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掉良知才搶得到單!律師淚滴卷宗:人都死了,我還幫顧客推責任

鍵盤小檸檬/好文製造機

駐站作家募集中!不論是有趣、感人、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二三事!

點評:好無奈……

感謝網友投稿鍵盤小檸檬】有獎徵文!快來投稿,最高獎金5000元,還有機會成為簽約作家喔!
※本文為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職業:我是律師

「金錢是被鑄造出來的自由。」我忘了這是杜斯妥也夫斯基還是屠格涅夫說的名言。辦公室牆上時鐘顯示11點整,腦袋早已昏昏沉沉,肚子也咕嚕咕嚕抗議著。宵夜在哪兒?實際上,我連晚餐也還沒吃。

17樓外夜景一點都不吸引人,18樓的時尚大牌員工及白領階級老外早已逍遙在不夜城之中。腦中閃過不好的念頭,交往兩年的女友,說不定此刻正摟著其他男人;我卻抱著下午四點才拿到的厚厚卷宗,拚命與事證、法律意見書及最可惡的老闆奮戰至今。毋須翻閱卷宗或法條,我早已明瞭女友已對我失去了當初的愛;之所以不肯離去,只是因為「習慣」。

▲擺脫悲慘工作命運,必學7件事。(圖/翻攝自pakutaso)
▲示意圖/Pakutaso

愛情上的習慣比冤獄判決更可怕,非常上訴或再審有機會翻案,可是,掉入習慣的陷阱中時,雙方當事人卻沒有一方勇於提出上訴,畢竟……不存在「爭議」呀!只是一種眷戀與不捨,甚至是不甘心。

各方面的習慣就是一種成本概念:忙碌疲憊的工作讓我不想耗費時間成本認識新的可能對象,認識之後,又得花費心思進一步瞭解對方,也必須讓對方理解我,再進一步,則雙方都必須再度付出更多的成本來磨合、調整彼此步伐,甚至是性愛的默契。好多好多的成本!倒不如窩在習慣裡頭,至少還有一絲絲溫暖及溫存。

習慣,真是昂貴的毒品。

之前聽聞某前輩與結褵15年的太太離婚。若加上戀愛,總共是20年相處時光,竟然在女兒讀國中時「分手」,令人感到詫異。投入的成本能如此毫不在乎地捨棄?愛情,真的可以計算成本?我越想越糊塗。如果不能計算,那麼我在害怕著什麼?

因週末將至,我必須在美國時間週五結束前,把中英文法律意見書送呈給潛在的大客戶:一家美國知名的保險公司。

腦中浮現此刻在夜店、Lounge Bar裡頭把酒言歡的紅男綠女,啜飲著我最愛的Pina Colada,讓微醺氛圍包覆著疲累身軀,或許……有意想不到的邂逅在醞釀。

老闆的催促來電,讓我在幻想中醒來,灌下苦澀咖啡後,決心要在午夜前離開充滿銅臭味的辦公室。這圈子出了名的「女魔頭」老闆在外頭拉生意,不時打電話回來督軍。煩悶情緒浮游在複雜的卷宗之間,冷冰冰的電腦螢幕注視著我的空洞與孤寂。

去年跨年夜時,我在工作中度過。雖透過位處精華地段事務所的窗子可清楚看見台北101燦爛煙火,但心中只有煙花散去後的落寞。

這一行早就沒了以往的繁榮光景,十年前懵懂抉擇,註定走上了不歸路。低薪律師滿街跑,搞業務行銷的更是不在少數。很多人竟然轉職當法院書記官或檢察事務官,這在以前是無法想像的荒謬。

更離譜的是:實習律師開始不支薪了!甚且有知名事務所打趣說:「看來可以考慮向實習律師收費了。」

漂鳥般無助的白袍小巫師們,懷抱著希望卻無從施展任何魔法,便屈服在體制下,甚且還沒能賺錢就必須繳納各個區域的公會會費──簡直像繳納保護費一般。律師們素質參差不齊,更導致收費及收入的紊亂。但坐在權力頂端的老闆們,依舊年繳上千萬的稅金。小律師們只能苦哈哈地硬撐,期待自己爬上那個位置。

(註:台灣律師袍為白領白襟,檢察官則是紫色,法官袍係藍色。)

