唆使妻子一家相殺,變態兇手心理洗腦,幫肢解還不想逃

法式軟糖/檸檬籽

看起來是糖果很無害,結果咬下去卻酸到舌頭發麻,然而卻唰嘴到停不下來,這就是我的文..

點評:開始爭先恐後地討兇手的歡心?!

文/法式軟糖

上次講到這篇「女高中生水泥封屍殺人案件」,被日本選為絕對不能忘記的兇殘犯罪,但今天要談的這件案子「北九州監禁殺人事件」,殘忍程度不亞於它。

1996到1998年間,福岡縣一對夫婦將7名受害者監禁折磨,長達半年之久。此事件中,共有6人慘遭殺害,屍體在浴室內用菜刀、鋸條肢解後,再用攪拌機搗碎投入大海。然而,行兇手法並不是此案最恐怖的部分,最可怕的是,主犯如何操弄人心,命令受害者進行互相殺害的遊戲,使其精神崩潰,最終身心交瘁而亡。

日男運用心理戰術,一家七口互相殘殺!倖存者:沒有想過要逃跑(圖/naver)
(圖/
naver

先從主犯松永太說起,1961生於福岡縣北九州,家庭生活寬裕,在校是標準的好學生,但從青少年時期開始,慢慢出現一些紀律問題。比如17歲時,松永太曾把離家出走的少女帶回家,最後遭到高中退學。19歲時松永太結了婚,並生了一個兒子,但他同時還有10個情人,其中一個就是後來與他搭檔的妻子-緒方純子。

日男運用心理戰術,一家七口互相殘殺!倖存者:沒有想過要逃跑(圖/between)
(圖/between

共犯緒方純子,同樣出生福岡縣,家庭是地方上的名門望族,與松永太結識於高中,但兩人當時沒有太多交集。純子為人溫和,短大畢業後在幼兒園當老師。直到有一天,松永太因為無聊翻閱高中畢業紀念冊,打電話給相中的女生,而純子就這樣成了他的獵物。松永太開始跟純子裝熟,並吹噓自己的事業與外貌,很快地就將純子追到手。

日男運用心理戰術,一家七口互相殘殺!倖存者:沒有想過要逃跑(圖/between)
(圖/between

兩人交往期間,被純子的母親緒方靜美(當時44歲)發現,但松永太運用巧言向靜美承諾會很快離婚並和純子結婚,還答應婚後入贅緒方家。然而不久後,靜美發現松永太開始虐待純子,她要求兩人趕快分手。但沒想到,靜美自己卻被松永騙到賓館強姦!就這樣,純子錯失了離開松永太的機會,之後還為他生下兩子。

1983年松永太繼承家業並開了公司,主要業務是到家庭推銷「劣質棉被」,為了讓員工聽話,據說他經常在公司三樓電擊員工,並搭配「一隻幽靈在你的後面」等怪力亂神的說詞,以控制員工的心緒。松永太元配也在同年,以家庭暴力控告松永太,並帶著兒子逃走了,可以說是此事件最幸運的人。

松永太經營的棉被公司,因屢次使用商業詐欺,1992被警方以涉嫌脅迫罪和詐欺罪全國通緝,松永太和純子兩人展開逃亡的生活。而這起震撼全國的連續殺人事件,就是在他們逃亡過程中的一所公寓裡發生的。

日男運用心理戰術,一家七口互相殘殺!倖存者:沒有想過要逃跑(圖/cc0)
(圖/cc0)

案件事發經過

松永太為了籌措這段時間的開銷,逼迫純子打電話向家裡要錢,一直到1997年為止,總共收到63筆款項,金額超過1500萬日圓。接著在1994年,松永發現了新的獵物-從事不動產仲介的虎谷久美雄。

虎谷久美雄離婚後,和10歲女兒住在一起,松永藉口與他合資成立新公司,每天帶虎谷去飲酒狂歡。一天趁虎谷酒醉,松永太把虎谷和他的女兒監禁在浴室裡面,對他們進行飲食、睡眠、大小便控制,並用電棍進行電擊拷問,逼他向銀行和親友借錢,最後還使出吃大便、打小腿、沖冰水等招數,甚至還要女兒咬他,一直到將錢財全部詐光,虎谷也因心力衰竭而死。

松永太接著轉向虎谷的女兒,語帶威脅地說:「你爸爸身上有你的齒印,警察會來逮捕你!」並逼她寫下「我殺了我爸爸」的自白書。不僅如此,松永太還要虎谷的女兒協助純子處理爸爸的屍體,將肢解後的碎屍扔到大海裡。而這個女孩,就這樣被松永太緊緊地控制了7年之久。

虎谷死後,松永太為逃亡資金感到著急,決定將目標鎖定在緒方家族身上,打算用「滅九族」的方法,將一家的財產全部侵吞。於是他將純子參與「殺人」和「肢解屍體」的事情告訴給她的家人,為維護家族的面子,緒方一家前後給松永太的費用,約有6300萬日元之多。

