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在廁所洗娃娃…天真妹答應它的請求 一恍神差點被拖走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現。

(續上篇)

以下是小青的自述:

當天跟命玄分開後,我帶著娃娃回到家中。我覺得,這娃娃這麼可愛,怎麼可能是它的問題呢?而且人家還說娃娃可以守護愛情跟保佑身體健康,會不會是玄大說錯了?不過,當天回家後真的輕鬆很多,也沒有再跟男友吵架,真的很神奇。

然而那天晚上,我夢見了娃娃。它一直哭、一直哭,哭得好可憐。我問它為什麼哭,它說自己被關起來了,那裡好黑,好可怕,問我能不能幫它。它是我最喜歡的娃娃,我便回答:「好啊,該怎麼幫你?」

▲▼醒來竟在廁所!詛咒禮物化成黑影糾纏 她2天內精神崩潰(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娃娃示意圖(圖/當事人提供)

我一答應,突然就醒了過來,而且我竟然在廁所,還正在洗那隻娃娃。我還以為我睡到茫了,不小心弄髒娃娃才會在這洗它,當我再仔細看娃娃,奇怪的噁心感忽然衝上喉嚨,我立刻將晚餐吐了出來。

我覺得不對勁,想找命玄給我的符,可白天明明還放在包包裡的符,現在卻怎麼找也找不到。接著,廁所傳來滴滴答答的聲音,大概是我沒把水龍頭關好,但那聲音聽起來莫名的很可怕,像是廁所有什麼東西在呼喊著我。

當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趕緊拿起手機打給男友。雖然是半夜,男友依然接了我的電話。只是不知為何,一聽到他的聲音,我又沒來由的一陣不耐煩,說沒兩句後就氣沖沖的掛上電話。我在氣頭上也不怎麼害怕,回到廁所將娃娃拿出來,用夾子晾好。

那天晚上我怎樣都睡不好,熬到凌晨才睡著。在鬧鐘響的前十分鐘,我忽然聽見東西掉落的聲音。我被驚醒,剛要下床,卻發現那娃娃掉在我的床邊,還有點濕濕的……我睡前明明是將娃娃掛在窗戶前,但窗戶離我的床有一公尺多,難道是風太大,將娃娃吹掉了?

我抱著滿心疑惑將娃娃掛回去。接下來事情越來越怪,先是上班不順利,再來是半路車子拋錨,約好的客戶通通臨時變卦,晚上跟男友吃飯我還踩了地雷。我越想越不對,該不會是那個老玄對我做了什麼吧?

跟男友鬧得不歡而散後,我自己一個人回家,突然發現娃娃又掉了,這次是掉在我的書桌上。雖然窗戶緊靠著書桌,但我早上出去前明明將窗戶關上了,娃娃是怎麼掉下來的?

第二天晚上,我又夢到那個娃娃,它在我腳邊轉來轉去。忽然,我看到了男友,是幾年前他剛跟我在一起時,比較瘦的模樣,他跟一位穿得很辣的年輕女生走在一起。我想上前,卻一步也踏不出去,反而被娃娃往後拖。

轉頭一看,娃娃的嘴巴忽然變得好大好大,還不斷滴著口水,連在夢裡都能聞到一股陳舊的腐敗味!我不斷掙扎,忽然從我的睡衣口袋裡爆出一道刺眼的光,刺眼得我直接醒來。

我一睜開眼睛,娃娃竟然躺在我腳邊。我趕緊翻了翻衣服口袋,竟翻出了老玄給我的平安符。我想站起來,卻一陣暈眩,又跌坐回床上。一摸自己的額頭,燙到不行。

我昏昏沉沉的倒回床上,不斷做著惡夢。醒來後我怕得連大門都出不去,覺得好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門後,只能幫自己沖澡、睡覺。我完全沒有食欲,一直噁心想吐,想打119又不敢出門,連窗戶都緊緊關上。

