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分隔半世紀 九旬爺為初戀送行:這輩子錯過,來生再做我髮妻

鍵盤小檸檬/好文製造機

駐站作家募集中!不論是有趣、感人、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二三事!

點評:இдஇ(哭到說不出話)

感謝【鍵盤小檸檬】社團成員投稿!本文為投稿網友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職業:我是送行者

陳奶奶因心肺衰竭病逝在某家醫院,老奶奶福祿雙全,以92歲高齡離開人世,膝下子孫都很有成就。

我們依照家屬的意思將大體請回家,遵循佛教禮儀助唸八小時。在助念過程中,老爺爺守在老奶奶身邊,一步都未離開。老爺爺的手始終緊緊牽著愛妻,過程中不斷輕撫愛妻的頭髮,彷彿在哄奶奶睡覺,老奶奶只是睡著而已,有爺爺輕撫,老奶奶睡得很沉很沉。

和家屬討論完治喪流程,老爺爺希望設靈在堂,將靈堂設立在家中,爺爺比較能看顧得到。我們希望取得一張老奶奶的照片,作為靈堂及告別式所用的遺照。爺爺看著老照片,一張一張的翻找,翻找回憶、翻找最美麗的倩影。

▲百歲老人李玉珍從41歲開始學攝影,一堅持便是64年。(圖/取自CFP)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視覺中國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下同。

眾多相片中,有兒孫帶老奶奶出遊的美麗風景、有老奶奶和兒孫享天倫之樂的情景、有兒孫在過年過節替老奶奶留下的紀念照、有兒孫畢業或獲獎時陪著老奶奶的合影。從照片中能知道這家人的感情很緊密,兒孫都很孝順,但眾多照片中唯獨欠缺老奶奶跟老爺爺的合照,一張都沒有,但每張照片的背後,都有毛筆的字跡,寫著一個「景」字。家家都有本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我不敢多問,但我好奇著。

治喪期間,老爺爺每天都替老奶奶拜飯。禮拜一的早餐是吐司夾蛋搭配咖啡,蛋要半熟,咖啡不加糖;晚餐是小米粥搭配餡餅,餡餅要豬肉不要牛肉,這是老爺爺說的。禮拜二的早餐是白饅頭夾蛋搭配奶茶,奶茶要熱的;晚餐是榨菜肉絲麵,也是老爺爺說的。禮拜三的早餐是燒餅油條搭配熱豆漿,熱豆漿裡要加一顆蛋;晚餐是巷口的豬肉水餃,15顆,要多拿一包辣椒醬,還是老爺爺說的。

就這樣,老爺爺每天替奶奶忙著,沒有一餐有重複過,還順便照該天菜單帶一份給我。就這樣,我的皮帶因為爺爺而退後了一格。

爺爺記得老奶奶有睡前看書的習慣,所以準備了老花眼鏡在靈桌上。爺爺記得老奶奶愛聽收音機,所以準備一台收音機在靈桌上。爺爺記得老奶奶平常愛做些手工針繡,所以準備了針線在靈桌上。老奶奶的一切,爺爺都記得。

在治喪期間的某一天,我和家屬校對訃聞內容。我發現訃聞上沒有老爺爺的名字,也就是沒有「杖期夫」這個稱謂在裡面。但老爺爺還在啊?這樣於情於理都不合,也不合禮俗。一旦訃聞印好寄送出去才發現有錯誤,不是貽笑大方嗎?是家屬未注意?還是家屬不懂?而且我發現,兒孫的姓氏跟老爺爺不同,還是其中有一段故事?

站在送行者專業的角度,我一定要問清楚。我坐在老奶奶大兒子公司的會議室。公司是專門引進國外知名品牌工程專用機具,辦公室的電話聲從未停過,中文、英文對談聲也此起彼落的沒一刻停過。

老奶奶的大兒子坐在我對面,我們的面前都擺著一杯咖啡。大兒子對我說,訃聞不印老爺爺的名字是,老爺爺自己的意思,因為「尊重」。大兒子緩緩道出了一段刻骨銘心得足已讓我記得一輩子的愛情故事。

老奶奶及老爺爺都是在大陸出生。因為從小就是鄰居,雙方父母也都熟識,從小就玩在一起,是名副其實的青梅竹馬。也許從小就有對方的陪伴,從小就開始的友情,慢慢昇華成為愛情,雙方家長經過兒女的同意定了婚約。

但世事弄人,老爺爺16歲那年被徵召成為軍人。剛開始都還有書信寄回家鄉,隨著老家局勢越來越亂,老爺爺音訊全無,是生是死無法得知。老爺爺的家人在戰亂中紛紛失去生命,老奶奶的家人待念一份情,替老爺爺處理父母後事。

由於局勢不穩定,老奶奶一家輾轉來到了台灣。老奶奶一直想連絡爺爺,但寄出去的信就像流向大海,全無音訊,老爺爺就像消失了般。在老家就已連絡不上了,何況現在又舉家搬來台灣呢?

