦公桌底下的兇手Jarrod。

▼ 美國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市「首都報」的辦公室發生槍擊案。(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美國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市「首都報」的辦公室發生槍擊案。(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現場還留有煙霧彈和疑似爆炸裝置的東西,所幸都還沒被觸發,就被警方安全的處理掉了。

兇手逮捕歸案後,《首都公報》的記者們還是忍住傷痛持續本次的報導,為其他媒體提供第一手的消息和資料,最後的消息是,在這次的槍擊案中,他們失去了五位同事。

其中不乏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才終於靠著寫報導進到編輯部的出版編輯,加上三名資深編輯以及一名銷售助理,他們都靠著那支筆和文章作為武器和戰場努力著,最後卻被槍擊案奪走了生命。

他們的遭遇除了讓同業的記者和編輯們深感痛苦之外,更讓他們憂心的是未來。

《首都公報》在當地是相對平和的報紙,卻一樣會帶來如此強烈的怨恨,「我們的工作沒有什麼太刺激的地方,也沒有多大的報酬。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去分享人們的故事,希望我們的社區會變得更好。」

其實在媒體業,很容易成為被仇視和當罪標靶的對象,而這種情況並不侷限於某個國家,根據保護記者委員會的數據顯示,2009年在菲律賓,就有29名記者和兩名媒體支持工作者被殘忍的殺害。

對美國而言,這樣的衝突並不少見,尤其是每經過一次大選,都會因為政治立場和見解的不同,使得報社成為嘲諷甚至是怨恨的對象。

▼ 美國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市「首都報」的辦公室發生槍擊案。(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美國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市「首都報」的辦公室發生槍擊案。(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這個案件發生後,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就提到,相較於其他國家,美國在取得武器的優勢上可說是獨一無二,而這種優勢,也勢必要付出昂貴的代價。

其實所謂的言論自由和追求事件真相,以及政府的第三方督導人,媒體的力量的確非常強大,所以身為媒體人,如果不會拿捏好或是意識到自己的言論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其實這是很可怕的事。

在我們提筆寫下報導的同時,也代表著要對這個言論的全權負責,但要是遇到這種惡意的仇恨加諸在上面,你手中的筆會變成殺死別人的武器,也會成為毀滅自己的利器。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粉絲團內分享更多關於小宅女的日常~~快來找我一起玩(*´∀`)~♥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