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病院》揭露南韓最兇廢墟 精神病患接連奇死 敗德院長隨上吊

千萬別招惹到惡靈啊!!!

文/羅小編

韓國在過去推出許多部經典的恐怖電影,例如2016年男神孔劉主演的《屍速列車》(부산행)、2004年女神全智賢主演的《四人餐桌》(4인용 식탁)、2005年宋一國主演的《Red Eye》......等。但今天要介紹的電影《鬼病院:靈異直播》故事背景,據說恐怖程度超越上述任何一部的電影啊!

《鬼病院:靈異直播》三月在南韓上映後,票房成績非常搶眼,許多人都建議,最好不要帶爆米花進去,不然有可能會下「爆米花雨」!也有女網友表示,坐在一旁的男性觀眾直接被嚇到哭!

▲嚇到灑爆米花(圖/韓劇鬼怪劇照)

電影中的背景「昆池岩精神病院」實際名稱是南楊精神病院,它位於京畿道廣州市昆池岩邑,已經廢棄二十年以上,韓劇《Signal信號》中登場的善日精神院就是以此地為參考背景!

韓國怪談系列終於登場了!讓羅小編我帶領大家一起來探詢昆池岩精神病院的秘密吧!

為什麼這間精神病院這麼有名呢?它不僅僅是CNN評選的七大恐怖禁地之一,更是南韓國內最靈異的三大凶宅之一,吸引了許多南韓Youtuber前往探險,許多靈異傳聞也不斷被「證實」......。

昆池岩精神病院的位置其實非常偏僻,帶大家來看幾張照片吧!

▲昆池岩精神病院(圖/翻攝自南韓論壇Tistory)

▲昆池岩精神病院(圖/翻攝自南韓論壇Tistory)

是不是瞬間感覺周遭起陰風了啊?

昆池岩精神病院在1996年關閉後出現了許多靈異傳聞,為了體驗恐怖的氣氛,順便證實謠言是否是真的,許多南韓國內的電視節目紛紛來此取景拍攝,也因此昆池岩精神病院榮登大韓民國三大凶宅,2012年更是與日本「自殺森林」被CNN評選為世界七大恐怖禁地

這間精神病院1992年12月開業,1996年7月關閉,其實營業的時間並不長,而且昆池岩精神病院腹地廣大,達3336坪,雖處於深山之中,但從大馬路口到精神病院門口,一定要經過這一條蜿蜒小路,環境幽靜。

那麼昆池岩精神病院為什麼開業不到三年,便關門大吉呢?

▲昆池岩精神病院(圖/翻攝自南韓論壇Nate)

*冤魂佔據精神病院?

傳說,這間精神病院開業後,有許多精神病患莫名其妙地死去,雖然憂鬱症重症患者可能會選擇自殺了結一生,但......為何只有昆池岩精神病院發生這種悲劇呢?

還有,有一名自稱曾經是值班醫師的人說,半夜經常可以聽到令人頭皮發麻的悲鳴聲。有傳言說,這些悲鳴聲是在精神病院內自殺的病患,死後不甘願,靈魂在病房徘徊時發出的。

▲昆池岩精神病院辦公室(圖/翻攝南韓論壇Tistory)
▲昆池岩精神病院內的辦公室

也有傳聞,昆池岩精神病院在過去是刑場,許多刑犯曾在這裡被處死,因此,這裡有許多冤魂在精神病院徘徊,有的惡靈還會趁機騷擾入院的精神病患,直接讓精神病患崩潰。

那酸酸們會問,難道沒有院長出來負責嗎?有的,這間精神病院確實有這號人物存在,但是傳聞,他的醫德非常差,而且罹患精神病,除了會對男病患施暴外、還會性侵年輕貌美的女病患,因為這樣的傳聞導致精神院經營不善,院長選擇上吊自殺,根據一名自稱是昆池岩精神病院的護士描述,她親眼看到院長上吊的情景。

而也有一說是,院長在經營病院時與生技廠商勾結,利用精神病患作人體實驗,導致病患一個接著一個死亡,最後院長走火入魔,選擇自殺。

*傳說的206號、212號房?

