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妹被男友下符小三下蠱 失業出車禍熱天穿冬衣只剩一口氣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好扯......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現。

大約民國102年,當時還是大學生的我,接到了一個很久沒連絡的女同學的電話。

「你是命玄吧,我是小書啦,你有空嗎?」那頭盡力的正常的跟我打招呼,但明顯有點緊張。

「小書喔,好久不見啦,只要不是問我有沒有聽過安X,我都有空。」依照經驗,那些以前關係不怎麼樣,相隔多年還跑來連絡的,十有八九都是直銷。

「不是啦,只是我最近身體很差,工作運也很糟,男友好像還劈腿了,我想問你一些事情。」小書的聲音確實很虛弱,話音還帶著微微的顫抖。

「原來是這樣,早說嘛,老同學了,我會打折的。」依往例,我確認了小書的時間地址,很快的出發了。

今天的故事是愛情故事,過程相當曲折,最後結果卻十分無奈,一場可悲可嘆的四角戀愛。

--

當來到小書家附近時,我就知道事情不妙。這裡,是台北有名的風化區,甚至前陣子還有人死在小書家樓下附近,中陰身還逗留於此,為了不節外生枝,我趕緊叫小書開了門,帶著自己的東西上樓。

只是到了小書家門口,門內竟有明顯的陣法遺留痕跡,以及下過降頭的氣味,而且格局怪異得,連我那淺薄的風水基礎都看得出來,老同學這次面對的,恐怕是個大麻煩。

但是秉持著修道人的氣節,以及窮到快被閻羅抓走的骨氣,我毅然決然的打開了那扇門。

那扇門後……什麼也沒有,只有穿著厚外套、一臉病容的小書。我看了看小書,再看一下自己一身短T,又看了看窗外。

「果然沒猜錯,妳被下符了。」

「這是你該對國小老同學說的話嗎?」小書滿臉憂愁。

兩人一進門,小書還沒來得及說請坐,我已經在客廳中間東張西望,並注意到,小書並不是單身,她還跟著男友一起住,從居住的種種跡象來看,小書果然也進入了八大行業,不過那都不是重點。

「命玄老……我說老同學,我家怎麼了?」

「我不是說了嗎?妳被下咒了啊,我在找一些蛛絲馬跡。妳說妳今年初開始運氣就越來越差,是怎樣?」

「我原本在XX酒店上班上得好好的,卻遇到酒店整修,經紀也沒安排我去其他地方上班;我今年還出了兩次車禍,現在還復健;我男友阿KEN也越來越奇怪,經常出門,好像在外面有小三了。

阿KEN現在基本上都是在花我的錢,我一直想跟他分手,卻怎樣都說不出來。更奇怪的是我感冒了,去了好多醫院都看不好,醫院都說我只是小感冒,但是我卻越來越冷。現在才10月,我都已經在穿厚外套了。你說我被下符,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簡單來說,妳被人下了情纏符,不過應該不完整,然後又有人對妳下了蠱,就像……這個。」說著,我指了旁邊一個小神像。

「這個?可是這是3年前買回來的耶。」小書一臉疑惑,不明究理。

「不是,我是指上面掛的符。」神像上面掛著的符,確實不是一般廟裡所求的符,而是特意請人開光寫成的符,只是已經有點破損。打開一看,確實是標準的情纏符,這種符能夠讓異性暫時有迷戀自己的錯覺,而那點破損就是情纏符沒法完全發揮作用的原因。

▲▼連2次出車禍+長期身體不適...酒店妹遭人下符又下蠱(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符咒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我順手解決了那張情纏符,一邊小書解釋情纏符的來歷和用法。

「那下蠱是怎麼回事?還有,誰會對我下符啊?還是在我家?」

正當我要回答時,門口傳來了開門聲。門口走進一個男人,桃花眼、銀頭髮,一身西裝跟滿身的酒氣加香水味,身上掛著護身符。那張符雖然一樣黯淡無光,但命玄知道,找到下符的人了。只是,為什麼這個人跟小書一樣,也被下蠱了?而且還是很麻煩的,現代都當作情蠱使用的──迷蠱。

「小書,我回來了……這是誰?」KEN明顯已經喝醉,大概連怎麼回來的都忘了。

「KEN,他是我小學同學命玄,現在在做道士,我請他來家裡看看。」小書說著,一邊試圖上前攙扶。

「小學同學你好眼熟喔。啊、是那個年輕道士!老師,你好你好。」

「呃……你好。」我忘了他是誰,還是客氣的打了招呼。

「老師你多聊聊,我先進去。」KEN讓小書坐下,一個人搖搖晃晃的走進房間。本來小書還想進去幫忙,但這次,我阻止了她。

(待續)

道士執照(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道士執照(圖/當事人提供)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2017年11月15日 18:40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