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兇手會來看!連環殺人案拍成電影,兇手留下「我來了」紙條

法式軟糖/檸檬籽

看起來是糖果很無害,結果咬下去卻酸到舌頭發麻,然而卻唰嘴到停不下來,這就是我的文..

點評:覺得計劃有點掉漆...

文/法式軟糖

檸檬貼心提醒:此為懸案,案件為至今仍未偵破。

說起這名兇手,相信大家對他並不陌生--1969至1974年間,美國加州出現史上最囂張的連環殺人魔--黃道十二宮殺手,他不只漫無目的殺人,甚至玩弄媒體與警方於鼓掌之間。警方認定黃道帶殺人魔總共殺害4名男性和3名女性,但根據殺手在事後寄給媒體的信中宣稱,自己至少殺害了37個人。

賭兇手會來看電影!戲院設下陷阱,導演埋伏親自抓黃道帶殺人魔 (圖/dangerousminds)
(圖/dangerousminds)

直至1974年為止,兇手已寄送多封充滿挑釁意味的信件給媒體,信件中包含四道密碼,目前還有三道仍未解開,唯一被解開的一句是:「我愛殺人,因為太有趣了。」兇手甚至威脅媒體必須公開這些信函,否則將會持續殺人,直到殺滿12個為止,並在信件最後屬名Zodiac,便是星座之意。

2007年,這起案件被大衛‧芬奇導演改編成電影,斥資6500萬美元製作了《索命黃道帶》(Zodiac)。但很少人知道,在該片上映前30年,還有另一部電影同樣描述黃道十二宮殺人案件,片名為《黃道帶殺手》(The Zodiac Killer)。

賭兇手會來看電影!戲院設下陷阱,導演埋伏親自抓黃道帶殺人魔 (圖/dangerousminds)
(圖/dangerousminds)

1971年,《黃道帶殺手》上映期間,正是兇手最為猖狂的時期,甚至在上映前不到一個月,兇手又寄了兩封信給《舊金山紀事報》,使得當時美國社會人心惶惶。該片導演湯姆‧韓森(Tom Hanson),一位比薩連鎖店(Pizza Man)的老闆,僅僅出資1萬3千美元,不到台幣40萬元,即迅速完成這部電影。韓森事後表示,他拍這部電影的原因並不是賺錢,而是想藉由電影抓到兇手,他甚至還在電影院設置了重重陷阱,想重新寫下電影結局。

賭兇手會來看電影!戲院設下陷阱,導演埋伏親自抓黃道帶殺人魔(圖/CCO)
(示意圖,與內文無關/cc0)

韓森選擇舊金山作為首映地點,因為那是黃道帶殺手最活躍的地點,他認為兇手還在這裡,籌畫著下一次兇殺計劃。韓森甚至賭這個噁心至極的人,會帶著變態扭曲的思想,到電影院觀看描寫自己的電影。於是,韓森開始設下圈套。

韓森設計了一個填字抽獎活動,頭獎為一輛摩托車,所有買票進場的觀眾,都會拿到一張黃色的抽獎卡,卡片上印著:「我認為黃道帶殺手殺人是因為__」,觀眾被要求在空格中填入原因,並投入抽獎箱中,導演希望透過這種方式,取得兇手的手寫樣本,甚至能現場目擊或抓到嫌疑犯。

韓森表示,他們的陷阱十分完善,甚至每張卡片上都有序號:0001,0002,0003……等等,且每個人只能拿到一張卡,韓森甚至叮囑櫃台的女服務生:「妳們要答應我,遠、永遠、永遠,不會多給任何人一張卡!」

賭兇手會來看電影!戲院設下陷阱,導演埋伏親自抓黃道帶殺人魔 (圖/dangerousminds)
(圖/dangerousminds)

為了不讓兇手起疑,導演在電影開演前,精心布置戲院的抽獎區域。他在電影院二樓,打造一個摩托車展示平台,平台上方為頭獎摩托車,下方即為抽獎箱,導演安排一個人躲在平台下方,只要發現投入箱中的抽獎卡寫著可疑的字眼,平台底下的人就會按下按鈕,通知所有人員警覺。

接著,韓森趁著金門戲院(Golden Gate)的經理不在,搬入一個空的冰櫃,並讓編劇(Ray Cantrell)躺在裡頭。電影院放置一個冰櫃不奇怪嗎?韓森表示忘了後來用什麼理由搪塞經理,反正就是一些廢話,以掩蓋他真正的目地。因此陷阱就這樣完成了:當平台下的人發現可疑抽獎卡,接著按下按鈕,冰櫃裡的人探出頭來查看長相,旁邊的工作人員隨時待命,準備將他抓住。

賭兇手會來看電影!戲院設下陷阱,導演埋伏親自抓黃道帶殺人魔(圖/CC0)
(示意圖,與內文無關/cc0)

韓森記得,上映後的第5天還是第6天的上,曾有張可疑抽獎被丟進箱子裡,上面寫著:「我在這裡,黃道帶殺手敬上。」但每每在關鍵時刻,計劃卻搞砸了。一次是平台底下的人按了按鈕,但躺在冰櫃的編劇卻沒有反應,他因為太悶熱差點窒息,根本沒有餘力爬起來看是誰投下抽獎卡,加上當天抽獎區域人太多,埋伏一旁的工作人員也無法確定可疑份子;另外還有一次,一行人終於抓到一名嫌疑犯,然而,當他們拿著卡片序號要去比對票根時,那人卻從身上拿出兩張空白沒有投遞的卡片,並否認那張卡片是他寫的。

賭兇手會來看電影!戲院設下陷阱,導演埋伏親自抓黃道帶殺人魔 (圖/dangerousminds)
(圖/dangerousminds)

韓森說,在電影上映期間,他好幾次都覺得兇手真的來了,可惜就是沒機會抓到他。雖然這部電影和計劃現在看來有些荒謬,但在當時恐慌的美國社會,沒有人能笑得出來。

2008年8月29日,一名美國民眾丹尼斯•考夫曼(Dennis Kaufman)在整理繼父傑克•泰倫斯(Jack Tarrance)的遺物時,發現一把沾有血跡的小刀、當年受害者的照片等相關線索。警方根據DNA測試,幾乎確定他就是真兇,但結果卻在2010年4月,DNA檢測又被推翻了,直到現在,黃道帶殺人案件還是懸案。 

【VIA dangerousmindscrimefeedtempleofschlockwikipediamplus

❖法式軟糖粉絲團❖ 新開幕求支持▶▶▶
酸甜啊酸甜好唰嘴~

2017年11月15日 13:31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