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IS薪水爆增35倍!前聖戰士教官自白 揭開伊斯蘭國恐怖日常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無法想像......

檸檬小編這麼說
為了揭開伊斯蘭國(IS)的面紗,前敘利亞戰地記者
哈桑‧哈桑(Hassan Hassan)和美國政治分析員麥可‧韋斯(Michael Weiss)
想盡辦法聯繫上了IS聖戰士和內部人員進行採訪,揭開這個極端
組織統治下的生活……


文/哈桑‧哈桑(前敘利亞戰地記者、阿聯酋智庫德爾瑪研究所分析員)、麥可‧韋斯(俄羅斯研究所研究員)
譯/尤采菲、吳煒聲、蔡耀緯

伊斯蘭國奸細的自白
我費了點功夫,終於說服名叫阿布‧哈立德的男子講出他的故事。敘利亞爆發革命之後,初期充滿希望,於是他加入伊斯蘭國,任職於「國家安全部」(Amn al-Dawla),負責訓練聖戰士步兵與外國特務。哈立德說,他已經叛逃,成為眾人追殺的目標。

哈立德說,伊斯蘭國占領他敘利亞家園的大片土地,而他親眼目睹該組織的伊拉克領袖與海外菁英高層的殖民傲慢。如果他說出實情,便能全盤揭露伊斯蘭國特務的細節:誰在掌權、如何招募與分派成員,以及聖戰士與受其管轄的百姓分為哪些階層等級。

他也可以解釋,這個號稱「國家」的組織,其官僚體系稀鬆平常的一面,也能指出伊斯蘭國的諸多安全機構如何殘暴野蠻,不但監控民眾,更會彼此監視。他甚至能夠透露,為何許多人依舊感激這個崇拜極權主義的邪教組織,他們不僅沒有因倒行逆施而衰敗,民眾反而更崇拜他們。假設哈立德所言不虛,他得冒極大的風險。伊斯蘭國會一路追蹤他,並在「不信者的土地」解決他。

「伊斯蘭國」(ISIS、ISIL)成員。(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伊斯蘭國成員(圖/達志影像)

哈立德說道:「擔任特務之後,一切都會受到控制,不能離開伊斯蘭國領土。」他尤其難以離開敘利亞,因為整條邊界都是由他待過的國家安全機構掌控。他指出:「我訓練了這些傢伙!他們很多人都認識我。」

最終他同意在二○一五年十月底接受面對面訪談。哈立德在伊斯坦堡的咖啡廳、餐館與大道上接受三天的漫長訪談。他菸不離手,於煙霧瀰漫中啜飲著苦澀的土耳其咖啡。此外,他還唱了歌。

他劈頭便說:「我一生都是穆斯林,但我不喜歡伊斯蘭法,也不熱衷於宗教。我有一天照鏡子,看著留了長鬍子的臉,卻認不出是自己。我像是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搖滾樂團的成員。我的腦中住著別人,但那個人不是我。」

沒有多少迷途知返的聖戰士能精準地回憶這種「腦損傷」。然而,哈立德並非年輕的狂熱者,渴望為真主殉教;他是中年的敘利亞國民,受過良好教育,精通多種語言且才能出眾,而且曾經接受軍事訓練。伊斯蘭國高層覺得他很有利用價值。

哈立德以前覺得非得加入伊斯蘭國不可,因為他認為伊朗與俄羅斯正主導一項全球性的陰謀,扶持暴虐專橫的阿薩德主政,而美國也是共犯。否則如何解釋美國只打遜尼派穆斯林,讓阿拉維派主掌的(阿薩德與伊朗)政權濫殺無辜,而什葉派軍隊卻絲毫不受影響?

(編按:遜尼派是伊斯蘭教中的大宗,自詡為正統派,與伊斯蘭教另一大宗什葉派對立,阿拉維派則是後者的分支。)

他也是秉著好奇心加入伊斯蘭國。他說道:「我是冒著生命危險參加他們。我想看看那裡有些什麼人。說句實話,我不後悔。我想了解他們。他們現在是我的敵人,而我非常了解他們。」

他加入伊斯蘭國時經歷嚴謹有序的程序。當該組織掌控土耳其與敘利亞邊界城鎮泰勒艾卜耶德時,哈立德前往當地的檢查哨。他說道:「對方問我:『你要去哪裡?』我回答:『拉卡』。他們問我為何想加入伊斯蘭國,還檢查了我的行李。」

▲▼IS前首都拉卡剩下一片廢墟。(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IS前首都拉卡(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哈立德進入拉卡之後,必須前往「霍姆斯大使館」(Homs embassy)。敘利亞人若想加入伊斯蘭國,必須前往這棟行政大樓提出申請。他在那裡待了兩天,後來被轉移到所謂的「邊界管理部」(Border Administration Department)。這一切都發生在哈立德的國家,但伊斯蘭國成員告訴他敘利亞已經滅亡。

他說道:「我住在這個哈里發國之外,所以他們認為我是移民。」因此,哈立德首先必須「歸化」,然後通過一位名叫阿布‧賈伯(Abu Jaber)的伊拉克人所主持的公民面試。

(編按:哈里發國在伊斯蘭世界中,指的是由最高政教領袖「哈里發」領導、奉行伊斯蘭律法的伊斯蘭國家。)

賈伯問道:「你為什麼想成為聖戰士?」哈立德記得自己隨口敷衍,胡謅了一些對抗十字軍異教徒的話。他順利通過賈伯的小測試。

下一個階段是灌輸教義。哈立德笑著說:「我在伊斯蘭教法法庭上了兩個星期的課。你必須上課。他們教你如何仇恨別人。」他學習了伊斯蘭國版本的伊斯蘭教義─非穆斯林必須死,因為他們是伊斯蘭國度的敵人。他指出:「這就是洗腦。」

傳授這些教義的是國外來的小伙子,乳臭未乾,什麼都不懂。「我記得有個從利比亞來的傢伙,大概只有二十五歲。」哈立德納悶,這麼年輕的人到底能在伊斯蘭國獲得怎樣的權威。還有,敘利亞人都到哪裡去了?