我就這樣將自己關到半夜,正當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時,我突然覺得那娃娃正在打量我……

我想將它丟掉,但下意識覺得,丟掉可能會更麻煩。黑暗中不斷有東西在走動,我嚇死了,趕緊將所有的燈都打開,被注視的感覺卻越來越重,好像有東西正在等我睡著或疲累時,把我拖進黑暗中。

▲▼幽靈,鬼怪,鬼,靈魂,恐怖,靈異(圖/視覺中國CFP)
★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正當我快絕望時,命玄的電話來了。其實我昨天就想打給他,可是怎麼樣都找不到他的連絡方式,好不容易等來他的電話,話筒那頭他好像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緊張的說要找我,但我實在沒辦法出門,只好給了住址,請他跑一趟。

時間過得好慢。燈光明明很亮,但是那無處不在的黑暗越來越近。窗戶刷的一聲打開,狂風呼呼的灌進來。我終於受不了緊繃的氣氛,把被子蒙在頭上瘋狂尖叫。接著,門口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跟門鈴聲。

我叫得更用力了。突然,門口傳來有點熟悉的聲音……

「小青,是我啦!開門,妳再不開我就撞門了!」是老玄!

不等我反應過來,他真的開始撞門……我家是鐵門,他真的打算撞壞嗎?

「等等!我來了!」我急急忙忙的打開門,老玄正拿著滅火器,還打算繼續夯下去。

--

沒錯,關鍵時刻,我來了。一開門,滿地東西亂七八糟、還有水漬。我看著跟前兩天判若兩人的小青,忍不住問她:「上次給妳的東西呢?」

「只剩下這個……其他的不見了。」小青畏畏縮縮的掏出平安符。我看著黯淡無光的符,又看了看好像犯了錯等著被罵的小青,拍了拍她的頭。

「沒事,妳就在我旁邊待著。」我大步走了進去。房內狂風呼嘯,巫毒娃娃坐在床頭,用嘶啞的聲音對我怒吼。

『滾!不滾我連你一起吃了!』它身後的紫黑色氣息張牙舞爪,朝我怒吼,接著朝我撲過來,連小青都好像有感應到。我也不說話,直接動作,這兩天思考對策不是想假的。

「吾人所用,受之火德,星君在上,持禮頌召……」一道紅色氣息蔓延出去,紫黑色的氣息一碰到就好像被灼傷一樣。

『啊啊啊!渾蛋!你敢這樣對我!』

「#$%*()&*()JKIJ#$%&^@。」別誤會,我不是罵髒話,只是巫術的祈禱詞我不會打。沒錯,巫術,守護咒,至於為什麼我會……以後會說。

『嗚阿阿阿!你怎麼可能……!』娃娃見不妙,又颳起一陣風。打不過就想跑?

金光縛地咒、定魂鎖心咒、又一道百靈隲壓,我直接將娃娃封印。處理這種東西很麻煩,因為這是真正的詛咒。我先將其中的怨魂渡進我的招魂鈴中,然後寫了一張又一張的符,將娃娃層層疊疊的包住,打算帶回廟中化了它。

臨走前我丟了一張紙給小青。小青仔細看後,訝異的看著我。

「玄大,你……」

當然不是情書,是報價單,驅邪費用加上計程車錢。

「啊,妳男友好像在樓下囉,我先走了。紅包袋我剛剛收了,錢記得匯到我戶頭。」我帶著東西,安心的準備回家睡覺。

「就這樣嗎?會不會太少?」小青衝出門口,對著等電梯的我問了一聲。

「所以我才窮啊,哈哈哈。」電梯到了。小青的男友衝出來緊緊抱著她。夭壽,要開始放閃了,我先走了。

「玄大(老師),謝謝你。」真有默契啊。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今晚難得的可以安心睡覺了。

道士執照(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道士執照(圖/當事人提供)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2017年11月10日 12:31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