良莠不齊的法學素養,也是促使我今日工作超過12小時的原因。

原本是某知名事務所接洽的美國大客戶,但該事務所卻無法精確處理台灣法律與英文間的銜接,因此尋求老闆合作及協助,必須在有限時間內出具一個案子的中英文、民刑法之法律意見暨風險報告書。同一時間,國內最大的事務所也同步進行這項作業,雙方比的是速度與風險評估的精準度,更重要的是:在法律容忍極限內,幫助美國方面的高層在台灣法治下「全身而退」。

這件案子的起因,是某位婦人在知名運動健身中心的三溫暖室摔倒,腦部受創,送醫時仍舊清醒,手術後卻陷入昏迷,甚至因腦出血而有生命危險。

▲▼病房,醫院,動手術,開刀,病人,急診,(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示意圖/Pixabay

我的任務就是:「阻斷因果關係」。簡單來說,就是說明婦人的昏迷與健身中心「可能」的過失無關──然而法律的規定卻是不論有無過失,健身中心都必須要負上責任,我必須把一切過失責任都推給「醫療疏失」,以及婦人本身的「與有過失」。退萬步而論,倘若真要負責時,可能付出的代價是多少?也就是說:我正在計算著一條人命值多少錢。

愛情無法計算成本,一條寶貴的人命卻可以?而且我還必須盡可能地「壓低成本」,才能接受委任。

本件利潤不高,老闆著眼的是後續的利益。因為一旦受到青睞,之後將有源源不絕的訴訟或非訟案件主動送進來。為此,2個小時前,老闆憤怒地摔了我的意見書。並非內容寫得不好,事實上,中英文的分析與遊走法律極限的「卸責」抗辯寫得相當好,全然地把所謂的「道德良知」與「法感情」捨棄在金錢大門之外,考慮的就只有客戶的利益與成本風險。

然而,我估算的「人命價額」係三千多萬元。老闆氣憤地罵道:「你知道競爭對手給出的金額是多少嗎?只有一千萬出頭!必須壓低在這個價額之內,我們才能贏。」

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撿起了被丟在地上的意見書草稿,重新檢視卷宗有無漏掉的事證線索,尚未運用在「人命價額計算式」之內。寒冷的11月底,冰冷的卷宗毫不留情地堆疊在桌上,我赫然發現:今天正是那位陷入昏迷婦人的丈夫生日!

頓時,我感覺喪失了「身體的自主權」,一個人孤伶伶地飄盪在全然黑暗的世界中,茫然無所依從、無法言語,甚至無法表達任何情感,什麼都見不到。黑暗之中聽見遠方天際傳來規律的鼓聲,然而那聲響與震動卻越來越微弱。

我好害怕!不停地流淚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就連眼淚也背棄了我的意識。空虛感如黑洞般強力吸蝕,我的身形一點一點地消散,好想擁抱著「什麼人」,藉由體溫傳達自己的情感。無奈地,自己的體溫早已不存,剩餘的只有無止境的「空」。

電話鈴聲冷不防響起,我從一片虛無中伸出左手拾起話筒。

「死了,對方剛剛過世了。動作也未免太慢了。」老闆說完後逕自掛斷電話。

780萬元。我正好重新計算完該位婦人的生命價值,而她卻在丈夫的生日當晚辭世了,遺留下來的是780萬的和解上限金額。

在當下,我的淚水也遺留在冰冷的卷宗內,成為看不見的「被告事證」。

午夜天空飄下了寒冷的11月之雨,我拎著無比沉重的公事包,裡頭裝有週六早晨緊急會議的人命價值資料。雨水呵護著沒有撐傘的我,髮絲逐漸黏在一起,冰冷的感覺穿透過西裝、襯衫直達胸口。

午夜的雨中,我想找個人擁抱,輕輕地在他耳邊低語:「我過去及未來剩餘的人生,究竟價值多少呢?」但是,那個人並不存在。

全身濕透的我,轉身走進夜店,讓Pina Colada的液體緩慢流遍喪失自我的身軀。

*延伸閱讀:帶因爸媽執意生下「重度貧血兒」 5歲童淋雨尋死:我恨你們
*看更多網友職場大小事*

看更多網友職場酸甜苦辣,快來訂閱小檸檬


 

鍵盤小檸檬 有獎徵文中!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徵文最高獎金5000元,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詳情請點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撿到棄貓?專家一看摔下椅 「蘇格蘭野貓」世界僅剩35隻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