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三次婚v.s.瞞著對方偷吃,「一夫一妻」如何界定忠誠?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值得深思

文/ 埃絲特‧沛瑞爾(心理治療師)

「一夫一妻」是健全的婚姻架構?

當兩個人成為一對的那一刻起,就開始處理「界線」的問題。換言之,哪些在界線內,哪些在界線外。你從許多事情當中選擇其一,在幸福快樂的婚姻四周畫線。

▲▼情侶、男女、約會、交往、戀愛、感情、牽手。(圖/免費圖庫「pakutaso」)

但問題來了:哪些事是可以隨意單獨去做的,哪些必須分享?必須同時上床嗎?你會不會每年都到他家過感恩節?你們有時會把這些事搬上檯面討論,但是更常透過嘗試錯誤得到答案,你明白到哪種程度前都不會觸動敏感神經。或者被懷疑為什麼不要求他加入你?應該一起去旅行嗎?

一個眼神、一句評語、一個受傷的沉默,都是有待詮釋的線索。我們憑直覺判斷與對方見面的頻率、多常交談、該分享多少事。我們仔細審視各自的交友狀況,在有了彼此後,決定這些朋友的重要性。我們跟舊情人畫清界線,我們會去瞭解他們的現況、談論他們,或與他們見面嗎?

我們用或明或暗的方式,界定私密區與公共區。這一切界線和管轄區,全都源自於「忠誠」,因為忠誠比其他的一切更能確認兩人的結合。

傳統的一夫一妻被視為一輩子只能有一位性伴侶,就像天鵝和狼那樣,如今一夫一妻則代表一次擁有一位性伴侶。(即使是天鵝和狼,也只是外表看似一夫一妻罷了。)

結了婚又離婚的女人,單身一陣子,結交好幾個愛人,再婚,離婚,而後梅開三度,只要她在每段關係只跟一人發生性關係,還是符合一夫一妻的標準。然而把一輩子奉獻給同一個女人五十年,卻准許自己在第十五年來個一夜情,就會立刻被視為不忠誠。只要偷過腥,你就偷過腥了。

大檸檬示意圖(圖/翻攝自免費圖庫PEXEL)

鮑伯.狄倫(Bob Dylan)有首歌唱道:「處在變動中的時代。」過去五十年來,我們敞開心胸去接受多元的見解和家庭結構,同時接納異性戀、同性戀或雙性戀的婚姻;我們可以是單親父母、繼父母、養父母,也可以當頂客族。

各種形式的婚姻和混合家庭見怪不怪,我們可以同居而一輩子不婚,或者來個遠距婚姻,一段時間才相見。由於深知婚姻不可靠,因此現在有了婚前協議和無過失離婚(No Fault Divorce),這些約定重新畫出夫妻內在、夫妻與外部世界的界線。然而,無論我們對婚姻的態度多有彈性,但仍然堅持著一夫一妻的制度。

除了電影明星、老嬉皮和追求時髦者等少數例外者,我們依舊堅守單一性伴侶的觀念。照道理來說,在一夫一妻制之下發生的外遇,要付出某些代價。

巴西籍的家庭治療師蜜雪兒.山克曼(Michele Scheinkman)說:「美國文化對離婚有著極大的容忍度,殊不知離婚代表忠誠關係完全崩解,而且對整個家庭造成痛苦的影響。但是,美國文化對性的不忠實卻完全不具容忍度。」我們寧可扼殺一段婚姻,也不願質疑婚姻的結構。

我們對一夫一妻制深具信心,很少公開討論這個議題,尤其以異性戀夫妻最明顯,因為既成事實沒有討論的必要,即使願意用各種方式探測性欲,往往也不願意在單一性伴侶上讓步。

▲▼情侶、男女、約會、交往、戀愛、感情、牽手。(圖/免費圖庫「pakutaso」)

一夫一妻被認為擁有絕對的品質,照這種思維方式看來,你不可能大半時間是一夫一妻,或者百分之九十八是一夫一妻,或者一段時間為非一夫一妻。

探討忠誠度暗示那是可以公開討論的,不再是非要怎麼不可,但背叛伴侶一向沒什麼好分析的,我們習慣以拒絕來迴避這主題。人們總是擔心,即使盔甲上最小的縫隙,都會引來索多瑪(Sodom)和蛾摩拉(Gomorrah)般的毀滅。

儘管首次結婚的離婚率達百分之五十、第二次結婚離婚率高達百分之六十五;儘管外遇時有所聞;儘管一夫一妻制這艘船下沉的速度比任何人跳船的速度更快,我們對婚姻架構的健全與否,依舊抱持絕對的信心,緊抓住殘骸不放。

*本文摘錄自《情欲徒刑:給困在親密關係卻失去性愛的你》

大檸檬示意圖(圖/業者時報出版提供)

作者: 埃絲特‧沛瑞爾(Esther Perel)
譯者: 陳正芬
本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400多塊坐到400多萬頂級休旅 尊榮Uber台北叫車實測超驚喜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