▲傳言院長曾在這裡自殺(圖/翻攝自南韓論壇Tistory)
▲傳言院長曾在此處上吊身亡

2000年代的南韓,當時國內盛行所謂的「凶宅體驗」,一些人會在網路論壇上開社團招收團員,他們會帶著手機、攝影機探訪南韓各地有名的凶宅,一些具有靈異體質的人、甚至是具有法力的巫師都曾到昆池岩精神病院探訪,他們說待在昆池岩精神病院裡的冤魂、惡靈,數以萬計......。

2007年,一群熱愛凶宅探險的人來到了昆池岩精神病院,他們走到內部後發現,只有206號、212號房是反鎖的。他們發現...... 206號房明明沒有門把,但是卻無法開門進入,好奇心驅使下,他們撞開門,不料裡面卻傳出...... 「匡!匡!匡!」的聲音! 難道有不該存在的生物、或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靈體在裡面盤據嗎?這群人嚇得逃了出去! 而212號房雖然有門把,但也是反鎖狀態,難道裡面存放著病患的屍骨?

*「我在你背後!」

▲昆池岩精神病院靈異相片(圖/翻攝自南韓論壇)

有一名熱愛凶宅體驗的南韓網友將之前探險時拍攝的照片上傳到論壇上,當時他們正在醫院旁搭帳篷、煮泡麵。酸酸們有沒有看到被後窗邊,竟然有一個女鬼的頭顱在看著他們?

*真與假

▲昆池岩精神病院(圖/翻攝自南韓論壇Nate)

那麼上面說的故事都是事實嗎?其實大部分都是未獲得證實的謠言。為何一棟三、四層樓的精神病院會在短時間內成為廢墟、甚至是凶宅呢?

事實上在院長過世後,他的子女接下了精神病院,但是由於精神病院地處深山沒有自來水管線,如果選擇繼續營運必須支付龐大的自來水費用,加上子女已經移居美國,根本無法繼續經營,所以只能任由建築物荒廢,各種無法證實的傳言也油然而生。

▲昆池岩精神病院內部(圖/翻攝自南韓論壇)

那麼院長到底怎麼死的?除了自殺、中邪等說法以外,還有人說院長是自然死亡的。不過根據南韓媒體《慶尚日報》的報導,其實院長根本還活在世上。一名醫師向記者自稱是當年的精神病院院長,但為了怕繼續與這些謠言牽扯,他選擇不接受採訪。

另外,其實在2000年代昆池岩精神病院開始爆紅後,每天就有數以萬計的人到此處探險,吵得當地居民無法過正常生活,他們必須每天承受這些「探險家」夜半的鬼吼鬼叫,這種現象也讓當地房價一蹶不振。最後精神病院的管理者不堪其擾,派人在入口處增設鐵絲網、圍籬,如果酸酸們到韓國玩,想要到這裡探險,可是會被當地警察抓走的!

▲昆池岩精神病院大門入口(圖/翻攝自南韓網站Nate)
▲如今精神病院已被封鎖

其實呀......說到這裡,我只覺得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人類」呀!韓語中有一句俗諺:「말 한마디에 천량 빚도 갚는다」,意思是人的一句話可以還價值一千兩的債。小編認為,就算這個世界真的有鬼存在,我們應該帶著虔誠尊敬的心,不要去打擾他們。

將心比心,假設我們百年後死了,也不希望後人來打擾吧?

VIA 디바제시카마이보고경상일보kimwontv김원

關鍵字: 鬼病院昆池岩精神病院南韓京畿道韓國恐怖片凶宅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鬼片劇組一個人都沒少 播到最後卻出現遺照 導演現身才知少了誰

鬼片劇組一個人都沒少 播到最後卻出現遺照 導演現身才知少了誰

在韓國掀起恐怖話題的《鬼病院:靈異直播》,上映兩週票房勢如破竹,除了仿紀錄片的拍攝方法大大提升恐怖臨場感外,片尾出現導演鄭凡植悼念工作人員鄭宇植的畫面,為電影增添詭異氣息,不少人紛紛猜測:難道拍戲現場發生什麼靈異事件或意外?!

