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搖椅晃不停…三兄弟同患嗜睡症:夢裡一直看見過世老媽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晚上不敢上廁所了...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現。

關於上一篇聊到的那位律師,大約在那件事結束後的三、四個月,我接到了一則訊息,內容很短,是不認識的人發的。

『請問是命玄師父嗎?能不能請您幫我一個忙?我母親去世兩個多月了,可是祂好像有話要跟我們說……』

事實上,我應該要叫這位仁兄回去問當初負責超渡他母親的傢伙,事情怎麼沒處理好,導致他媽媽在逝世後還是一直來找他,但是呢,老玄窮啊!於是,我傳了價目表回去給他。

不久,那位先生立馬回電說沒問題,只是可能要請我到他位在新竹的家裡一趟。

「沒問題,我坐火車去,我再跟您約個時間。」窮孩子活到這麼大,坐高鐵的次數一隻手就數得完了。事實上,我還一度想請他報台鐵價,我自己坐客運慢慢晃下去。對啦,我就是窮,怎樣。

但是這位仁兄很大器的回:「沒關係,老師您坐高鐵下來,錢多少,我照算給您,越快越好。」

還真是大方,高鐵交通費就快跟我的問事費差不多了,我真的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好。

「呃……好,我明天就下去。」

「老師,沒關係啦,您先下來,我家很多空房啦!要是住不習慣,您也可以去飯店住啊,錢我付沒關係。」飯店錢絕對比問事費多不知道多少!原來是乾爹啊!

「好,我等等東西收一收就下去。」

之前也遇過許多緊急的case,但是這次的客人有一點……怪怪的。是害怕嗎?好像有一點,但是應該不到性命之危,否則就不會大老遠的叫我下去了。說不急嘛,卻又甘願灑錢叫我連夜趕下去。反正,這整件事透露著詭異。

▲▼無人搖椅卻會搖、電視自己打開...全家悚:過世老母親一直回來(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附圖為示意照,內文與照片中人物和地點無關

在出發的過程中,我終於了解了情況。原來,這位客人的媽媽自從去世之後,一直回來找祂的家人們。三個兒子跟一個女兒,自祂過世之後就因為喪葬費跟遺產問題不斷的吵,頭七辦完之後便經常夢見媽媽,而且夢境都很真實,甚至影響到他們白天上班,常常一恍神,就覺得媽媽好像一直在身邊出現。

以下是大器仁兄的說法:

母親去世了後,我好像經常看到祂。媽媽生前輪流在我們三個兒子家裡住,去世的時候住在我這,走得很安詳。明明去世的時候都好好的、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事,但是頭七一過完,老二就開始說什麼阿母很偏心啦、把大部分房產都留給我、要我負責一半的喪葬費什麼的。

奇怪的是,在頭七火化之後,我們幫阿母找好靈骨塔、也請入神主牌,可是阿母一直出現在我們夢裡,還不停跟我說:「大狗啊,恁兄弟有緣,阿母也把祖產都留給你了,你弟弟妹妹們比較不懂事,你就讓著他們嘛。」

一開始我以為只是做夢,但是我這兩個月精神越來越差,常常打瞌睡,每次一打瞌睡就夢到我阿母,不管去哪裡都會遇到她,而且每次的夢都好真實。

我問了弟弟妹妹們,沒想到他們也都有夢到阿母,而且也是真實到讓他們害怕、精神也都變得很差。最奇怪的是,夢裡面的阿母感覺越變越年輕,一開始還是跟下喪時差不多的樣子,最近感覺好像已經回到50幾歲時的樣子了!

▲▼幽靈,鬼怪,鬼,靈魂,恐怖,靈異(圖/視覺中國CFP)
★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NEWS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而且,最近家裡也怪怪的。阿母都去世兩個多月了,家裡卻好像多住了一個人一樣,大家經常不知不覺的多擺一雙碗筷、或是莫名其妙會多算一個人頭。以前,阿母常常晚上睡不著,到客廳看電視,然後就在搖椅上打瞌睡。

有一次,我半夜起來發現客廳的電視沒關,迷迷糊糊的說了一句「阿母,你還沒睡喔。」

我說了後才想起來阿母已經去了,可是客廳的搖椅突然搖了兩下,好像在回答。我也不敢講什麼,把電視關了就躲回床上睡覺。這類的事很多、很多……

--

因為這樣,讓這家人漸漸不堪其擾,其他家族成員也接連不斷的遇到怪事。雖然怪,大家卻覺得不害怕,更有小孩子常常說阿嬤還沒走之類的話。只是三位兄弟越來越嗜睡,也被讓人有點驚恐的夢境給嚇得沒辦法,才找到我來幫忙。

等到了新竹時,老玄已經暈車暈得很不舒服了。一出高鐵站,就聽到一句「老師,你好年輕喔,跟照片上差不多耶」。是是是,我知道我很年輕,不過我已經幹這行很久了。

可當我一轉過頭,我愣住了。這個客戶楊先生,不就是之前在醫院遇到的那位鐵齒律師嗎?怎麼今天態度差這麼多?而且,看他的氣質穿著,也完全不像同一個人。

當下,我覺得要不是我被搞了、就是他瘋了。但是接下來我才知道,這件事其實遠遠沒有那麼簡單。

隨著楊先生的腳步越來越近,我忍不住問了:「楊先生,您不認得我了嗎?」

「啊?命玄老師,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楊先生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好像真的不認得我。我不死心的繼續追問。

「就是之前在某某醫院啊!您不記得了嗎?您不是還說您是位律師嗎?」那個時候他穿得西裝筆挺。還罵了我一頓,怎麼現在穿得比較像……土財主?

「喔!你認識我小弟喔!嘿啦,他是律師啦。常常有人說,我們家兄弟姊妹都長得像我爸。他之前有說,在醫院遇到過一個怪怪的年輕人,然後他女兒就好了。原來,那個年輕人就是你喔。」

我看我不是來到新竹,是內湖吧?這種八點檔式的三兄弟孽緣又是怎樣?我打賭,那個姐姐跟二弟絕對也都長得一模一樣!

經過楊先生這麼一嚇,我的暈車全好了,但現在腦子更亂了。我帶著滿身的道具法器,讓楊先生載到家裡。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懵逼陰陽道師──命玄。這令我傻眼的劇情到底為怎樣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續下篇)

道士執照(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道士執照(圖/當事人提供)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2017年10月30日 14:41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