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血狂流仍握方向盤!運將日開10+小時 送醫才知鼻咽癌末期

Aud❤/

時至今日還是會對自己的姓氏念法感到困擾的奇女子,莫名擁有風暴式氣場的大氣女子!

點評:賺錢有數,性命要顧……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貨車司機

「嗶嗶、嗶嗶嗶嗶嗶……」

「○你娘咧……」我按掉手機的鬧鐘看了一下時間,凌晨三點,啊乾!我是在哪裡?從座位後的狹窄空間鑽出來,重新坐上駕駛座,我開始撥電話。

▲▼狂流鼻血沒時間就醫!運將過勞患鼻咽癌末期 女兒才5歲(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喂,我現在可以過去了嗎?」我一面問著電話那頭的調度小姐,另一手熟練的點起菸。

「哩係咧催三○啦!我都還沒打給你,你是呷老睡不好是不是?繼續回去睡啦!」調度不耐煩的說,也不打聲招呼就把我電話給掛了。

其實,這個調度就是我之前提到想求婚的女朋友。不過以她的口氣,大家應該能猜到,最後她並沒有成為我的牽手。

我也不知道這麼灑狗血的事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那時候我們已經同居一年多,有一天她休假,我本來那天要跑車,想說給她個驚喜,便跟一個剛來的新人換班。回到家,我發現女友正在「跑車」,她就是那台車,司機是公司另一位司機!

我早該想到,調度跟貨車司機本來就是密不可分的,司機想要好的車班就得跟調度搞好關係,才能多賺一點錢。想當初,我還不是因為常跟這個調度在電話上你來我去,才會在一起。現在她跟別的司機好,我還在意外什麼?

一想到被戴綠帽這件事,我不禁深深吸了口菸,再重重吐出來。真是好里加在,當初我把錢拿去做假牙了!(笑)

這個時候,電話來了。

「文仔,可以過去了,你這趟回來之後,再直接去一趟苗栗的○○工廠拿貨,阿勇找不到人。」她語氣冷淡的說。

「不是吧!我已經……」

「咔!」那頭傳來掛斷電話的聲音。

「○!這個查某郎金靠北!」我塞了顆檳榔進嘴裡,一邊發動車子一邊打給阿勇,打算好好「尻洗」(台語:挖苦)他一頓。

電話響了好久,接起來是他老婆哽咽的聲音:「文仔。」

「啥?嫂仔,阿勇怎麼了啊?我那個無緣的說他找不到人,怎麼是妳接電話?阿勇人咧?」我問。

「文仔,你知道最近阿勇常流鼻血嗎?」她哭著問。

「我知道啊!他說最近火氣大,我們都笑他是因為每天都跑車跑十幾個小時,沒空找妳『套』一下才會這樣。怎麼了嗎?」雖然知道狀況恐怕不妙,我還是故意調侃她一下,希望緩和氣氛。

「阿勇他最近常莫名流鼻血流個不停。我叫他看醫生,他卻說要多賺一點錢沒那個美國時間。早上他回家又開始一直流鼻血,我也不管他怎麼說,直接拖他進醫院。剛剛醫生說,他是鼻咽癌末期了……」講完這一大串話,她哭了起來。

▲醫院,門診,掛號,領藥,輪椅,排隊領藥,老年,生病,病房,走廊(圖/記者姜國輝攝)
▲示意圖(圖/記者姜國輝攝)

「怎麼會這樣?那醫生有說還可以治療嗎?嫂仔妳先不要急,我跑完車就回去陪你們。啊妹妹咧?」

聽完我傻了,跟阿勇兄弟這麼多年,他身體一直看起來不錯,只是最近多流了點鼻血……他女兒才五歲啊!!

「妹妹在我爸媽那裡。文仔,嫂仔要勸你,趁著現在身體還可以,快點換工作吧!阿勇他……我們母女以後怎麼辦啊!」阿勇的老婆邊哭邊說。

像我這樣的粗人,也說不了什麼好聽話安慰她,到最後,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掛掉這通電話的。真的是因為跑車太操勞,害阿勇身體壞掉的嗎?

我們這些貨車司機,待在車裡的時間比跟家人在一起長,每天菸、檳榔、咖啡、保○達絕對少不了。我們也知道這樣不健康,可是為了提神、為了多跑幾趟車、為了多賺點錢,我們也只是想讓家人過上好日子啊!

想到這裡,我又深深吸了口菸,再重重吐出來……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漂向北方》改編成台語版 黃明志大讚:挖!水哦。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