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賣給皮條客!女被逼1晚接8客 客戶全是聯合國維和部隊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權力真的是萬惡的來源。

【檸檬小編這麼說】有人的地方就有人口販運,去年台灣也爆出非法販運越南童工,即便現在已經是高度現代化的社會,別忘了,這些事離你我其實並不遙遠。


文/蘇.勞伊德.羅伯茨 Sue Lloyd-Roberts
譯/謝濱安

有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地方就有人口販子

剛抵達摩爾多瓦首都奇西瑙的女人全聚集庇護所的公共室中,她們茫然、疲倦,而且飽受驚嚇。國際移民組織的女職員向她們介紹我的身分,並解釋揭露施虐者身分對保護其他女孩不受傷害的重要性,但多數人聳聳肩便離開房間。

我一點都不怪被太多苦難消磨殆盡的她們,她們已經學會不要相信任何人,也沒有能力考慮他人的未來。最終唯有莫妮卡留下來跟我談話。

莫妮卡出身於奇西瑙,她比其他偏遠鄉村的女孩受過更多教育,也更懂人情世故。她現在了解,當初男友說他幫彼此在義大利都找到工作時,其實只是想將她賣給皮條客。經過三天的旅行,她抵達波士尼亞,來到塞拉耶佛一家名叫維拉的酒吧。這家酒吧提供膝上舞服務,下流的程度令她相當惶恐,接著一個女人竟開口要她脫去衣服加入她們。

「一開始我以為她在說笑,」莫妮卡說道,「我對她說,我沒有要待在這裡。她說我必須留下來,否則酒吧老闆會打我。她說我的護照已經被拿走了,所以我不能離開。她說我必須和任何要我的男人上床。隔天,我和酒吧老闆碰面,他說這趟旅程花了不少錢,我必須還錢給帶我到塞拉耶佛的男人。我一個晚上要接待八個男人。」

▲強暴,性侵,強姦,撿屍,性侵示意圖(圖/示意圖/記者黃克翔攝)
▲示意圖,非本人/記者黃克翔攝

不過,莫妮卡接下來說的話才更令人震撼:「這些男人很多都是聯合國維和部隊成員,也就是前來幫助當地人民的警察與軍人。我求他們救我──尤其是那些年輕的隊員,但沒人願意。

波士尼亞戰爭結束後,數千名維和部隊隊員抵達,聲稱要幫助國家重建,支援建立公民及民主機構,並恢復其法律與秩序。維和部隊隊員的月俸非常優渥──這種事只要稍微向當地居民打聽就能知道──因此他們前腳才剛抵達,後腳從事性販運的人口販子就帶著受害女孩跟來了。


▲聯合國維和部隊,非當事人/路透社(圖片為版權照片,由路透社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路透社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經過地獄般的六個月,莫妮卡終於逮到機會。「那天晚上非常忙碌,皮條客喝醉了,離開時忘記鎖門。我沿著走廊爬行,穿越一扇窗戶爬上外頭的太平梯。我沿著馬路一直跑,直到在路上碰見一個女人。我又哭又喊,但她聽不懂我說的話。她帶我去警察局,然後警察將我帶到安全的地方。」

保護莫妮卡的人就是能力出眾的希莉亞‧德拉維涅(Célhia de Lavarène);她身長五呎、穿著優雅、擁有一頭美麗的金髮,說英文時帶著迷人的巴黎腔──對任何人都無所畏懼。希莉亞是慈善機構「STOP」的創辦人,團隊成員大多是英國籍與愛爾蘭籍的警察。她獲得聯合國駐塞拉耶佛代表團主席的授權,全權處理發生於波士尼亞境內的性販運事件。她總共查禁十多家酒吧,已經在塞拉耶佛救出數百名女孩。

我們見面時,她正在與自己欽點的警察團隊進行每週簡報,針對近期發生的事件交換意見。一名年約三十出頭的英國警員約翰分享他安插在地下俱樂部的線人所回報的消息,他說有個女孩連續兩天拒絕接客,「因此俱樂部老闆決定拿她殺雞儆猴。」他說,「她全身赤裸被丟進房間,客人只要付錢就能觀賞她被老闆與熟客強暴的過程。

