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工作也領兩萬 芬蘭佛心政策玩不下去 大社畜時代未完繼續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文/鏡週刊

這聽來十分烏托邦,但近來,「無條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正在全球贏得越來越多的支持;尤其,在貧富差距惡化、機器大軍搶走許多工作機會的當今,若所有人都可以領取政府定期定額發放足夠基本生活的津貼,或許是一個提供安全保障的好構想。

北歐福利國芬蘭領風氣之先,自去年初開始進行實驗,也立即成為全球矚目焦點。然而,一年多下來,芬蘭政府近日決定,在今年底實驗滿兩年後,將不再繼續。

嚴格來說,芬蘭的實驗不算是「無條件基本收入」,因為領取津貼的2000人全是失業者,這些人是隨機挑選,年紀介於25-58歲,每月可領取560歐元(約合新台幣20524元),金額大約和當地的失業救濟金相同,這筆錢他們可以隨意運用──無論是創業、尋找另類工作、上課都行,不用擔心政府會停止或減少補助。

芬蘭政府的目標其實很實際:希望基本收入能讓更多人投入勞動市場,以提振萎靡的經濟,拉低盤桓在8%以上的失業率。

依據芬蘭一貫的救濟方案,失業的人反而會失去接受短期職務或自行創業的動力,因為額外的收入會導致他們喪失補助,或在每次短期的勞動契約結束後,必須重新申請救濟金。

此外,芬蘭的福利體系複雜得嚇人,有超過40種不同的救濟方案,肯定少不了惱人的官僚作風,基本收入的實驗也是順應改革的呼聲,試驗新的做法。

不過,政府發放納稅人的錢,卻完全不要求失業者找工作或接受職訓,卻讓一般人觀感不佳。日前芬蘭社會安全機構Kela要求政府額外提供約合新台幣168-295億的資金,將實驗範圍擴及擁有工作的芬蘭民眾時,芬蘭政府正式予以拒絕,等於宣布實驗即將畫下句點。

左右兩派都力挺

事實上,芬蘭國會去年底通過新法,規定民眾每三個月至少必須工作18個小時,才能繼續領去失業補助,預示了這項實驗夭折的命運。

「很可惜計畫就這樣結束,」管理芬蘭許多社福計畫,並主導基本收入實驗的Kela負責人Olli Kangas說,「基本收入不是傳統做法,政府選擇嘗試一條完全不同的途徑,然而,如今他們決定回歸傳統。」

芬蘭喊停,不表示世人對「無條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興趣到此為止,目前在舊金山灣區、加拿大安大略省、荷蘭和肯亞,類似的實驗都在進行者。

包括特斯拉的馬斯克(Elon Musk)、臉書的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等矽谷多位科技巨頭,都力挺「無條件基本收入」,認為若全民都可以領取能滿足基本生活所需的津貼,將可以提供堅實的安全網,可讓人類在無須擔憂大規模失業的情況下,開發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潛力。

另一派支持基本收入的,則認為這可以提高工人的談判籌碼,讓他們不至於因為受貧窮所迫,接受一些死胡同的工作;也可為父母爭取更多和孩子相處的時間。

不過,芬蘭的實驗即將嘎然而止,反映出一個很大的挑戰:許多芬蘭人(其他地區也一樣)對於政府發錢給失業民眾,卻不要求他們找工作,感到很火大。

家裡蹲打電動?

「有報導描述這些人不找工作,因此有人擔心,推行基本收入,會讓這群人光是蹲在家裡打電動,」赫爾辛基大學社會政策教授Heikki Hiilamo說。

究竟他們拿到錢之後做了些什麼,數據要到明年才會揭曉,屆時專家將有機會分析實驗結果。不過Kela的Olli Kangas說,兩年的時間太短,恐怕無法得到有意義的結論。

全民基本收入這概念,近年來受到左右兩派的擁護,左派認為可以消弭貧窮和貧富不均,右派則認為能夠優化社福體系的運作,減少官僚。去年初芬蘭宣布要進行實驗,立即攫取了全球的注意力。

一位參加了實驗計畫的失業者告訴衛報,他本來希望能利用政府的津貼來創業,但至今一共接受了140家電視台的訪問,甚至包括來自韓國和日本的採訪團隊,他忍不住唉嘆,哪還有時間實現自己的夢想?

參考資料:衛報、紐約時報、BBC


 

更多鏡週刊報導
芬蘭展開歷史性社福實驗 失業人士每月領取基本收入
【冬季憂鬱】不只改善心情 光照治療可改善氛圍與工作效率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給點隱私...貓上廁所沒關門 小奴才趁機偷戳手手還拍頭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