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殼長得好像XX!史上最酸名畫評論 來看藝評家開嘴羅浮宮名作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旁邊那隻海獸真的不是麒麟嗎

文/賽希爾 .巴隆、弗朗 索瓦 .費里埃

沙灘上也太多貝殼了吧

安朵美達是衣索比亞國王塞佛和卡西歐佩雅之女。由於卡西歐佩雅大膽宣稱自己的女兒比那些涅瑞伊得斯(組成海神波賽頓巡遊隊伍的海仙女)更美,引起海洋之神勃然大怒,欲施加報復,揚言派遣海怪毀滅該王國。國王詢問先知求得神諭,唯有犧牲女兒才能平息眾神之怒。後來珀耳修殺了海怪,解救安朵美達並娶她為妻。

▲▼《這幅畫好爛!史上最酸羅浮宮看畫指南》(圖/業者好讀出版提供)
▲珀耳修搶救安朵美達,1611年,喬吉姆‧維特維爾(圖/業者好讀出版提供)

如果沒注意到把安朵美達栓在岩石上的鐵鍊,還真難想像她是囚犯。散發青春氣息的外型,倚姣作媚的姿態(大家請特別注意她雙手的擺法),即便身處禁錮,她仍一派安詳。畫裡前景散落的骷髏一點也未能令她生畏,她輕輕地將腳放在一個形狀引人遐想的貝殼上,眼神迷惘,心思早已飄到別處。觀眾的眼神隨著她曼妙的曲線游移,一縷貼身薄紗幾乎連重點部位都快遮不住,襯得曲線益發引人遐思。

此番慾望之神厄洛斯和死神塔納托斯般的結合,原本可以構成一幅成功的萬物虛空畫(註1),可惜畫家並未見好就收。這幅畫的右半部,突然來個大轉變。先不管那風景的色調令人生厭,我們專注在動作方面就好。珀耳修面對一隻可能才剛從核電廠度假回來的海怪,主動挑起了一場贏不了的戰鬥。想當然爾:我們很難相信飛馬佩格索斯變成了只有一對迷你翅膀的佩爾什馬(註2),還能載著我們的大英雄打勝仗。

就維特維爾而言,這場戰鬥老早就輸了。畫家希望能表達神話主題,但其複雜度超過了他的處理能力──如同伊卡洛斯飛得過高,終至烈日熔毀雙翼──徒留觀眾眼見珀耳修微弱無助,卻仍希望用盡全力解救安朵美達逃離災難現場。

註1 萬物虛空畫:繪畫詞彙,是歐洲一種表現萬物皆空、畫著頭蓋骨的靜物畫。
註2 佩爾什馬:原產於法國佩爾什地區的重型挽馬,專門培育來從事粗重農活。

珀耳修搶救安朵美達,1611年
喬吉姆‧維特維爾(1556-1638)
畫布:1.80 × 1.50公尺
黎塞留館,三樓,13室

同場加映
另一幅(稍微)受到同樣主題而啟發靈感的畫。

▲▼《這幅畫好爛!史上最酸羅浮宮看畫指南》(圖/業者好讀出版提供)
釋放安朵美達,1679年
皮耶‧米納德(1612-1695)
畫布油畫:1.88 × 2.47公尺
敘利館,三樓
路易十四宮廷畫家,34室

*本文摘錄自《這幅畫好爛!史上最酸羅浮宮看畫指南》

▲▼《這幅畫好爛!史上最酸羅浮宮看畫指南》(圖/業者好讀出版提供)

作者:賽希爾 .巴隆、弗朗 索瓦 .費里埃、弗德列克‧阿立歐

譯者:黃明玲

本文由 好讀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22位「高潮女孩」的對比照 自慰過後露出閃亮自信笑容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