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本寫滿嫖客資料,菁英OL下班變妓女...陳屍舊公寓案情成謎

貓癡少女/檸檬助編小隊長

熱愛毛茸茸動物又超愛追劇的居家女子,最大的嗜好是當沙發馬鈴薯來個啤酒配電影(✿゚..

點評:她會是什麼樣的心態呢...

文/貓癡少女

1997年3月9日晚間,一樁謀殺案打破了澀谷圓山町的寧靜,39歲的女子陳屍在某處公寓的空房裡。在早上她是大企業的OL,晚上卻是流連風俗街的妓女,差異之大令人不可置信,這樣的她是什麼原因被殺害?至今沒有解答。

大檸檬示意圖

圓山町是知名的情人旅館街,那一帶的環境複雜,卻鄰近東京首屈一指的高級住宅區。渡邉泰子只要從東京電力下班後,就會在附近SHIBUYA109百貨的化妝室更衣,再到圓山町去街頭拉客,並每天給自己定目標,拉到4個客人才會搭上最後一班電車回家,甚至週末還會到五反田的旅館接客。

渡邉泰子遇害後,她的私生活被媒體挖出來大肆報導,渡邊明明就是人生勝利組,從慶應義塾女中畢業,接著結束慶應大學經濟系的課業後,便在東京電力這個大企業中就職,父親也是東電的主管,可以說一路一帆風順,那又怎麼會在夜晚變身出賣身體的妓女呢?

▼受害者渡邊泰子      大檸檬示意圖

根據調查,渡邊擔任公司的副長,她發表的經濟論文還獲得過獎項,年收超過200萬台幣,也沒有任何債務,那這些錢到底用到哪去了?更懸的是她的母親竟然也知道女兒在從事性交易,卻沒有阻止,隨著渡邊離開人世,這個問題也被帶進墳墓中。

遇害當晚,渡邊一如往常到圓山町拉客,在19點13分進入附近旅館,於22點16分退房,隨後在圓山町各處,都有目擊者看到她和一名男子在一起,23點45分渡邊留下最後身影,十天後,她在公寓被發現,頸子上有道勒痕,早已失去氣息,線索只有她身上記滿客人資料的筆記本。

▼案發舊公寓。       大檸檬示意圖

事發後兩個月,1997年5月20日,非法居留的尼泊爾男子Govinda Prasad Mainali以強盗殺人罪被警方逮捕。Mainali就住在案發地點附近,他是渡邊生前賣春的其中一位客人,立刻就成為重點嫌疑人。

但因為在案發現場發現其他人的體毛,加上證據不足,Mainali在2000年的第一次審判中被宣判無罪,然而除了毛髮,檢方也在現場發現了他的保險套,且他在事發後將大量金額交給朋友,種種跡象還是讓他被判處無期徒刑。

下宣判時,Mainali在法庭上絕望地喊道:「上帝啊,真的不是我做的。

大檸檬示意圖

(翻攝自電影《戀之罪》劇照)

直到11年後,才終於有機會證明他的清白,原來Mainali真的是無辜的。由於辯護律師要求,檢查委員會再次對謀殺現場展開調查,並進行DNA鑑定,結果指出渡邉體內的精子和現場採集的體毛相匹配,再進一步檢驗屍體上的血跡和唾液,發現犯人是O型血,然而Mainali是B型,根本完全和犯人不符合。

2012年6月7日,Mainal終於被無罪釋放,但因為非法居留被遣返回國,此外,他獲得了台幣一千八百萬,作為他坐了十五年冤獄的賠償。

犯人不是Mainal,那麼到底會是誰?Mainal重獲自由,但案件仍然是個謎,只能靠後人拼拼湊湊,勉強推敲出個模樣。

大檸檬示意圖

(翻攝自電影《戀之罪》劇照)

當時案發數日後,在豐島區巢鴨的私人土地,有人發現了渡邊的電車月票券,由此可見犯人很可能是住在附近,或是調查案件的相關人員。追查這起案件的記者表示,有位住在巢鴨的男子,經常到圓山町的一間酒吧和渡邊見面,兩人總為了錢起衝突。

無論這位男子是不是兇手,我們也不得而知了,只知道這名犯人不但害Mainal在牢中虛度了十五年,也讓真相永遠石沉大海。

VIA cyzo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博美「洗加剪」太累快睡著 美容師笑噴幫扶小客人的頭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