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食物鏈底層!小菜妹「被加班」到深夜 前輩卻能睡到自然醒

Aud❤/

時至今日還是會對自己的姓氏念法感到困擾的奇女子,莫名擁有風暴式氣場的大氣女子!

點評:為什麼有話不能好好說?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服裝拍賣公司助理

「我到底在幹嘛啊……」眼睛瞄向電腦螢幕右下角,顯示時間為半夜十二點多;再看向那位明明職位跟我相同,卻一直以前輩自居的同事Emma,好像完全沒有要放我走的意思。

 ▲上班族,小資女,職員,員工,打電腦,上班。(圖/記者林信男攝)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ETtoday資料照)

拿下眼鏡,疲憊的揉揉眼睛,我問:「我弄得差不多了,今天可以先這樣嗎?」

那位以前輩自居,又以「一起加班」為名義留我下來,卻只是整晚坐在我旁邊滑手機的她,這才抬起頭來說:「這半年來的數據都key進去了嗎?」

「差不多了!明天再檢查一下,應該就可以送出去了。」

Emma嘖了一聲接著說:「那就做完啊!幹嘛拖到明天?我都『陪』妳陪到現在了耶,做完再走!」說完,又拿起手機滑個不停。

輕嘆了口氣,我繼續埋首於數據之中。這已經是這個月第十三次加班到半夜,而且,這些其實是Emma的工作。我任職於服裝拍賣公司,是個新到職三個月的菜鳥行政助理,什麼雜事都要做……包含被前輩霸凌。

隔天一早,我帶著黑眼圈還是準時到公司了,Emma不在位子上,主管玲姐悄悄來到我身邊,和藹的說:「早安,Emma早上發訊息跟我說,她昨天加班到半夜實在太累了,所以中午才會進公司,她的一些客訴的案件要麻煩妳先幫她處理一下喔!」

什麼?加班到半夜真正有做事的人是我耶!但我只是新人,還能怎麼樣?看著玲姐的臉,我硬擠出一絲笑容,點了點頭。雖說我們的職位是行政助理,其實就是公司裡食物鏈的最底層,大家討厭的工作幾乎都是推到我們身上,包含客服、客訴。

「您好,吳小姐,請問有什麼我可以幫上忙的嗎?」

「為什麼我衣服還沒送到?效率真的是有夠差的耶!你們昨天那個小姐說今天幫我出貨,出了嗎?妳叫她來聽啊!」客人火氣頗大的回話。

「昨天幫您服務的小姐今天請假,我剛剛幫您查看過了還沒有安排出貨,我現在幫您處理好嗎?請稍等一下。」我語氣平和的回答。

「什麼?!你們真的是有夠爛!服務爛、東西爛、全公司都爛!不知道你們爸媽生你們出來幹嘛的?吃屎長大的啊?我不要了,全部給我退掉啦!真的是一群白痴!」電話那頭的吳小姐突然歇斯底里的開罵。

我無可奈何只好回說:「吳小姐,如果您現在要取消訂單的話,我直接線上幫您處理,大約七到十個工作天會將款項退還到您的帳戶,再麻煩您留意喔!」

「白痴!真的是白痴!妳現在馬上就給我出貨!RIGHT NOW!」後面還罵了一連串問候我母親的英文髒話。我不知道她到底想怎麼樣,但我真的很累、很無奈、很想哭很想哭……只是做一份工作,卻要被人踐踏成這樣。

我崩潰了,對著電話開始啜泣。玲姐見狀,馬上過來接過電話說:「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為您協助的嗎?」

那個白痴是在哭嗎?你們全公司都腦子有洞是不是啊?服務不好還敢哭,怎麼這麼不要臉啊!妳跟她說,就算她哭,今天也是要出貨給我啦!」沒想到吳小姐居然更加惱怒,態度還更糟糕了。

「這位小姐,服務有問題您可以直接說,我們會感謝您的意見並加強改善,但不需要口出惡言。我們電話都有錄音,您這樣算是公然侮辱,我們會保留法律追訴權,請您自重。」薑還是老的辣,玲姐表情幾乎沒變的講完這段話。其實電話根本沒有錄音功能,然後……

啪!對方掛斷了。

她拍拍我的肩膀,讓我去會議室休息,冷靜了之後再出來。一小時後,我心情平復了不少,便回到位子上打算繼續工作,玲姐卻走過來跟我說:「走吧!我們去吃飯!」

▲▼連2周加班到半夜「幫前輩工作」 網拍助理被奧客譙髒話淚崩(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這不是才十一點嗎?」

她好像看出我的心思,小聲的說:「我們稍微偷懶一下,沒有關係啦!走吧。」

(待續)

>>>Aud❤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鬆獅ㄚ寶興奮奔向把拔 聞鞋狂退...倒地5秒懷疑人森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