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生可以偷吃菜嗎?」雞頭煞到小姐 被蓋布袋剩半條命

Mr.錯別字/

主管幫我取了這個名字,感謝,以後再也不用因為修錯別字,感到頭痛…

點評:「你說服務生可以偷吃菜嗎?當然不行。那跟菜談戀愛呢?你神經病啊你!」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皮條客

續上篇

「做雞的女人,就像餐廳的一道菜;雞頭呢,就是上菜給客人的服務生。你說服務生可以偷吃菜嗎?當然不行。那跟菜談戀愛呢?你神經病啊你!」做雞頭的雞先生,是這樣形容的。

這個道理,做雞頭的鐵齒知道,做小姐的悠悠也知道。但很多時候,人知道這些道理,卻不表示做得到。

悠悠是大陸人,差不多有45歲上下。按雞先生的形容,用人老珠黃形容悠悠雖然失禮,卻很貼切,一頭酒紅色的頭髮頂端,看得到冒出的灰白歲月,渾身香水味蓋不過濃濃的口音和土味,但去掉臉上的法令紋,可以看出年輕時的悠悠還算是個美人。

有段期間鴿子們(註1)在區域內不停的飛,一飛出來鐵齒就會跟悠悠到合作的賓館房間等著,等到例行公事都做完了,才出來繼續接客。在等的時間,悠悠多半都在說自己的故事,鐵齒則是安靜的邊抽菸邊聽。

悠悠來台灣開腿賺錢,是為了養小孩,而小孩的爸爸之前被詐騙集團騙走一大筆錢,最後上吊自殺。說到這時,之前幹詐騙的鐵齒拚命低頭扒飯,不敢吭聲。悠悠來台灣已經7年了,這段期間只有過年才會回家看小孩。

「我記得前年吧,我回到老家看到我兒子已經高過我了,雖然我不高啦,哈哈哈……那時我在想,這麼快我就要抬頭看我的兒子啦。但我兒子看到我卻沒低頭,而是站在那,眼神從上往下的看著我。」

賓館房間的光,僅靠一盞風中殘燭的老燈,卻讓人嫌那麼的見不了光。悠悠的魚尾紋滲出些許的淚,然後悠悠的轉過頭去。

那天晚上,鴿子飛走了,但是他們卻一直留在房間內。

「幹您娘,騙肖欸的啦!鐵齒你他媽的還當真,這樣子的故事我總共聽過72個版本。」

鐵齒聽了激動的回雞先生:「哩供三小?我鐵齒幹詐騙幾十年,還會被人詐騙?哩靠北喔!」

鐵齒才剛說完悠悠的故事馬上被嘲笑,而那次聊天也創下他們最快結束的紀錄。鐵齒轉身騎上小50就離開了。雞先生則是擔心鐵齒被騙,會這樣擔心也不是沒原因,小姐騙嫖客的錢很常見,但也有不少雞頭被騙錢,因為雞頭這工作其實賺得不少。

雞先生拿了剛剛點餐的菜單背面,開始算給我們看。算完之後,我都想辭職改當雞頭了。

▲▼雞頭煞到手下小姐把她養在家 出門被拖巷裡打到剩半條命(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別的地方我不知道啦,但是我這邊,假設客人花3000塊,小姐跟雞頭各拿800,剩下公司抽。一個晚上我不算你多,3組客人就好,一晚雞頭就賺2400,一個月幹20天,你看看有多少?這還是只有一個小姐而已喔。」

雞先生還說,過去就曾有小姐把雞頭的錢騙光逃回印尼。那個雞頭氣到要殺去印尼,但地圖一攤開,印尼是由1萬8千個島組成,傻了!

鐵齒跟悠悠的感情事,雞先生並沒有說出去,上頭知道了也是睜隻眼閉隻眼。直到鐵齒幾乎把悠悠養在家裡,都沒讓她出來接客。這下上頭可火了。某天鐵齒走在路上,被幾個大男人請去一旁的防火巷,不知道過了多久,鐵齒半張臉泡在血和雨水中,視線模糊、清晰、又模糊。

▲▼雞頭煞到手下小姐把她養在家 出門被拖巷裡打到剩半條命(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當鐵齒醒過來時已經躺在醫院病床上,旁邊還站著兩位警察。警察一看到鐵齒張開眼睛,馬上也張開嘴巴:「鐵齒怎麼啦?又被你騙的人抓去打是不是?」

「謀啦!跌倒。」

「跌倒可以跌到肋骨裂開?先不說這個了,最近有幾起詐騙是不是你幹的啊?」

警察問完之後就走人了。鐵齒則是聽了醫生說了好久的檢查報告,最後才由雞先生載著鐵齒回家。鐵齒點了一根菸,想罵幾句髒話,但嘴唇裂了一半,開口就痛,菸也抽不了兩口,夾了一陣子後就把擰熄在水泥牆上,也擰熄了這段感情。

從此之後,鐵齒跟悠悠就沒再聯絡了。

註1:鴿子是警察的代號,有些雞頭和小姐認為,說到「警察」兩個字就會帶衰被抄,所以用「鴿子」來替代。

(待續)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遞保險套「想幹壞事」惡整好友 女神森77!直接掐住歐爸舌頭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