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佛地魔比拼內力!金庸若改寫「哈利波特」蹦出中西混血味

轉轉小宇宙/↓↘→+AB

人體有70%是水份,所以我們只是會煩惱的檸檬。

點評:好好笑

當下的年輕人不流行看金庸武俠小說了,但老一輩如轉轉小宇宙可是對楊過、小龍女、張無忌等金庸小說人物熟到不行。就有香港網友突發奇想,如果金庸改寫《哈利波特》會蹦出什麼中西混搭新滋味?馬上就有人寫出「虎口一震、喉頭一甜」等經典字句,果然高手真在民間!
▲▼哈利波特(圖/翻攝自華納電影)
霍格華茲學院的教學中,能真正用來「決鬥」的課程大概只有黑魔法防禦術,香港高登討論區馬上就有網友用金庸風格改寫了一段馬份的真心懺悔:

"石內卜心想不明不白的與鳯凰會的人大戰一場,更不明不白的結下了深仇,真是好沒來由,眼見跩哥馬份呼吸漸微,想起數十年來的恩怨,心中甚是傷感,忍不住流下淚來。

馬份嘴角邊微微一笑,運出最後功力,喀的一聲,用右手將魔法杖折斷了,右手接著在杖上猛力擊落,登時杖骨碎斷。石內卜一怔,馬份道:「恩師,您在斜角巷上叫弟子做三件事,頭兩件事弟子是來不及做了。」"
Jamie Waylett。(圖/《哈利波特》劇照)


更有人用《倚天屠龍記》改寫了一段,只是張君寶變成了小哈利...

"這時學院前數百人聲息全無,人人皆知這一拳是石內卜一生英名之所繫,自是竭盡了全力。

哈利第三次再使「隱形斗篷」,這番拳掌相交,竟然無聲無息,兩人微一凝持,各催動魔法相抗。說到魔法家數,石內卜比之哈利何止勝過百倍?但一經比拚持久力,哈利曾自「妙麗筆記」學得用法,法力綿綿密密,渾厚充溢。頃刻之間,石內卜便知並無勝他把握,當即縱身躍起,讓哈利的法力盡皆落空,反掌在他背上輕輕一推。哈利頓時屈跌在地,一時站不起來。

石內卜右手一揮,苦笑道:「哈利啊哈利,當真是狂得可以。」向鄧不利多一揖到地,說道:「葛來分多揚名千載,果然非同小可,今日令狂生大開眼界,方知盛名之下,實無虛士。佩服,佩服!」說著轉過身來,足尖一點,已飄身在數丈之外。他足尖連點數下,遠遠的去了,身法之快,實所罕見。

哈利慢慢爬起,額頭臉上儘是泥塵。他雖被石內卜打倒,但眾高手皆知石內卜只是取巧,飄然遠去,話中之意已說明不敵葛來分多的神功。"


最感人的是,石內卜對鄧不利多吐露出,他內心對小哈利的那份守護真情...
▲▼哈利波特(圖/翻攝自華納電影)

"鄧不利多厲聲道:「佛地魔的天魔如意功已練至十三層,不生不滅,內外不侵。要破魔功,只剩一法。」

石內卜沉聲道:「你倒說說是什麼法子。」

鄧不利多道:「那就是以莉莉傳給哈利的愛子身上衣強行力抗,此功遇弱愈弱,遇強則愈強。我們必須迫使佛地魔十成功力擊在哈利身上,方有一絲勝算。」

石內卜心頭一震,嘶啞著嗓子說道:「混帳!這豈不是要犧牲哈利的性命?只要我石內卜一天仍在,絕不答應此事!」

鄧不利多長嘆一聲,撫著石內卜的肩頭道:「你畢生殺人無算,何以此刻卻呈起婦人之仁?可知佛地魔一天不絕,武林絕無長治久安之說。」

鄧不利多在石內卜的肩上微微發力,說道:「難道冷血無情的石內卜,竟然喜歡上這孩子?」

石內卜雙腳一沉,以內功迫開了鄧不利多的手,右手成圓,低聲道:「去!」

只見一頭白鹿從他手中的魔杖躍然而出,朝蒼茫的暮色裡奔去,頃刻之間便不知所蹤。

鄧不利多望著那白鹿出了一會神,忍不住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石內卜一揮袍擺,絕塵而去。過了半晌,只聽遠方簫聲幽咽,伴隨著石內卜哀怨的歌聲送來。「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正經的打鬥場面被網友們紛紛改寫,最後還是追了一段《破壞之王》的大師兄經典場邊解說,寫出「佛地魔嬌喘一聲倒在哈利波特的懷裡」。說到網友們最熱衷的二次創作,還是想幫哈利波特收編七個老婆,學韋小寶大被同床吧XD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女副總為了證明廁所超乾淨 麻糬放小便斗炒20次立馬吞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