家人開始勸老奶奶死了心,畢竟還年輕,還有自己的人生要過。抵不過老天的作弄,老奶奶也經由相親嫁為人婦。在那個年代,悲歡離合的事,老奶奶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隨著時間流逝,老奶奶從人婦成為人母,人生的階段就像火車開往終站般,一站一站的經過。

從十幾歲來到台灣,經過了半個世紀,在老奶奶60多歲的某天,老奶奶的丈夫因為心臟病發離開人世。老奶奶的丈夫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出殯當天,許多政商名流紛紛來送最後一程。就在告別式上,老奶奶和老爺爺重逢了。

原來老爺爺當年躲過了槍林彈雨,回到了老家,一切人世已非。原本的家只剩瓦礫,而住在家裡的家人已在墳土裡;原本約會的竹林已變廢墟,而青梅竹馬的愛人已不知在何處。老爺爺躲過槍林彈雨,保留住生命,卻躲不過造化弄人,失去了愛情。

老爺爺回到老家舉目無親,只好來台灣來投靠以前的同袍。老爺爺的同袍也恰巧在台灣經商,昔日戰場上的同袍變成商場上的夥伴,老奶奶的丈夫跟老爺爺的同袍在商場上有合的關係。絕緣了半世紀的兩人,在耳順之年重逢了。

老爺爺來台這些年,始終都是一個人。也許老爺爺堅信著,自己能躲過槍林彈雨活著,所以一定也能找回愛情。老爺爺堅信著,也等著。

老奶奶的兒孫們想法很開通也很孝順,並不想讓老奶奶一人孤單終老,也非常歡迎老爺爺加入他們的家庭。兒孫們從剛開始的「景伯伯」,慢慢改口稱呼為「景爸」。原來,老爺爺的名字中有個「景」字,也是老奶奶最喜歡的字。老爺爺名字叫「景遠」,是老奶奶一輩子刻骨銘心的名字。

▲老人,老太太,老奶奶,老婦,手,老人的手,示意圖。(圖/CFP)

聽到這我才明白,為什麼老奶奶要在每張相片後寫下「景」字。雖然「景」不在她身邊陪她渡過人生的每一站,但經過的每一站,「景」都在她心中。

大兒子告訴我,訃聞沒有老爺爺的名字,是老爺爺堅持不要的,「因為景爸尊重我爸、感念我爸,謝謝我爸照顧我媽那麼多年,也謝謝我爸教養出我們這群兒孫,讓他有個家。」

訃聞上不提老爺爺的名,是尊重、是感念。老爺爺是個有情之人,人間,貴在有情。

告別式當天,老爺爺將他親自挑選的旗袍及繡花鞋交給我們,要我們替老奶奶換上。大殮蓋棺時,老爺爺經由兒孫同意,獨自跟老奶奶相處幾分鐘。他把自己和老奶奶的頭髮剪了一點下來,用老奶奶繡花的紅線將兩人的頭髮緊緊綁在一起,一份放在自己口袋、一份放在老奶奶身邊。

他對老奶奶說:「桂花,這輩子我們錯過,但還能找到妳,是上天垂憐我。下輩子,妳一定要再做我的結髮妻子。我們不要再錯過了。」

在火化場時,老奶奶的棺木緩緩推被進火化口,所有兒孫悲傷著哭喊著,老爺爺始終站在最後面。我想,老爺爺在期待,期待下輩子的在次相遇。

三個月後的某一晚,我的手機螢幕顯示大兒子的來電,我接起後,電話的那頭說:「小張,景爸走了。」

在老爺爺大殮蓋棺之際,大兒子交給我用紅線綁著的頭髮。我把頭髮放在老爺爺手中,小聲在老爺爺耳邊講:「景爺爺,你要拿好。下輩子,你一定會再跟老奶奶相遇。」

家屬將老爺爺的骨灰植葬在法鼓山,位置就在老奶奶旁邊。

>>>網友職場故事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女孩輕拍吉娃娃萌喊:躺這邊 毛孩秒獻肚肚網友全被融化啦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