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泡尿的血案!道士南下考察 豬隊友路邊解放弄出地方大BOSS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隨地大小便,不然可能會沒命。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職業:我是道士

(續上篇)

「老玄,你幹嘛大老遠跑來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呀?」老猿一邊開車一邊抱怨。目的地雖然離他家比較近,但是開車也得花個30~40分鐘,還是那種杳無人煙的小村,再加上找地方的時間,前前後後搞了快兩個小時。

好不容易找到師兄家,天色已晚。在我們說明來意後,師兄很願意替我們帶路,但是在出發之前,師兄再三告誡我們,池娘是有任務的,要我們萬事小心,不要搗亂了池娘的責任。

師兄之所以這樣告誡,當然也是因為我一開始就表明來意,以一個修行人的身分來晉見池娘,並無惡意,不然說真的,能力越大,禍也闖得越大啊。

很快的,我們在師兄的引路下,到了小村的一角。我真是大開眼界啊,如果是一般人,最多只會覺得路亂七八糟的,非常難記,但在我眼中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這是活生生的大陣啊!

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種類似迷陣的存在,雖然我不會,但不影響我對這個大陣的感動,這裡的房子、道路的規劃,還有各種樹木跟大石,完全是一個經典的陣法!這到底是怎麼做的?為什麼到了現代還可以維持成這樣?這是除了文大那個人為八卦圖外,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奇觀。

▲▼一泡尿的血案!道士南下考察 豬隊友路邊解放弄出地方大BOSS(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作法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這讓我對池娘更好奇了,有能力在此佈下大陣,而且離群索居,這些並不符合常理,因為陰魂長年需要受許多香火供奉,而且師兄還說,池娘是有任務在身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遠遠的看到一間小宮廟,停下車後,果然看到一位阿姨在門口等我們。我沒來得及招呼老猿便逕自下車,向阿姨打了個招呼。詳觀廟中,果然有許多地方陰魂跟一些孤魂野鬼在此修行。雖然是陰廟,但其中的平和卻相當少見的。只有一點……池娘祂老人家,好像不在呀。

我仔細的向廟祝師姐詢問關於池娘的來歷,還有這附近的大陣是怎麼回事。這種大陣,單以一位陰神的力量,應該是沒辦法形成並運行的,而且池娘為何要隱身,不受更多香火供奉等等,我有太多太多疑問了。

師姐一一替我解答,原來,當年池娘受香火供奉之後,對村民的氣消了許多,當地畢竟曾是祂生活過的地方,於是池娘便成了守護神,開始庇佑當地人民,當時還算是頗為靈驗的地方神明。

但是好景不常,在民國初年的時候,又發生了一起情殺案,殺人的丈夫竟然殺了將近10位有關人等,最後滿懷兇戾之氣自殺。之後,這位死者變成為了地方鬼王,以極快的速度拘禁了一批遊魂,稱霸地方。不光如此,祂認為當地的居民都有罪,甚至想要向全村報復。

而池娘雖然當初也是含冤而死,但執念並沒有像這位鬼王那麼扭曲,身為地方守護神的池娘想阻止鬼王,哪知其兇戾之氣太嚴重,連池娘都差點鎮不住。於是,池娘聯合了其他地方陰神和守護神,以池娘廟為眼,設局鎮壓鬼王,打算靠時間強行將鬼王磨滅。

正當我想進一步詢問,為何池娘要隱身陣法之中,不受村里香火供奉時,一陣陰風突然強灌入廟中,接著我聽到了老猿的慘叫!當下我真的是嚇了一跳,我還以為他跟著我進廟中了,一轉頭才知道,原來他壓根沒跟上來!那,老猿去哪了?

我急忙衝出小廟,一邊大喊:「老猿!你死哪去了!」

「老玄,快來幫我!他們好多啊啊啊!」老猿的聲音非常慌張,還帶有一點恐懼。

「你等一下,我馬上來。」說完,我一路衝到老猿旁邊,就看到一塊綁了紅布的大石頭下有一灘水漬,石頭下面一股腥風撲面而來,還參雜著許多殘魂、遊魂跟鬼氣。

「你瞎啦!那麼大一塊紅布你沒看到,硬要在石頭上尿尿!你不怕雷劈了你的老二嗎?」我氣炸了,這婁子捅破天了,該怎麼收拾我都不知道!這這這,該不會是要將鬼王放出來的節奏吧?我們因為一泡失誤的尿,把一尊百年鬼王放出來?幹,我想死了!

「我哪知道,這裡燈光又那麼暗,我以為只是個普通的石頭啊!我還有跟祂借過耶!」老猿一臉無辜的反駁我。

我氣到快說不出話了。當然,也有可能是鬼王設陷阱,故意引誘老猿過來,但我真的沒時間想那麼多,空氣中的腥味越來越濃,周遭空氣也越來越冷。

我今天並不是來作法的,只帶了隨身的木刀木劍,這種狀況下是絕對沒有勝算的。我自己逃跑是可以,但老猿怎麼辦?要帶著他我又沒有信心……

正當我進退兩難,另一股陰風從身後吹來。陰風雖涼,卻有一股從心中竄起的暖意,讓我跟老猿頓時沒那麼躁動了。

只見一位身著布衣的大姐,突然出現在我身旁,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再將視線移開。我心想,就是現在了。我口誦五雷避邪令,暫時將陰魂和陰風壓回石下。接著那位大姐雙手一揮,終於,暫時將封印封回去了。

「參見池娘。」別的不說,光這一手我就確定,祂老人家就是池娘本人了。平常都看得見好兄弟的老猿,這次卻啥都看不到,還傻呼呼的看著我,看來是還沒回神。池娘沒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將我們領進小廟。

看著眼前的池娘,不知為何,胸口感覺有東西堵著,很感傷、很感動,又溫暖的感覺。祂看了看闖禍的老猿,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池娘笑了,我也跟著笑了,眼淚卻開始在我的眼眶裡打轉。

原來,這個大陣並不牢固,池娘怕人一多,就會不小心讓鬼王伺機破封,就像剛才老猿那樣,所以祂才會違反陰神受持香火的原則,將自己藏在陣中,默默的進行這場長久的抗戰,只在必要之時,現身於有需要的地方百姓身前。

我明白了池娘的苦心,這是祂的道路,祂的修行,沒必要、也輪不到我插手。於是我懷著滿心敬意,上了柱清香,並供奉了我身上微薄的錢後就離開了,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都說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是美德,但有多少人能做到?起碼老玄我是做不到。池娘為了一地平安,冒著自己可能被遺忘、甚至是因為沒人供奉而必須重入輪迴的風險,默默的守護這個生養祂、也殺了祂的地方。能見祂一面,這次讓老玄暈車暈得七暈八素的南下之旅,真的不冤。

我是行走兩介,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這不是我的故事,這是池娘的故事,但很抱歉,我不會說出池娘的所在地,若是有緣,自會相遇。

道士執照(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道士執照(圖/當事人提供)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2017年11月21日 11:50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