電梯門一開掉下女人長髮...兄弟安內母湯啦 這惡作劇會嚇死人吶!

電梯門一開掉下女人長髮...兄弟安內母湯啦 這惡作劇會嚇死人吶!

酸酸們身邊有愛捉弄人的朋友嗎?小小玩笑為生活增添點樂趣還不錯,不過如果是很愛裝神弄鬼的朋友...小宅女會每天都很恐懼吧QQ

內蒙古透明「鬼列車」進站!一眼望穿車底鐵軌 轟隆隆聲全錄下

內蒙古透明「鬼列車」進站!一眼望穿車底鐵軌 轟隆隆聲全錄下

仔細觀察「鬼列車」的外形,車廂四周沒有任何投影設備,完全不像是人為假造的!從車頂、車頭、燈影等細節都可以清楚辨別,車身是透明、有點模糊的~

趕跑色鬼卻惹上祂的醋桶老婆 八大妹夜夜夢鬼妻:把老公還我!

趕跑色鬼卻惹上祂的醋桶老婆 八大妹夜夜夢鬼妻:把老公還我!

「老玄,嗚嗚嗚……趕快來幫我啦。」電話一接起來就聽到傻妹在哭,我嚇了一大跳,傻妹傻歸傻,但她為人其實很堅強,遇到事都盡量自己解決,沒辦法才會開口拜託人,即使在夜店遇到問題也都自己霸氣解決。認識她這幾年,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她哭。

新加坡公路撞鬼!180cm「白裙女」踮站護欄 駕駛飆速不敢停

新加坡公路撞鬼!180cm「白裙女」踮站護欄 駕駛飆速不敢停

根據他事後公開的行車紀錄器影片…可以發現路況相當順暢、沒有任何障礙物,但當他通過一個比較大型、橫幅的路標時,右方的分隔島上竟有疑似女人的身影!

半夜叫車去公墓幹嘛?運將衰載詭異男子:手裡滿滿一袋紙錢

半夜叫車去公墓幹嘛?運將衰載詭異男子:手裡滿滿一袋紙錢

有天晚上,豆哥剛送一組客人回家,剛開到巷口就有人跟他招手。上車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身穿著廉價的紅色夾克和過大的西裝褲,手裡提著不知道裝什麼的塑膠袋,兩眼無神看著前方一動也不動。豆哥問了他好幾聲,他也都沒反應。

淨灘發現垃圾有「神秘咬痕」!一查才知不是狗咬的 海魚無辜吃塑膠

淨灘發現垃圾有「神秘咬痕」!一查才知不是狗咬的 海魚無辜吃塑膠

他們發現好多海洋廢棄物上都有奇怪的孔洞或斷口,有的簡直像被狗啃得破破爛爛的,而有的卻有銳利、清楚的截面,彷彿就像有人用剪刀、或用刀片割劃的痕跡。

打拼沒回報、窮到不敢結婚生子 7、8年級世代成「下流老人」預備軍

打拼沒回報、窮到不敢結婚生子 7、8年級世代成「下流老人」預備軍

財富分配不平均,財富分配M型化,年輕人一出生就決定了未來的命運,只要努力就有回報的年代已經過去了。

貓毛不會讓人過敏!專家證實元凶是「皮屑和口水」 把阿喵剃光也沒用

貓毛不會讓人過敏!專家證實元凶是「皮屑和口水」 把阿喵剃光也沒用

《雷克斯貓:主人完全手冊》一書中,貓咪專家赫爾格倫(J. Anne Helgren)也證實動物毛髮並非是過敏的致因。

一人吃飯坐雙人桌!闆娘兒子盯空位說「叔叔手流血」 隔週生病被隔離

一人吃飯坐雙人桌!闆娘兒子盯空位說「叔叔手流血」 隔週生病被隔離

今天上班的地點幾乎每週都報到,所以跟店內的人也都挺熟,包含老闆娘念幼稚園的兒子。雖然我很不會跟小孩互動,但講點瞎掰的故事,隨便聊天還是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