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泰國「鬼妻娜娜」忘還願!網紅女模變一個人狂毆男友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講好的事就該做到,也沒錯吧?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現。

大家好,我是老玄。上一篇我們看到了一段反逆的親情、與至死不渝的愛情,今天要說的,則是一段真實「致死」的愛情。

大家可能看過鬼妻娜娜的故事或電影。真的有鬼妻娜娜嗎?不僅有,在泰國曼谷Onnut小巷底,真的有座鬼妻廟供奉著鬼妻娜娜。泰國人深信娜娜很靈驗,每天前往祈福的人絡繹不絕。陰神娜娜不僅是當地人的明牌指標,也護佑著健康、生活、愛情。

泰國娜娜的故事,當地人還建了一座「鬼妻廟」供奉她。(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娜娜金身(圖/翻攝自百度百科)

抱著冤屈死去,受人祭拜成仙的,通稱陰神。與陰神打交道最重要的一點是什麼?一定要還願。今天的故事,就是沒有還願差點釀成大禍。

老玄除了當道士也當臨時演員。臨演收入不多,有些臨演會一起合租,比較划算。老玄認識的一群臨演好友就住在台北三重。

這些人裡,阿班除了當臨演外還有搞網路影片;小新有拍過幾部作品,薪水相對還可以;梨子跟櫻櫻也在當平面模特兒;老巴則是一邊打工,比較辛苦。這些人感情相當好,大家約定住在一起,慢慢存錢,希望未來有更好的出路。

去年他們五人還相約去泰國遊玩,感情好到簡直把彼此當成家人,但,問題就出在這趟泰國之旅。

某個清早電話響了。我迷迷糊糊的接了電話,電話那頭一頓乒乒乓乓,以及巨大的叫聲跟哭喊聲。音效實在太震撼,直接把我嚇醒,緊張的一直喂喂喂,還以為對面是不是在火拚。

過了5、6秒,才聽到老巴緊張的聲音:「老玄你快過來!快出人命了!」

我愣了愣,「老巴,你打錯了吧?這種事不是該打110或119嗎?」

老巴快速的回答:「不是啦!最近小新和梨子不是一直吵架嗎?早上小新說,梨子自從在泰國買了一塊佛牌後就怪怪的,一定要梨子把佛牌丟掉。梨子好像吃了炸藥一樣,忽然發飆。

▲▼冰箱都砸出去!小模拜泰「鬼妻娜娜」忘還願 中邪狂砸住家(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原本我們想把她帶到你那裡,沒想到她一聽到,發飆得更兇了,我跟小新、阿班差點攔不住。現在是他們勉強壓住她。不多說了,剛剛小新被K了滿頭血,我還要打119。」

老巴直接將電話掛了,只留下睡眼惺忪、滿臉懵逼的我。不過老巴說的那麼嚴重,我還是去看看好了。我將東西整理一下,還好三重很近,不用20分鐘就到了。

一剛到,就看到不少東西被丟在樓下。附近的鄰居也開啟了台灣文化技能「看熱鬧不嫌事大」,開始在附近指指點點。

我嘆了口氣,在對面早餐店買了杯奶茶,慢慢晃上去。剛到門口,呼一聲竄出兩個陰魂擋住我的去路。看來裡面那位不簡單啊,出門還帶敢死隊。

我也不是很在意,畢竟某些鬼王出門都會隨身帶著30多隻的遊魂怨靈,習慣了。把口中的奶茶吞下去,我一張口就是金光神咒,用來趕這些陰魂超方便的。

按了門鈴,沒有人來開門,但門內的聲音小了下來。大概又過了10秒,我聽見梨子用沙啞的聲音大喊著『走開──』非常好,聽這一聲,十有八九是中邪了,而且附身的鬼程度還不差,時間久了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想到這裡,我又大力拍了兩下鐵門。門砰的一聲打開了,好幾隻手把我抓進去。不是鬼手,而是老巴跟阿班。門後就是陽台,陽台一般都是堆一些雜物跟鞋子,今天卻散落著桌子、椅子,還有櫃子跟倒下的拉門。弄成這樣,這力氣大概可以屌打滿屋子的花美男。

迎面而來的戾氣及陰氣,讓我忍不住在心裡暗罵髒話。真的是個大傢伙啊。不過讓我疑惑的是,沒有怨念,這就有點反常了。

迄今我遇過許多大大小小的鬼,比這厲害的也有幾個,但所有陰魂,包含怨魂、遊魂、厲鬼等,沒一個能將怨氣完全去除,除非……已經晉升陰神想到這,我頭又大了一圈。

我將門打開,沒有飛過來的椅子、凳子、刀子,只有梨子安安靜靜的坐在位子上,好像陽台那一片亂跟她沒半毛錢關係。只是她披頭散髮,看起來有點詭異,背後還站著一個滿臉怒容的異國少婦。

