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類是虛構神話!清潔業者吐真:回收物全進焚化爐!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

書寫社會與世界的憂鬱。筆名取自日本作家村上 龍同名作品,希望能成為台灣的多元化寫..

點評:說好的環保呢???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清潔業者

「唯一有資格當垃圾的就是人。人很難分類……大部分的人都是垃圾。」──朱少麟《地底三萬呎》

今天可帶回本週第三束鮮花給老媽了。我坐在印著自家清潔社名稱、但字體已斑駁的貨車上,望著「她」放在特別回收籃中的花束,努力挪動卡在駕駛座及方向盤的肥肚,費了一番功夫才順利下車。偏偏這棟大樓的清潔工作相當辛勞。眼前好幾大袋連鎖咖啡店與便利商店的咖啡紙杯,全都堆在「資源回收」區,飄來難以形容的氣味。

▲▼垃圾分類白做了!業者嘆:原物料太便宜 回收物全進焚化爐(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我加快速度,處理眼前被誤裝入資源回收袋中的「咖啡紙杯」。很少有民眾知道,咖啡紙杯實際上屬於「不可回收垃圾」,能回收的僅有杯上隔熱紙環,大企業刻意印在杯上或環上的「可回收」字樣,實際上是誤導大眾。咖啡紙杯內有著一層由「聚乙烯」(polyethylene)製成的薄膜,必須由專門工廠才有能力進行去除薄膜並回收,否則便是無法再利用的單純垃圾。

偌大的英國,一天丟棄700萬個紙杯,卻僅有一家專門處理回收咖啡杯的專業環保工廠,一年約有25億個咖啡杯成為垃圾。台灣呢?目前無人敢面對這個「虛假的事實」。

▲▼垃圾車,環保,清潔,廢棄物,回收,垃圾,臺北市環保局(圖/記者周宸亘攝)
▲示意圖/記者周宸亘攝

「汪!」小可知道我失神,喊了一聲。

流浪狗「小可」是公司的第三名員工。我摸了摸小可的頭,繼續資源回收和清潔垃圾工作。誰說胖不是病?「原發性肥胖症」便是一種慢性疾病。天生帶有肥胖基因(ob gene),已然把體內所具有的樂觀給吞了大半,求學時期總被同學訕笑欺負,人生中唯有的三段暗戀也是遭到肥胖基因啃食,悄然而逝。

從事「資源回收工作」好似宿命一般注射在基因裡頭。肥胖基因真的什麼都吃呢!個人自信、社交關係、愛情憧憬、平等對待與關懷、人生夢想……無所不吃。在高中時,差點連我的求生意志也偷吃了。

用老爸留下的一筆錢開了清潔企業社,承攬公寓大廈或企業大樓的垃圾清運作業。雖說是企業社,我就是老闆兼員工,另外聘請了一位行政庶務兼業務的女士──她也是「原發性肥胖症」的受害者。

幹這行非常辛苦。不論颳風下雨、寒冬或酷夏,凌晨三四點就得從被窩中起身,開始一天的辛苦清運作業。五點開始巡迴各個已簽約的快餐店及公寓型社區,來來回回中,便進入了早晨交通尖峰時刻。此際,我在自家公司處理可變賣或分類不確實的垃圾。中午時分,趕緊再出動一次清理快餐店的免洗餐具。還來不及歇口氣,便和小可一同出發前往商業大樓處理整棟樓一天的垃圾。

茫然望著成堆的黑色垃圾袋,好奇一個人究竟在一天內能產生多少垃圾?每位台灣民眾一年產出約340公斤、可以堆滿三座台北101大樓的垃圾,若不曾親自瞧一瞧那驚人的堆疊掩埋及焚燒,便無法理解自己的渺小及自私。

媒體報導,去年台灣20至45歲的群體總共丟棄了520萬件衣服。瞠目結舌的數字也喚不起人們體內的節約基因。

雪上加霜的是:資源回收的利潤及意願,會隨著國際原物料價格起落而變動。從事我們這行的最能體會,而不是吹著冷氣做生意的商家與財團,他們永遠只會打出「因應原物料上漲而漲價」的旗幟。原物料固然會漲價,但難道不會跌價嗎?

現在就是各類原物料價格大跌、使得資源回收物乏人問津的時候。塑膠類、廢紙類根本是直接送進焚化爐,便當餐盒內的薄膜又難以去除,也是大批大批地送進火舌之中。直到最近才「紙包不住火」被媒體披露而出。

我再度嘆息,望著幾無價值的回收物。小可若有所感,嗚噎地靠向我。

*延伸閱讀:週二請穿粉紅色!泰國穿衣也有潛規則 弄錯小心搞砸工作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看更多*

看更多網友職場酸甜苦辣,快來訂閱小檸檬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吃半碗麻油雞酒測就超標! 實測3種網傳易導致酒駕食品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