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客潑酒罵「你啥咖小」不讓關店 霸氣店長一顆慶記送走他

Aud❤/

時至今日還是會對自己的姓氏念法感到困擾的奇女子,莫名擁有風暴式氣場的大氣女子!

點評:霸氣!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夜店服務生

一年終於又到了這個時候,年底簡直是台灣(全世界?)的人都在灑錢的時節,聖誕節、跨年……源源不絕的飯局、交換禮物、跑趴行程都集中在這個月!

想起當年還在酒吧工讀的我,那時十二月簡直是我們的「終極地獄月」, 連上十幾天的班、代班代到死根本是小菜一碟,尤其我當年還是條窮哈哈的單身狗……

▲▼打烊了沒喝夠!醉客潑酒辱「你啥咖小」 霸氣店長請吃慶記(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那年,在跨年夜的前幾天,店裡生意比起往常有點清淡,可能大家都還在醞釀著要在跨年夜大喝一波,整晚只有零散幾個客人。我們這些小工讀生閒了就聚在一個小角落裡聊天,肖想著可以提早下班。

快十二點的時候,進來了一群鬧哄哄的客人,看起來已經在別的地方喝完一輪了,其中帶頭的大哥進門劈頭就大喊:「叫你們頭仔(台語:老闆)出來啊!我要找他。」

我笑著迎上前去說:「請問是找John哥嗎?他今天不在店裡喔!」

他揮揮手叫我閃開,不耐煩的說:「那阿文咧?在嗎?叫他出來。」

文哥是我們的店長,年紀沒比我們大多少,但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很早就出來做酒吧的工作,一直都很照顧我們這群還在唸大學的小屁孩們。

「哈哈哈,Kevin哥,怎麼沒先打電話就來了?不就還好我人在店裡!來來來,裡面包廂請。」文哥聽到外面的喧鬧聲走出來打圓場,一面使眼色讓我退下。

「X!阿文你現在是做多大?還要我請你出來喔!白目,等等要讓你請第一輪。」

這位Kevin哥也不知道什麼來頭,我想文哥一定是看他喝多了,怕他鬧事,所以一直被他當「細漢仔」使喚也不吭聲,只是賠笑。

「你們等等沒事都不要過去那桌,那個Kevin是John哥小弟的朋友(好遠的關係),人品酒品都是出名的差,我來應付就好。先給我一盤shot,我拿過去安撫他。」送走Kevin哥後,文哥面無表情的交代我們。

我們這群屁孩吭都不敢吭聲的點點頭,平常跟文哥鬧慣了,很少看到他這麼嚴肅不悅的表情。但,那位大哥哪肯放過我們?

「乾!哩北七喔!你這酒怎麼調的啊?這麼難喝!叫阿文過來!」

「哩娘咧!你是要燙死我是不是啊?你這個薯條炸這麼燙是想殺人喔!乾!叫阿文過來!」

「我們還要一輪shot,你叫阿文送過來。」

「為什麼你們店裡的女生都這麼醜?(我們不是酒店啊!)叫阿文過來。」

叫阿文來!叫阿文來!叫阿文來!阿文東阿文西……後來文哥索性自己親自送他們那桌的所有東西,以免節外生枝。就這樣,Kevin哥鬧了幾個小時後,打烊時間終於要到了。

「Kevin哥,我們差不多準備要收店了。今天招呼不周,先跟您結個帳,改天再一起喝。」文哥上前微笑禮貌的請他離開。

那位Kevin哥喝得正開心,被這樣一講無疑是掃了大興,他拿起酒杯,整杯威士忌朝文哥的臉潑了下去!

「乾!你真的很白木!拎杯喝得正開心,閃邊啦!」

我們全部的人都看傻了眼,沒一個人敢吭聲。

「Kevin哥,不要這樣啦!我們這些弟弟妹妹明天還要上課,不然今天這攤算我的,看我的面子,今天就先這樣可以嗎?」文哥真的是老江湖,都被這樣搞了居然還能微笑的好言相勸。

「乾拎娘機X啦!你啥咖小(台語:你是什麼咖)我要看你的面子?我看你整X啪火啦!」他一邊出言不遜一邊走向文哥,羞辱的拍打他的臉頰。

Kevin哥的其他朋友也喝多了,跟著瞎起鬨叫文哥識相點,不然要他好看。

文哥終於收起他的微笑,從包廂退了出來,然後一言不發的上樓。樓上是John哥跟會計的辦公室。不久後文哥走了下來,手上多了一個東西,又再度走進包廂。

接著只聽到一聲巨響,還有文哥冷靜的發言:「我給你臉,你不要臉!你們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語畢,一整群人男男女女加起來快十個人,倉皇失措的攙扶著Kevin往外衝!

我們全部的人都跑到包廂裡,想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只見地上一灘血,文哥的手上還拿著槍。

事情已經過了快十年,我也早因為畢業離開南部,但是回想起那晚文哥的霸氣,雖然不是什麼好事,但還是忍不住覺得帥透了!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博美「洗加剪」太累快睡著 美容師笑噴幫扶小客人的頭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