另一位剛加入團隊的愛爾蘭警察泰瑞滿臉震驚。「他們不是人,」他說,「他們沒有情感,什麼都沒有。他們只把女孩當成商品。」

▲▼人口販賣,人口販運,賣淫,性侵,性販運,人蛇,非法賣淫,性犯罪,傷心,憂鬱(圖/免費圖庫Pixabay)
▲示意圖/Pixabay

希莉亞同意讓我跟隨團隊一同進行「妓院突襲」,並指示我和我的組員隔日清晨四點到她的辦公室集合。我們浩浩蕩蕩往西駛離塞拉耶佛,破曉之前,整列警車與小貨車就已經抵達郊區那幢外觀難以形容的妓院門口。STOP團隊重擊房門,屋內傳出叫喊以及椅子挪動在木頭地板上的聲音。

「裡面的男人吼叫著要女孩從後門出去。」警方的翻譯說道。「繞到後面去!」希莉亞對一名警員大吼,接著轉向其他人:「給我衝破這扇天殺的門!」

我們突破那道門,但皮條客已從後門逃跑,前屋的桌面只剩菸蒂、喝剩的咖啡以及成堆的錢。我們跟在希莉亞後頭衝上樓梯,在骯髒的小臥房內發現八個茫然的女孩。前夜的工作使她們身心俱疲,甚至沒有力氣聽從皮條客的指令逃跑。

臉色蒼白,身體因為恐懼還在發抖的她們擠上迷你巴士被載往當地警局,希莉亞竭力說明周遭的人都是朋友,一切都很安全。然而這並不容易,因為這些女孩長久以來已經學會不要相信任何人,尤其是身穿制服的男人。希莉亞對那些聯合國人員偽善的行徑感到相當憤怒。

「聯合國維和部隊走到哪裡,人口販子就跟到哪裡,」她說,「這是聯合國現今最大的醜聞,但那些主事的男人卻只是聳聳肩,裝作什麼都沒看見。」

我與希莉亞一拍即合,自此之後一直是好朋友。聽聞摩爾多瓦女孩的故事之後,我返回BBC說服《通訊者》(Correspondent)紀錄片系列的編輯允許我調查聯合國維和部隊以及軍人涉入性販運的事件。我們將影片取名為「男孩本性如此」(Boys Will Be Boys),因為他們總用這句話做辯解。

希莉亞在突襲中解救的女孩來自摩爾多瓦、羅馬尼亞和烏克蘭,她們先被安置到塞拉耶佛的庇護所,等待聯合國的IOM團隊安排班機送她們返回自己的國家,有時候,女孩會要求作證指控施虐的犯人。勇敢的莫妮卡選擇留在塞拉耶佛而拒絕回家,正是因為她想要揭露施暴者的身分,並找出將她賣到妓院的男人。

大檸檬用圖(示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人口販子示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我必須和每個點到我的男人上床。每個晚上最少做三次,有時候一晚七、八次。多數是美國人,他們很愛玩,那些行為你無法想像。他們喝很多酒,講話很大聲,以玩弄女孩為樂,他們把我們當做垃圾在玩。我想要阻止這種行為,他們不應該做這種事,這對我和其他身處相同境遇的女孩相當不公平。」

她說她的客戶包含聯合國維和部隊、和平穩定部隊(SFOR)、聯合國指派的國際警察隊(國際警察隊,International Police Task ForceIPTF)等組織的成員,還有在一九九〇年代末期接受徵召至波士尼亞參與重建的來自世界各地的警察。這些獲派至此重建這個破碎國家的男人,在莫妮卡求救時全都回絕了。

「他們說不想惹麻煩,因為他們不被允許到這一類的酒吧。他們說假如幫我,他們可能會丟掉工作。我必須自己想辦法逃走。」

莫妮卡在警局指認四名國際警察隊的成員以及四名維和部隊士兵,她說當時已做好出庭作證的準備,但她沒有獲得機會。「我被送回家了,毫無理由,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並不著急。我說,既然開始了,我就要盡全力阻止這種事發生到其他女孩身上。我非常生氣。我始終相信正義,但正義並不存在。必須要有人出來做點事,但我發現根本沒人在意,他們都在互相掩護。

*延伸閱讀:為逃離金正恩魔爪!母親在眼前被強暴,接著輪到了自己

*更多大檸檬精選深度好文

*本文摘錄自《女性面對的戰爭:及那些敢於抵抗的勇者》

(圖/《女性面對的戰爭》書封)

作者:蘇.勞伊德.羅伯茨

本文由 自由之丘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