--

你是否不喜歡當地餐館的皮塔餅?那就呼叫伊斯蘭國的「宗教警察局」(Hisbah)。你是否認為快餐店不衛生或害蟲橫行?打電話給「宗教警察局」。

哈立德說道:「他們很嚴格。如果你的餐廳不乾淨,他們會罰你十五天不准營業,直到你改善為止。」

當然,你在伊斯蘭國吃什麼或喝什麼都會受到嚴格管制。酒是違禁品。如果你被人發現偷偷喝酒,就得接受處罰,在巴布的廣場上挨八十下鞭子。

哈立德指出:「宗教警察會四處巡邏監視民眾。巴布大約有十五名到二十名這種警察。人數雖然不多,卻隨處可見。他們會開著一輛警車,用擴音器大喊:『現在是禱告時間!還不快點到清真寺!放下手邊幹的活,還愣著幹嘛?這位女士,遮住妳的臉!』」

哈立德說道:「巴布的婦女都生活在恐懼之中。她們走在街上,頭臉罩著尼卡布,晚上行走時偶爾會看不到路,因為面紗完全遮住了臉。白天都很難看透尼卡布,晚上就更不用說了。不過,你會聽到宗教警察在大叫:『遮住妳的頭!快點回家!』

聖戰士、馬利、挾持、人質。(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然而,伊斯蘭國不能完全靠恐懼來統治人民,它必須一直招募新兵,因此灌輸教義是其計畫的關鍵。該組織會從他們痛恨的自由敘利亞軍、各種伊斯蘭民兵團體或努斯拉陣線招募自願者。但是進入伊斯蘭國的門檻非常高,而且會限制他們執行的任務。有些從敵對陣營加入的人,必須在類似毛澤東的再教育營接受三個月的思想改造,然後「懺悔」。從此之後,這些人終身都會受到限制,有些事不能做,有些地方不能去。

伊斯蘭國想培育效忠他們的下一代,因此極為重視年輕人的教育。先前的敘利亞老師被請回該組織掌控城市的學校任教,但是他們必須先上三個月的思想改造課程,並且對自己曾經替政府工作懺悔。他們也不准民眾進行在家教育,因為無法知道大人會灌輸孩童什麼。哈立德知道有一位英語老師在家裡替小孩上課而遭到逮捕。

在這個國度,人只要有點權利,便能獲得不同的額外津貼和豁免權。哈立德跟其他的伊斯蘭國成員一樣,每個月可以領到一百元的津貼,付的是美鈔,不是敘利亞里拉(巴布當地發行的貨幣)。伊斯蘭國成員可以在貨幣兌換處換錢,但這幾乎是多此一舉,因為他們可以領到免費物品或受到資助。

哈立德說道:「我租房子,伊斯蘭國替我付租金。每個月五十美元。他們還幫我繳電費。還有,我結了婚,每個月可多領五十美元讓太太花用。如果你有小孩,每個小孩可以多領三十五美元。如果你有父母要養,他們會給每個老人補貼五十美元。伊斯蘭國是一個福利國家。

他指出:「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想要加入。我知道有個做建築的泥瓦匠。他以前每天賺一百里拉,根本是杯水車薪。他現在加入伊斯蘭國,每個月可賺三千五百里拉:自己領一百美元、老婆領五十美元,每個孩子各領三十五美元。他一個月可賺六百到七百美元。這傢伙現在不幹泥瓦匠了,改當聖戰士,不過他加入伊斯蘭國純粹只想撈錢。」

任何人只要逃離伊斯蘭國,資產都會被充公。哈立德說道:「土地、房子或商店,一切沒收。我在巴布住的大樓也是沒收得來的。他們指控屋主替阿薩德政權效命。因此,伊斯蘭國便把整棟大樓充公。他們貼出告示,要所有人立即搬出去。告示上寫著:給你們二十四小時搬家。」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看檸檬長知識!快點我訂閱精選書摘】

*延伸閱讀:每月津貼+打零工2.8萬養3孩 身障媽憤:紐約隨時會偷走你的錢

*更多大檸檬精選深度好文

*本文摘錄自《恐怖的總合:ISIS洗腦、勒贖心戰的內幕,變化莫測的大恐攻,如何襲捲世界》

▲▼《恐怖的總合》書封(圖/業者聯經出版提供)

作者:哈桑‧哈桑Hassan Hassan、麥可‧韋斯Michael Weiss
譯者:尤采菲、吳煒聲、蔡耀緯

本文由 聯經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廣場舞先停!阿嬤群跳幹大事 動作神到位網笑:薑是老的辣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