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身體上潑墨,「水墨刺青」異軍突起,肌膚散發淡雅中國風

貓癡少女/檸檬助編小隊長

熱愛毛茸茸動物又超愛追劇的居家女子,最大的嗜好是當沙發馬鈴薯來個啤酒配電影(✿゚..

點評:好美!!

文/貓癡少女

刺青是種藝術,在身體上作畫聽起來挺浪漫的,但也伴隨著一定程度的疼痛。有位來自北京的刺青師─陳潔,她的刺青作品就像一幅幅水墨畫,簡單的線條勾勒出了濃濃中國風,飄逸淡雅,令人捨不得移開目光。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陳潔的刺青技術令人驚豔,這些作品如果畫在紙上,也是幅賞心悅目的水墨畫,然而她卻不是學刺青出身的,也曾迷惘過,做了好幾份工作,找不到人生方向。

高中畢業後,陳潔沒有繼續升學,而是選擇進入社會摸索,但她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2005年她拿起了紋身筆,終於找到了缺少的那一塊,這才是適合她的道路。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雖然從沒拿過針,但陳潔曾學過畫畫,也有優秀的審美觀,與生俱來的天賦再加上不眠不休的勤奮練習,整整三年的時間,她都深陷在刺青的世界中,不管周圍的人如何反對,收入多麼不穩定,她從不放棄。

「你摸的人皮多了,時間長了,自然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花了三年,陳潔終於學成,但北京的刺青店有成千上百家,該怎麼殺出一條生路?她面臨到了新問題,想吸引客人,就得做出屬於自己的特色。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某天,不經心地一瞥,卻帶給她的靈感,陳潔看見了幅水墨畫,她想如果能將水墨畫和刺青結合,會是甚麼樣子?更何況刺青有日式,也有歐美風,卻不怎麼見過中國特色的作品。

於是陳潔開始在客人身上「實驗」,在他們指定的刺青圖案上加上一點點飄逸感,沒想到竟然慢慢做出口碑,「水墨刺青」成為了她的最大特色,越來越多客人慕名而來。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她的刺青技術也越來越精進,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都能成為靈感來源,甚至不管客人指定甚麼圖案都能完美的呈現。雖然陳潔的名氣越來越響亮,但她的目標還沒有達到。

陳潔希望自己的刺青都成為一種「標誌」,她想要當別人看見她的作品時,能夠一眼就認出,那是出自她的手。現在她已經成功發展出自己的特色,相信這個願望很快就能實現。

墨水刺青(圖/翻攝自sydneytoday)

有些人熱衷刺青,整個身體都是滿滿的圖騰,也有些人將小小的符號藏在身上的每個角落,不管是哪一種,每個刺青都充滿了紀念價值,而身為刺青師的陳潔也賦予了每個作品意義。

喜歡陳潔作品的酸酸們,不妨去她的instagram看看→@chenjie.newtattoo

via sydneytoday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一日情人!第一次見面就約會 直接擁抱、親嘴全都玩真的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