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這個桌遊可能會被罵」同志議題搬上桌 支持者背著爸媽偷偷買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正在進行群眾募資,以同志為主題的桌遊《敢愛就來》一發布就受到關注,並獲得2018金桌布獎的「玩家最期待上市桌遊」。但製作團隊背後其實承受不小壓力,製作人張少濂說,性別議題處理起來必須非常小心,「一些小地方都要拿捏,甚至是一句宣傳動畫的台詞也要討論。」

文/鏡週刊

《敢愛就來》背景為一個仇視同性相愛者的虛擬帝國「 Asomrof」,同性相愛者被帝國貶稱為「入魔者」,遭獵捕囚禁,準備處決。但他們的戀人與親友,要抵抗帝國的壓迫,救出心愛的人。是以「對抗歧視,反抗壓迫」為核心而發想的桌上遊戲。

「做這個桌遊可能會被罵」,《敢愛就來》美術繪製陳青琳回憶一年前,製作人張少濂對她打的「預防針」。她表示,除了反同的壓力,「最擔心的,是團隊原本想要發聲的對象認為被消費或消遣。」於是張少濂必須步步為營,甚至在遊戲開發中詢問已經出櫃的名人苗博雅、聶永真的意見,「他們都覺得這是一個性別友善的遊戲。」才讓張少濂卸下心裡的大石頭。

《敢愛就來》「沉默的支持者」變多,是以往少見的現象。

「沉默的支持者」變多 看不見的隱性壓迫?

但以同志為主題的遊戲,卻也有網友詢問,「玩這款遊戲,或按讚分享,是否會代表性向的表態?」也有玩家因為家人反同,詢問能否把遊戲寄到學校,這些現象都讓製作團隊充滿感慨與不捨。

張少濂曾製作過《台北大空襲》《厭世動物園:動物大逃殺》兩款知名桌遊,若以社群來觀察,「以前每2、30位贊助者會有一人留言,但目前是每80位贊助者才有一人留言。」贊助者的回文比例大幅減少,「取而代之的是『沉默的支持者』,背後的意涵不言而喻。」似乎隱藏著一種隱性的壓迫。

張少濂說:「我相信本身是同志或其他喜歡、支持這款遊戲的人,的確會面臨在按讚或分享時,有一些檻可能過不去。」這也讓他想到白色恐怖時期的言論審查,造成人民禁口,「可能大家心裡都有一個小警總,擔心這樣會不會造成在人際、工作、情感上的交往會有障礙。」這也是讓團隊感到遺憾的地方。

被問到擔不擔心有人踢館?張少濂說,不確定某些親子或長輩能不能完全接受這樣的議題,「但很高興看到不少老師希望可以跟學生一起玩,這也是性別教育的一部分。」至於如果有反對方,「還是可以一起玩呀,因為正反方都有角色。」

陳青琳(左)為《敢愛就來》美術繪製。

「有時你一旦沉默 其實有人會受傷害」

在陳青琳的觀念裡,從來不覺得同志跟異性戀有什麼不同,因此過去不會特別表態對同志議題的態度,「沒有不一樣,哪來的支持或不支持」。但她分享了一件事,說明「有時沉默其實也會傷害到人」。

「我有一個同志朋友,幾年前參加完社運後在路邊大哭,後來他突然跟我說『你從來沒有支持過我們』,我想說我不是一直很支持你們嗎,可是他說『你從來沒有公開講過。』」這件事讓她非常震撼,「所以如果一旦沉默了,不在乎了,沒有表態或去做更多的事的時候,其實很多人會因此受到傷害。」

陳青琳強調,很多同志在成長過程中受到壓迫,因此如果不管用任何形式或方法站出來,「像現在是用桌遊,也許是不是真的可以幫助更多未來的小孩子,不用在這些地方受到欺辱?」她表示:「如果大家都可以說『我覺得沒有什麼不一樣』,那就再也沒有什麼支持跟不支持的問題。因為本來就沒有什麼不一樣。」

桌遊《敢愛就來》
 

更多鏡週刊報導
【敢愛就來(上)】「現實有時比遊戲荒謬」 他們把同志困境搬上桌遊
【台北大空襲】繪師的最大掙扎:「美感」跟「史實」的拉扯
【台北大空襲】失去的,從桌遊補回來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鸚鵡跳舞踩空「用臉仆街」 秒挺身裝沒事:剛在打拍子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