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災區當夜市逛!志工頂7度寒風供餐 圍觀群眾狂吃還打卡拍照

Mr.錯別字/

主管幫我取了這個名字,感謝,以後再也不用因為修錯別字,感到頭痛…

點評:應該留給真正需要的人!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記者

這張照片是在2016年2月9號清晨6點時拍攝,地點位於台南維冠大樓倒塌的西側,當時氣溫只有7度。

▲▼有溫暖也有無恥!記者憶震災現場:圍觀群眾比YA打卡狂吃志工餐(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維冠大樓西側(圖/當事人提供)

那一年我還是社會記者,台南地震的當下我並沒有感受到多嚴重,直到主管打電話給我:「出門了嗎?在半路了啊!回家,先回家拿衣服,準備下台南。」這時我才知道「幹!好嚴重!」

五個小時後,我站在倒下的維冠大樓西側,任務:守大夜,因應接下來的突發狀況。

▲▼有溫暖也有無恥!記者憶震災現場:圍觀群眾比YA打卡狂吃志工餐(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台南地震災區現場(圖/當事人提供)

從晚上七點守到第二天早上七點,漫漫長夜的過程,挖土機不停在瓦礫堆找尋希望,隔著黃色封鎖線,隔開生與死的距離,看似遙遠卻又緊密的連結,每一次救難單位在吆喝,我們都希望是救到人的消息,但往往一次又一次的落空。

現場人很多,但卻很安靜,大家鮮少交談,冷和累讓我們像是在羊水裡頭的嬰兒,把自己緊緊縮成一團,窩在塑膠椅、攝影機腳架旁或是附近住戶的門口,聽到母體固定跳動的心跳,那是發電機規律運轉的聲音。配著忽濃忽淡的廢氣味,每分每秒都很難熬。但怎樣也比不上第一線人員的累,也比不上一旁焦急家屬的淚。

就在我呈現彌留之際時,有人拍了我的肩膀。

「記者大哥辛苦了,要不要喝個咖啡?」
「記者大哥,這些玉米濃湯給你喝,如果還要我們那裡還有。」
「帥哥守一晚累了,要不要喝提神飲料?」

他們是一群陌生人,徹夜陪伴我們不睡覺,只希望可以幫上一點點的小忙。幾天後這群陌生人自發性圍在倒下的大樓四周擺攤,形成像夜市一樣的景象,充滿秩序而且絕不影響搶救現場。

我用夜市的形容,沒有一點歡樂的意思,但看上去真的很像。東南西北四條馬路旁,擺著許多的推車和攤販,有章魚燒、燒肉粽、關東煮;也有毛帽、手套和圍巾,而這些東西通通都是免費提供給我們使用。

他們不是什麼宗教團體,也沒穿什麼黨政人物的背心,會這樣做只因為他們想為這場災難盡一點力量,而這一點力量,在寒冷的天氣卻是格外的溫暖。

但溫暖之時,也有心寒之際。沒幾天之後,就出現一群既不是救難隊也不是相關人員的觀眾,他們大搖大擺一攤一攤的吃,天天報到逛遍東南西北,甚至有民眾把災難現場當觀光景點,把倒塌的大樓當成比薩斜塔,比YA拍照打卡。

「欸,在這裡在這裡啊!真的倒下來了欸!好壯觀!」

我看到了這樣的畫面……

存活的民眾沒有微笑,因為他們的家人是生是死還不知道;救難單位沒有微笑,因為每分每秒都在磨損救難機會;記者們沒有微笑,因為他們目睹所有悲痛與絕望;唯獨來拍照的民眾有微笑,因為死的不是他們的家人,倒的不是他們的房子,而且他們微笑的嘴角,還沾滿剛吃完免費燒肉粽的油光。

▲▼有溫暖也有無恥!記者憶震災現場:圍觀群眾比YA打卡狂吃志工餐(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台南地震災區現場(圖/當事人提供)

7度的2月,災難的現場,在這裡有溫暖的雙手,也有充滿不知廉恥的微笑。

▲▼有溫暖也有無恥!記者憶震災現場:圍觀群眾比YA打卡狂吃志工餐(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同一個災區,有人伸出援手提供物資,也有人把災難現場當景點拍照。(圖/Mr.錯別字繪製提供)

>>>Mr.錯別字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1天尻3次!主人:你結紮了 法鬥聽到秒垮臉心死QQ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