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射釀出「10mm厚精漿」!鄉民騙老媽:是冰淇淋 一挖洨味滿屋

時淒宮分/檸檬老樹根

重返大檸檬,如果喜歡我的文字,也希望你們能支持我的小說創作。

點評:如果這是冰淇淋你現在就給我舔掉它

又來了,我不知道是國外鄉民打手槍習慣都很糟,還是在床上翻身發射是他們的共同肢體語言。繼上次有位老兄在床頭射出「精糊蟑螂窩」之後,這次的故事是……有另一個傢伙把每天的濃郁精華注成一灘水窪,還騙媽媽那是打翻的冰淇淋!

翻譯自reddit用戶BONER___ALERT

好,其實是8年前的事,16歲的我剛開始染上用iPhone 3GS看A片的惡習。但由於我爸媽是很保守的基督徒,我只能在深夜,一個人躲進被窩的時候,才敢偷偷脫下褲子,用極慢速度給予老二刺激。若用比較容易理解的行話說明,就是「緩尻」。

打手槍示意圖。(圖/取自維基百科)

每當我到達高潮臨界點,就會側過身子,瞄準床邊右側牆角,狠狠射上一發。我的想法是:只要有床鋪遮著,絕對不可能有人發現的。這個發射習慣整整持續了一年之久,我也從沒想過要把床墊拉開,看看另一頭變成甚麼樣了。

直到有天,我的房間實在太亂了,我媽看不下去,堅持要把整間房翻過來打掃一遍。她把家具搬開、地毯移走,開始徹徹底底進行淨化工作。

正當她挪開床鋪,露出後方那塊牆壁區塊時,我看了差點沒嚇得挫出屎來。牆邊踢腳處有一大坨黏稠、發黃的半凝固精漿,受到地心引力漸漸匯聚在一起,形成一個厚度約10公釐的小水窪

水窪裡,還有幾隻螞蟻和小蟑螂屍體,可能是因為太黏了出不來,就在這個捕蟲陷阱上活活餓死。

我媽歇斯底里大叫:「這是甚麼鬼東西!」

「呃,這是我,呃,好像是有天晚上打翻冰淇淋,對不起我忘記說了。」在極度驚慌之下,我只能想到這個理由。

▲冰淇淋。(圖/達志/示意圖)

我媽怒氣值瞬間爆錶,一邊罵我是個辣撒鬼,轉頭拿了抹布和刷子要把那坨半凝固精漿刷起來。噁心、羞恥、愧疚纏繞著我,我在心裡發誓,這輩子再也不要打手槍了。

然而惡夢才剛要開始,我媽刷洗了兩分鐘過後,藉由水氣重新活化的精漿開始散發濃郁的氣息,沒過多久,整間房間充斥著高濃度漂白水的味道。我不敢揣測當時我媽在想甚麼,只能繼續裝傻,假裝也在幫忙整理房間。

半小時過後,我活了那麼久所儲存下來的精華只剩下牆角一小塊微微的泛黃色塊。我媽離開房間前瞪著我說:「記住,上帝永遠看得到你在做甚麼,祂現在很不高興。」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哭著懺悔,祈求我的所作所為能夠獲得原諒。我想這是有用的,幾個禮拜後,我又可以毫無罪惡感的在床上打手槍,但之後我就學聰明了,我會拿衛生紙接住它。

【小檸檬】打手槍中風癱瘓尿流滿地 救護車拒轉送悲劇了...(圖/達志/示意圖)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

你或許想看「精糊蟑螂窩」的故事

覺得味道不夠濃?這裡還有「椰子殼」的故事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