場面安靜得可怕,大夥都不知道該怎麼打破沉默,連我都有點尷尬。

「嗨,梨子,還有這位……姐姐,祢好。」

『臭道士,今天是我們的事,你也要管嗎?』梨子忽然抬頭,有點渙散的盯著我,兇狠的說。

「姐姐,別鬧了,我今天來就是要處理事情的。您就說說發生了什麼事,大家一起解決,不然以祢今天在這裡的分靈,也沒法奈我何。」是的,這是分靈,神格特有的技能,聽說一些得道高僧也會。既然來的不是陰神本尊,只是一個分靈,真要動起手來,分分鐘就能封印。

祂深深看了我一眼,用審視的目光將我狠狠掃了個遍,似乎覺得我說的有道理,便藉梨子的口緩緩說起緣由。

原來去年梨子偶然發現,小新似乎在外頭跟其他女生有曖昧,但梨子沒有吵架或攤牌,而是對小新更好,只是留了個心眼。當她覺得小新跟別人曖昧的時候,就會假裝不知情的跳出來搗亂,只可惜效果不彰。

為了增進兩人的感情,梨子跟櫻櫻特地辦了一趟泰國之旅,櫻櫻也想藉此倒追阿班。整趟旅遊都很好,小新跟梨子的感情也真的增進許多。

不過,旅程中出了個小插曲,當時三個男生說要去當地酒吧見識一下,兩個女生也很知趣,決定去附近逛逛。不過跟司機溝通出了點問題,司機載著她們離開市區,相較市區的熱鬧,這裡雖然人多,卻給人一種比較肅穆的感覺。櫻櫻嚷著要回市區的shoppingmall,梨子忽然叫住了她。

梨子注意到,這裡似乎是旅遊書上提到的鬼妻廟,便想進去參拜,祈求感情順遂。她們倆一進去,就被旁邊販賣佛牌跟供品的攤販叫住,花點錢買了些供品。走進廟裡後,櫻櫻有點被廟裡娜娜的金身嚇到,還是跟著人群參拜。

而梨子,不僅求娜娜將小新身邊的爛桃花及曖昧對像斬掉,也拜託祂保佑兩人的感情。她還許願,如果願望實現,明年會帶五倍的供品回來。離開時,梨子將剛剛買的佛牌戴在脖子上。

自泰國回來後,小新確實不再跟其他女生曖昧,也更愛梨子。兩人的感情越來越好,還都見了雙方父母,甚至論及婚嫁。但梨子忘了自己在泰國所發的願,只是她始終不願意拿下那塊佛牌,說是留個紀念。

一年很快到了,梨子開始不舒服、做惡夢、人也變得暴躁。她跟小新又開始吵架、冷戰。直到從不說夢話的梨子開始說夢話,而且說的都是「娜娜」,大家才覺得不太對勁。昨夜大家趁梨子睡著討論這件事,櫻櫻才將泰國之旅的情形說出來。

大家通宵討論到將近凌晨,梨子忽然走出來,對他們的說詞跟行徑非常不滿,怒火還燒到其他室友跟小新身上,跟眾人吵了起來,越吵越兇、動作越來越大,最後竟開始暴力相向。本來她只是摔一些鍋碗瓢盆,眾人一時無法阻止,最後然連桌子都飛出來了。

就在她還打算推倒衣櫥跟冰箱時,我按了門鈴。原本極度暴躁的她一聽到是我,立馬冷靜了下來。

『就是這樣,我給的,理應拿回來,既然她做不到該做的,我拿回來有什麼不對?』娜娜小姐用梨子的聲音說道,只是語氣……有點委屈?

「夫人,您這樣處理也不是錯,但起碼要提醒一下當事人吧?更何況,現在這樣做牽連可大了,也不合規矩啊。」理性溝通,放低姿態,要是在這出了問題,後續可是國際問題啊。

『我怎麼做不用你管,走開!』,我顯然又碰到祂什麼點了,翻臉簡直比翻書還快。

「等等,不然這樣好了,我跟梨子說,賠罪加還願過兩個月一起辦好嗎?」

『不行,我要10套衣服加10份供奉,3天就要。』娜娜小姐聽到賠罪,果然定格了一下。

「當然可以,不過3天有點趕,最近是旅遊旺季,實在買不到機票,能不能等一個月?」事後想想,我根本是在幫人談判賠償金跟分期的問題,馬的,這年頭當道士還要兼職談判跟心理輔導,錢還沒多少。

『不行,最多10天。』娜娜小姐似乎談出興趣了,開始跟我討價還價。

「好好好,那您能不能先把梨子還給我們?」看出祂在玩我,我有點挫敗,只好先答應。

一陣陰風無端吹起,在房內盤旋一陣,娜娜小姐暫時離開了。阿班跟小新等人早已看呆了。由於剛剛的「談判」用的不是一般語言,我將娜娜小姐的條件重新告知小新祂們,櫻櫻不斷點頭,大夥面面相覷,一時無言以對。

事後大家趕緊籌錢備齊「賠償金」,讓小新、梨子跟櫻櫻去泰國。這件事讓我不知該慶幸還是該無奈,不過總之是告一段落了。

為愛情幹傻事的人很多,更常見的是對劈腿或者第三者下詛咒、巫術、降頭、符蠱,屢見不鮮,之後再來說這類的故事吧。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品行端正陰陽道師──命玄,下次見。對了小新,那次你溝通費只給了一半,快還錢。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2017年11月5日 14:55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