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拚死抓殺警通緝犯 退警悲笑:除了破爛獎狀啥也不剩

Mr.錯別字/

主管幫我取了這個名字,感謝,以後再也不用因為修錯別字,感到頭痛…

點評:警察是令人尊敬的職業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警察

民國66年,那時的台灣還帶有純樸的氣息,但一起案件讓全台大震盪。故事的主角阿源,當時才28歲。

阿源是台北松山分局的警佐,那天他一如往常的在辦公室值班。突然間有些騷動,一開始阿源以為轄區發生了什麼大事,聽到地點是在龍井鄉省公路,才要鬆一口氣,卻被學長大吼一聲嚇到。

「殺警啊!有警察被殺死啦!」

原來,當時省公路兩名員警發現一台「千里馬2800」的贓車,於是追上去把它攔下。下車的駕駛就是通緝犯──黃大頭(化名),他可是當地警局的常客,除了是竊車集團的一員,還涉及多起工廠倉庫的竊盜案,肩頭上的前科不少。

▲▼警察臨檢,盤查,酒測臨檢,交通檢查,酒測勤務(圖/ETtoday資料照)
▲示意圖/ETtoday資料照

一開始黃大頭非常配合,直到其中一位警員轉身的那一刻,黃大頭從車子座位底下拿出一把藍波刀,用力插在他的背上。中刀的員警像是斷了電的機器人應聲倒地,另一名員警大聲呼喊「請求支援」,無力的求救迴盪在空蕩蕩的省公路上,伴隨的是千里馬2800開走的咆嘯聲。

▲▼Ford Granada Ghia 1977(圖/Wikipedia)
▲千里馬同系列車型(圖/Wikipedia)

你們想想,光4年前發生在台北信義區的夜店殺警案,就已經轟動全國,媒體沸沸揚揚吵了好幾個月;再想想看民國66年,當時有些民眾還是叫著「警察大人」的年代,竟然有人敢殺警察!

沒多久警方掌握了黃大頭的線索:人已經躲到了當時台北縣三重的重新路附近。但人在那?不知道。警方也不敢大動作搜索,就怕打草驚蛇,只能暗中使出渾身解術,想辦法找出黃大頭的藏身處。一天沒找到嫌犯,沒人敢下班放假,這是命令,也是想幫同僚報仇。

就在阿源也忙到焦頭爛額時,突然,收到了線民的消息。

「阿狗,安怎?」

「阿源,哇災黃大頭住在叨位!」

阿源一聽,冷笑一聲,「你麥黑白共(台語:你別胡說八道),亂報線會害拎北死得就拍看。」畢竟有時阿狗給的線報,很兩光。
「真的啦,真的啦!那個黃大頭就住在三重的重新路OO巷OO號,頂樓鐵皮屋。」

這話一出,阿源抖了一下,因為凶嫌躲在「重新路」的地點,只有警方才知道。阿狗能說這關鍵字,表示這次的線報有一定的可信度。於是他馬上回報,上頭順利派一組人守著,第二天收到的消息是……

「黃大頭,確實住在那棟大樓。」

這一劑強心針打在警察的心上,大家卯了起來,但還是不敢貿然行動,畢竟一個持刀殺警的瘋子,難保他會不會開瓦斯搞自爆之類的。但警方也不可能叫阿狗來警局泡茶聊天,所以很多消息都是藉由阿源才能得知。沒多久,阿源又得到一個好線報。

「明天,黃大頭要去台北西門町的日新歌廳走走。」接到這條消息,警方決定出動逮人。

第二天下午,四個便衣進到日新歌廳,阿源也是其中之一。他們坐在黃大頭後三排的座位,黃大頭挑了一個走道的位置,穿著運動鞋的一條腿伸在外面,做好隨時逃跑的準備。

燈光一黑,秀開始上演,所有觀眾的眼睛都巴著台上的歌手,唯獨四個便衣是巴著黃大頭。歌唱了半小時左右,黃大頭伸出來的腿翹到了另一隻腳上。四人使了眼色起身,一縱貫如火車般緩緩靠近黃大頭。就在阿源經過黃大頭身旁時,右手勒住黃大頭的脖子、往自己身上用力一扯,把黃大頭的肋骨撞在木頭把手上,痛得他該該叫,其他員警也迅速七手八腳上前壓制。

警察抓賊的戲碼精彩到所有觀眾都望了過來,連台上拿著麥克風的女歌手也不例外。把黃大頭壓上警車時,在裡面的員警才回報,黃大頭剛剛在座位下面,藏了一把藍波刀。這話一出,四人無不打了一個冷顫。

最後,案件順利偵破,台北市政府頒了一張獎狀和一支大功給阿源,對28歲的他來說,那是相當風光的一刻,但對現在已經退休的他來說……

「警察賣命拚命之後,剩下的,不過就是一張被水泡爛的記功文件。」

我把這張文件拍了照,轉頭看著近日抗議團體打警察的新聞,彼此無奈的苦笑。

▲▼博命後只剩一紙破爛獎狀…退警悲涼憶40年前拚死抓殺警犯(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記功文件/圖/當事人提供

*延伸閱讀:一張紙條逮到2賊!退休警憶最難忘「戲院抓竊盜通緝犯」

*Mr.錯別字看更多* 

看更多網友職場酸甜苦辣,快來訂閱小檸檬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