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出租子宮,被鄰居罵「不檢點」 墨西哥媽媽:否則只能當妓女

深海大花枝/海底外交官

從深海來到陸上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觸手和奇奇怪怪的東西( ゚∀ ゚)

點評:難過。

講到「Tabasco」,大家可能都會想起那罐紅紅的知名辣椒醬。不過,它同時也指一個地名,就是辣醬裡那些辣椒的原產地:墨西哥塔巴斯科州。

在塔巴斯科,幾乎所有女人都在出租她們的子宮:成為西方國家那些有錢夫妻的代理孕母,就像養殖場的品種狗一樣,生了又懷、懷了又生,永不停止。

▲▼墨西哥塔巴斯科洲。(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在這個貧窮的地方,女人想要賺錢,代理孕母幾乎是唯一的選擇。光是在塔巴斯科,代孕這個行業一年就能產生多達36億台幣的交易額。客群主要來自歐洲,多半是有不孕困擾的夫妻,或是想要有孩子的同性伴侶。這些客戶會給仲介多達48000英鎊(約200萬台幣)的服務費,而層層剝削下來,實際懷胎的代理孕母,只能拿到1萬英鎊(約台幣40萬左右)。

懷一次胎有40萬?這數字看起來好像很多。但想想看,懷胎是將近一整年的事,依照體質不同,還有許多人經常頭暈、一動就吐,更不用說不管是誰,只要懷孕,免疫力一定會下降、變得虛弱。花一整年只拿到40萬值得嗎?在台灣人眼裡,實在太少了。

但,對這些墨西哥的婦女來說,40萬已是天價,想要賺錢,沒有更快更好的選擇了。因此這裡幾乎所有人,只要是符合資格的,都在做代理孕母。

▲▼墨西哥代理孕母(圖/翻攝自reddit)

赫南德茲(Hernandez)家的四個姐妹,就全都以代理孕母為業。她們原本就有自己的孩子,也都是單親媽媽。她們說:「在這裡,單親媽媽想要賺錢,只有三個選擇。一個是當服務生,一個是代理孕母,最後一個則是賣身。」很顯然,代理孕母已經是其中最兼顧安全與收入的行業。

難以理解的是,周圍的男人都用怪異的眼光打量她們。男人們認為,她們是不努力工作的人口販子、用各種理由鄙視她們。但大姐蜜拉(Milagros)說,她們只是盡自己所能,想要給自己的孩子和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

▲▼墨西哥代理孕母(圖/翻攝自reddit)

但代理孕母雖然「好賺」,她們仍然承受許多痛苦。大姐第一次代孕的時候,原先說好可以拿到16000英鎊的酬勞(約台幣63萬),那對找她代孕的夫妻,卻在她懷孕後後悔了。大姐只能被強迫拿掉小孩,對於這段時間的痛苦,她一毛補償也沒拿到。

而另一個痛苦,還是「骨肉分離」。她們都非常清楚,自己肚子裡的小孩和自己毫無血緣關係,可是一旦孩子出生,她們往往還是無法控制自己不動心。在孩子出生後的10天,她們要負責哺育母乳,接下來就是「交貨」。

大姐說,她第一次代孕出的女孩的女孩叫莎拉。「莎拉一出生就是白皮膚黃頭髮,但我還是覺得她似乎有一點像我,我感受到那種濃濃的母愛」、「我知道她總有一天會離開,但我還是控制不了愛她」、「當莎拉真正的父母來帶走她的那天,我親了一下莎拉的額頭和她道別。從那之後的一個月,我常常覺得莎拉好像在背後哭著呼喚我,但當我一回頭,那裡當然什麼都沒有......

▲▼墨西哥代理孕母(圖/翻攝自reddit)

但,這四位姐妹還是選擇繼續做代理孕母,生了又生。原因無他,「在這任何東西都得來不易的國家,為了讓我親生的孩子能過上好一點點的日子,我只能選擇犧牲自己的身體......。」

有些人會用「孵蛋器」比喻傳統婚姻裡的女人,墨西哥的故事也更讓我們看到,當一個環境無法提供你教育、無法讓你長成一個「更好的人」的時候,女人的價值,真的只剩下子宮。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via dailymail]

2017年11月26日 13:39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