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往生還在餐廳打卡!冷血女神隱三天才現身:可以分財產了嗎

Aud❤/

時至今日還是會對自己的姓氏念法感到困擾的奇女子,莫名擁有風暴式氣場的大氣女子!

點評:生這種子女不如生塊叉燒。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殯葬業者

做殯葬這麼多年,你問我處理過這麼多大體、半夜在殯儀館做事會不會害怕?我告訴你,這些年來,只有那些不孝的子孫們嘴臉最讓我害怕。

阿中是一位水電工,為了多賺點錢也兼著做裝潢、油漆等粗活。那次往生的是他的父親。初次見面,阿中對我並不是太友善,我只當作是父親剛走所以心情不佳,不過卻是因為另一段故事,這後面再說。

阿中父親八十五歲,年輕時候跟著先總統蔣公一起撤退到台灣,後來就在台灣娶妻落地生根。阿中的母親有點輕度智障、行動不便,十多年前就去世了,阿中另外還有一個妹妹,從頭到尾只有短暫出現過幾次。

我跟阿中接洽的時候,其實他父親還在醫院尚未往生,只是在準備最壞的打算。正當他在我家討論的時候,醫院來了一通電話,請他簽字。

加護病房,急救,重症,護理師。(圖/CFP)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可是我現在正在處理事情,而且我等等要直接去工作了,這個可以請我兒子去代簽嗎?嗄?不行!?那我請我妹妹過去,謝謝。」

原來阿中是趁中午休息跑來找我討論事情,醫院一通突然的電話顯然讓他有點措手不急;掛掉電話又連忙撥了另一通電話。

「喂,阿美,妳現在在哪?在家嗎?那妳可以去醫院一趟嗎?因為有份文件一定要直系親屬簽,我現在人在工作,沒辦法趕過去?喂喂……喂??」對方掛了他的電話。

阿中氣炸了!但表情更多的應該是無奈,撥了通電話他向主管請假了。

「還好嗎?」我開口問。

「我爸只有兩個小孩,我跟我妹。對啦!我年輕的時候不懂事是『七逃囝仔』(台語:遊手好閒的孩子)不學好。可是她……從爸十多年前生病後就不聞不問,也不幫忙照顧,還硬請了一個月要六、七萬的台灣看護。我每個月賺的錢幾乎都給看護了,她也不管我活不活得下去。這些我都沒怨言,現在只是要她幫忙簽個文件,居然掛我電話!」

他雙手撐著臉,無奈的搖搖頭,「老師,我方便晚點再來跟你繼續談嗎?我先回醫院去簽文件。」

我點點頭,要他快點回去。

當天晚上,阿中的爸爸就往生了。我跟太太去誦「腳尾經」的時候,並不見阿中的妹妹阿美出現。阿中說,他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沒人接,可能在忙吧。

什麼在忙?姑姑明明就還在餐廳拍照打卡……」阿中的兒子看著手機嘟嚷。

這可為難到我們做事的人了。上腳尾經前,我們必須先引魂請往生者來聽經,現在怎麼擲杯都不給允杯,死者家人已經不多,女兒又沒來,一直不肯給允杯,我只好在心裡默唸「老先生,我們已經通知你女兒了,她晚點就會來,你先給我們允杯,邊聽經邊等她來吧!別讓我們難做事」,這才得到老人家的同意。

只是這一等,老先生就等了三天,女兒才出現……

「所以你都處理好了嗎?之後出殯的時候我再來就可以了,是不是?」阿美漫不經心的問。

「妳來之後,去給爸上過香了嗎?」阿中直視她的眼睛問。

「喔。」聽完阿中的話,她這才把手機收起來去上香。

上完香後,她徑自走到阿中面前說:「既然現在爸都死了,財產要分一分吧!那房子我可以分一半不是?你不會想自己獨吞吧!」

老先生一個人在台灣,親人不多,除了阿中一家人,就只有一個女兒跟幾個老朋友。此時,大家十幾雙眼睛你看我、我看你……

阿中說:「爸現在才剛走,等後事處理完了之後我們再來談。」

阿美聽完這句話,直接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她這一走,就再也沒來上過香,直到要出殯的前一天……

▲▼爸往生還在餐廳打卡!冷血女神隱三天才現身:可以分財產了嗎(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因為阿中也是辛苦人,一開始我們就說好儀式流程一切從簡,但阿美卻不認同,來到告別式場便把我叫過去,嫌花不夠漂亮新鮮、水果不夠貴重稀奇、又嫌排場不夠隆重典雅……把我罵得狗血淋頭,說我就是個死坑錢的「無良商人」。

後來跟阿中熟了我才知道,原來十多年前他因為處理母親的後事,他們一家人對殯葬業的人都沒有好感。

當時他委託一家非常知名的殯葬業者協助母親後事,一開始,對方拍胸脯保証頭尾做到好只要十二萬整。結果後來才知道,對方的意思是十二萬只做「頭」跟「尾」,中間什麼都沒做,從頭到尾只做了「腳尾經」跟「出殯」這兩件事。阿中雖然生氣卻也無可奈何,因為沒有多餘的錢再支付給對方,所以當年老母親後事就這樣草率的處理了。

被阿美這樣罵,我一言不發,因為付我錢的人不是她,所以我對她也沒什麼話好說。阿中發現後立刻把她拉走,並且大聲的斥責:「怎樣?要排場是不是?錢拿來啊!嗄?妳有出一毛錢嗎、有幫忙過任何一件事嗎?你來幹嘛?又要來分家產的是不是!」

阿美看來也是氣炸了,也大聲的怒吼回去。兩個人你吼我、我吼你,最後還是老先生的一位老友出來講話,阿美才又氣沖沖的離開,又是不歡而散。

隔天是老先生出殯的日子,我整天都戰戰兢兢,不知道阿美什麼時候會出現,生怕兩個人又要起口角,搞得告別式場烏煙瘴氣。但……出殯都圓滿結束了,她根本沒出現。

儀式結束回去,沒想到,她卻出現在阿中家的門口。「爸的事都處理完了,現在可以分家產了吧?你說,這房子要怎麼分?

阿中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不帶任何情緒的說:「早在一年前,爸就已經把房子過戶給我,手續也早就都辦好了。妳要怎麼跟我分?要分什麼?」

說完後,就拉著自己的兒子進房去,留下氣急敗壞的妹妹在原地怒吼。

*Aud❤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