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拜的是什麼?地震後家中神像入邪 道士趕不走還大病1個月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神像裡面是什麼……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現。
※職業:我是道士

前面說過兩個關於陰神的故事(12-12-2),相信看過的朋友們都了解陰神是什麼了,今天要說的是第三種陰神──奪金身。

有些家中會供奉神像,請神的過程非常複雜,簡單來說分為三步驟:地基、安座、開光,只要有任何一個步驟沒做好,最後請來的是什麼無法確定。

▲▼金身入邪!兇惡黑鬼王強佔家廟神像 連道士都被拘魂(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但是只要請好神就沒事了嗎?錯,還是有很多狀況會令神像內的神明離開,這裡就不一一細說。但,要是神明離開後,家人還是繼續供奉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呢?

這種狀況如同沒請好的神明一樣,祭成陰神,如果是好的陰神的倒還好,像是池娘、蘇姑娘、各路王爺等。如果是不好的神明呢?老玄就曾經碰過,這也是我少數幾次撂人一起上才能解決的case。

「你好,請問是命玄老師嗎?」這天接起電話,是一個甜美軟糯的聲音。

「是啊,妳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媽媽原本就有在幫人辦事,之後自己在家裡開了一個神堂,一開始只是幫認識的人辦事,後來人越來越多,就固定時間幫人辦事了。

我也是敏感體質,跟家中神像也會有些感應,以前有什麼不懂的都會問三媽,可是這幾個月很奇怪,我總覺得三媽變得怪怪的。祂老人家忽然開始推翻一些以前自己訂的規矩,對我們也嚴厲起來。

最奇怪的是,以前我在神堂都會比較心安,最近在那裡,卻總是很不安寧。我以前不舒服時會睡在神桌下面,上次睡在神桌下面時,看到我媽走進來,她的臉變得好奇怪,好像、好像以前看到那些中邪的人一樣,滿臉青氣而且神情怪異扭曲。

我也找過人幫忙,有一位老和尚跟我說,這可能神像出了問題,要請更厲害的人去處理,我就找了這附近的某個道士,我媽卻把他趕出去了。而且,那個道士回去後還大病一整個月。

我問過家附近的媽祖娘娘,祂說事情還沒解決,我向廟祝詢問,才輾轉找到你本人,你能幫幫我嗎?」

我接著詳細詢問,這位客人是許小姐,因為工作關係長年待在台北,所以對家中情形也不太了解,交談後,我大致抓到了幾個重點。

首先,許家幾個月前發生過一次地震,許媽媽因此住院近一個月,家中整頓好後神堂也重新整理,但當許媽媽回來繼續祭祀之後,開始怪事頻生,連許小姐也諸事不順,身體出現許多毛病,連醫生都檢查不出原因。

聽到這裡,我大概有頭緒了,跟許小姐約好時間後,我請她先回家中,看看神像背後或下面開光應用的符是否有問題。

許小姐告訴我,家中神像後面確實有個洞,裡面的符已經爛光,還發出腐臭的味道。沒想到許媽媽發現這件事,下了禁令,以後除了辦事時間,其他人一律不准到神堂,讓許小姐更覺得不安。

事情明朗了,神像離座,而且有段時間沒人供奉,回來也沒重新安地基跟安座,還繼續拜下去,這下許媽媽拜的到底是什麼誰也不知道了,而且如之前所述,祭祀者絕對不是第一個出問題的,神像裡的東西會從身邊的人開始下手。

怎麼這種鳥事都叫我遇上?這種情形要自己扛實在是難保不出事,於是我叫上一位佛家道友阿輝,以及倒楣的老猿。

有鑑於上一位仁兄被許媽媽趕出去的經驗,這次我們跟許小姐串通好,等許媽媽去醫院複檢時,我們再到她家進行儀式。也就是說,這次是個限時任務,不僅要驅陰神,還要在時限內重新安座、開光。

在出發前,我們還特地去了一趟許媽媽當初請神的媽祖廟,得到媽祖娘娘的首肯,一切從簡行事。今天不是以玄天老大的名義,而是以媽祖娘娘的名義清掃作惡陰神。

行動當天,我們三人埋伏許家附近,遠遠的看著,我還跟阿輝老猿說,這麼遠都看得到黑氣繚繞,裡面都快拜成鬼窟了吧。阿輝不以為然的說,家廟就是這點麻煩,老猿還取笑阿輝說這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就在我們打鬧時,許媽媽帶著兒子出來了。許小姐的弟弟載著許媽媽的車子遠去,我們一行人立刻進入許家。剛到門口,一陣陰風吹來,一群陰魂矗立在前庭,看上去有模有樣啊。

「阿輝,該你囉,這一群一群的你最擅長了。」

「這算苦力吧,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阿輝一邊抱怨一邊下車,手搖金鋼鈴,單手持落花印,金剛經效果拔群,一次一群,集體引渡,聲光效果十足啊!很快的,前庭的陰魂都清乾淨了。

我們一停好車,許小姐快步走出來問我們怎麼了。我笑笑的說沒事,許小姐不愧是有敏感體質的人,立刻指著我的鼻子說我騙人,剛剛明明有一堆東西衝出來。

好吧,被戳穿了,但是那群東西已經被強制引渡囉,佛家最拿手的就是渡化嘛。

我手上放了一個鎖魂陣,而阿輝也放了一個忌人離我結界,避免放跑今天的反派男主啊。人家已經坐在神堂上,威風凜凜的換上將軍鎧等我們了。我把許小姐叫到老猿身邊,畢竟這傢伙陽氣重,一手淨符寫得比我還好,再點個香爐,暫時自保不是問題。

「黑鬼,你這叫擅闖民宅跟教唆殺人你知道嗎?」我故作輕鬆的調侃,但暗自出汗的手心跟緊握木刀的手,說明了其實我有點緊張。香案已備齊,準備上工。

「你廢話怎麼那麼多,祂要是有智商就會乖乖當個真正的陰神,不會搞這齣損人利己了。」阿輝的嘴真的很賤,等等是我要正面對槓耶,他一個在後面念經的法師就不怕OT嗎?

「螻蟻,你們找死嗎?將你們的魂魄交出來!」這位黑大哥果然跟以前遇過的不同,一上來就要我們交魂魄而不是要我們滾,自信很高啊。

又是一陣陰風吹起,許小姐開始吐了,接著又是一群陰魂,我甚至看到好幾個道士裝扮的道友們混雜其中。難怪那麼有自信,原來是有經驗。看著這一大群陰魂,我額頭上不禁冒冷汗。連撤退的路都沒有,要是一個不小心,我看我們今天都要交代這裡了,看來,被困住的不是黑鬼王,是……我們。

(待續)

道士執照(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道士執照(圖/當事人提供)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2017年11月29日 11:09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醫師好辣】健康新概念「隱性疾病」正在拖垮你?!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