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家業就宰掉!黑道太子被打包埋深山,叔伯輪番潑尿逼接班

暗角/慾望街車長

吟遊街頭上的黑色異聞,讓你嚐嚐底層的血淚滋味。

點評:人各有命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現。

太子,就是掌權黑道家族的嫡系子孫的俗稱,他們從出生起嘴裡就含著一把黃金鑄的兇刀,這把刀若放在江湖裡,等於掌握了一狗票底層小弟的生殺大權,沒辦法,太子動嘴就能殺人嘛。但若這名太子個性軟弱,長大後也不想「混兄弟」,頂頭上的長輩也只能忍痛割掉這塊肉,畢竟沒心反而會變成拖累家族的弱點。

暗角這次的故事挺有趣,是從已沒落的縱貫線家族的後人嘴巴裡聽來的,15年前他家幫派底下還領著數千小弟,一夕間祖父因癌症辭世,創幫元老一走,嫡系旁系間的鬥爭就像水滴進熱油鍋,瞬間炸了。
▼松田龍平接棒老爸松田優作飾演黑道老大。(圖/傳影互動)
「我記得你堂弟是嫡長孫,不就應該輪他坐大位嗎?就算當阿伯叔叔的魁儡也好啊。」我無知的問了一個尷尬問題,明明知道別人家業已經散了。

『沒啦,他就對這行沒興趣啊,從小就是一個死老百姓的樣子,說什麼混兄弟沒出息,媽的,太子怎麼混會混到沒出息?這個阿弟喔,就是心太軟啦,還好他最後沒有被喀擦,現在過得比我還好。』這位前流氓不當大哥很久了,在茶桌旁坐沒坐姿,抖腳吹著他那杯滾燙的鐵觀音。

「什麼喀擦?他不想接棒,家族會派人處理掉喔?」我語氣有點緊張,只要關係到人命,暗角的膽子總是會縮水個一圈半圈。

『對啊,我們家以前就有這種規矩,狠的勒,大哥生的兒子扶不起只會被人笑話,還不如讓自己人處理掉。就算站旗當個虛的角頭,每天吃吃喝喝玩女人不知道有爽,白癡阿弟。』

「那……他那個時候怎麼躲?走水靠岸?」暗角很確定,我們談到的前太子人還活得好好的。走水靠岸就是坐船偷渡到中國大陸避風頭。

『謀ㄋ,阿弟那一個怪,就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當兄弟的啦。』前流氓喝下一口茶繼續說,『其實還算是他耐得住,最後阿伯他們就把他放掉了,大難各自飛也好啦。』

「耐住什麼啊?你兩個幫主阿伯給你堂弟嚇一下就放掉喔?」

『謀啦,哪只有嚇一下,聽到阿弟最後還在那邊喊不想接大位,整個人給他們綁去山裡埋掉勒!』前流氓眼珠轉了轉,似乎在回憶什麼,『只是那個脾氣喔,臭到底的,就算不當兄弟也還可以啦,阿弟那時候就想畢業去做什麼科技新貴啦!老一輩誰知道晶片、網路什麼的啊。我聽說,那晚上阿弟被埋的時候,還故意剩一顆頭露在土上,你聽過我阿伯就知道多歹的人,在那邊臭幹譙阿弟,說不回家接位子,鐵鏟就直接往頭上拍下去喔。』
大檸檬用圖(圖/小檸檬寫手暗角提供)
▲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原來是用死亡威脅來嚇當時的年輕太子,看慣了黑道生態,暗角覺得這對他應該只是小意思。「反正你堂弟又沒死,哈哈,接下來真的打下去囉?」

『沒打,只是阿伯和五、六個長輩都在現場,拉開褲子就圍著尿了阿弟滿頭,吃兄弟飯長大不當兄弟,說不過去,如果換成別人家太子,那種站場很敢嗆,膽子卻沒卵大的早就哀求要回家了。』這個前流氓說著往事,露出有些懷念、又有些氣憤的樣子,皺眉吸了一口菸繼續說,『那種當場後悔想回家作兄弟的,大概真的就埋在山裡了,不想混又沒氣魄去外面討生活,廢物嘛。』

「所以他就這樣被放了,斷絕父子關係?破門?」暗角雖然知道太子現在過得好好的,但聽到詳細故事情節還是很爽快。

『說是就這樣趕出去啦,當作太子死掉,再拉一個旁系的來坐大位。但阿伯和小叔還是會偷偷去看他啦,我都災災,唉,我們這輩現在就阿弟一個有老婆小孩,講起來金架係巧巧人(真是聰明人),上次你跟我去會長的後事,不是有看到他來拜嗎?』

年輕太子當年堅持不走父字輩老路,也算躲掉幫派列管之後的悲哀結局。暗角還記得,那場葬禮上,落寞的太子爺站得遠遠的看著兄弟人來人往,眼神蒙上了一層遺憾。但暗角知道,他坐進車發動引擎,駛向的方向跟混江湖的人不一樣,有一個安穩的家。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2017年11月25日 11:50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