日男運用心理戰術,一家七口互相殘殺!倖存者:沒有想過要逃跑(圖/between)
(圖/
between

而當這些錢全花光後,松永太發覺緒方一家再也無法從金融機構貸款時,他決定把緒方純子、爸爸緒方譽、媽媽緒方靜美、妹妹理惠子、妹夫,以及妹妹的一兒一女都監禁起來,讓這一家7口過著電棍下的悲慘生活。

松永太開始對緒方一家進行恐怖統治,但最可怕的是,他從來不自己動手,而是命令誰去殺誰,他會指定誰是殺手、誰是與被害人。令人訝異的是,緒方一家非常忠實地執行了松永太的殺人命令。

首先,松永太要純子在和室內,對61歲的父親進行電擊,以高壓電棍多次擊打父親的乳頭,純子親眼目睹父親跪在地板上痛苦地求饒,最終慘忍死去。

接著,松永太對58歲的靜美不斷發出「啊、啊」的聲音感到不滿,他擔心外面會聽到,於是喪失理智的純子將母親拽進浴室,松永太接著命令純子的妹夫將電線勒在岳母的脖子上,再命令妹妹按住母親掙扎的雙腳,最後在三人合力之下,將母親活活地用電線勒死。

純子的妹妹在這段期間,成為松永太的「性奴」,且天天遭受松永太的電擊,耳朵幾乎聽不見了,於是松永太無視妹妹可能懷孕的事實,把她也拽進浴室,命令她10歲的女兒按住母親的雙腳,並要求她的丈夫用電線將她勒死。

妹夫在殺了兩個親人之後,精神再也支撐不下去,每天嘔吐、腹瀉不止。在此期間,松永太甚至要求他把自己的大便吃下去。沒有多久,妹夫因為心力衰竭在浴室中死去。

日男運用心理戰術,一家七口互相殘殺!倖存者:沒有想過要逃跑(圖/cc0)
(圖/cc0)

最後只剩下妹妹和妹夫的一對兒女,他們曾經是控制整個家族的人質,但現今已毫無利用價值。於是,松永太命令其中才10歲的姊姊,在廚房裡把5歲的弟弟殺害了。然後,松永太又用電棍多次電擊姊姊的臉部,最後她躺在廚房的地板,由純子和虎谷的女兒用電線捆綁身體兩側,活活電死。

日男運用心理戰術,一家七口互相殘殺!倖存者:沒有想過要逃跑(圖/between)
(圖/between

這些屍體在浴室內用菜刀、鋸條肢解後,再用攪拌機搗碎投入茫茫大海中。一個家族,就這樣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一直到2002年,虎谷17歲的女兒才從公寓中逃跑出來,向警方求救並揭露松永太變態的罪刑。而根據警方說法,純子當時始終保持沉默,被松永太洗腦的她,像是徒有外殼、沒有靈魂的人。直到在警方等多方努力之下,純子才說出事件始末,她說:「我想說真話了,我準備接受死刑。」

日男運用心理戰術,一家七口互相殘殺!倖存者:沒有想過要逃跑(圖/between)
(圖/between

而松永太卻矢口否認,他認為自己沒有罪,並表示:「緒方一家彼此間擁有仇恨,所以他們才能輕易殺害對方,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也沒有發出過殺害的指令。」這也是此案件最弔詭的地方:緒方一家為什麽會如此順從松永太的殺人命令?為什麽他們幾乎沒有抵抗?為什麽他們從來沒有嘗試逃跑?

純子回想當時情景,也表示很難用語言來描述那時異常的心理狀態,最大的可能是「電擊的拷問」給了緒方一家帶來嚴重的心理影響,因為松永太會用電線的銅絲栓捆在被害者的手腳、臉龐、乳頭、陰部等部位,在命令與拷問期間,不斷地插、拔連接電線的插銷,使之精神衰弱。

而被監禁的一家,為了不受到「通電的懲罰」,竟然開始爭先恐後地討松永太的歡心,相互背叛、咒罵、毆打,甚至殺害,都是為了躲避「通電地獄」,卻沒有人想到要團結起來進行抵抗。這種透過電擊建立的奴隸階層制度,可以由松永太的說詞中驗證,他說:「我不是要虐待他們,我只是要建立一個父親的權威,要建立一種共同生活的秩序。」

2011年12月12日最高裁終審判決松永太死刑,現羈押在福岡拘置所等待處刑;而共犯緒方純子考量其長期受到暴力虐待脅迫,二審改判終身監禁。

日男運用心理戰術,一家七口互相殘殺!倖存者:沒有想過要逃跑(圖/樂天市場)
(圖/楽天市場

【VIA wikipediazhihu

❖法式軟糖粉絲團❖ 新開幕求支持▶▶▶
酸甜啊酸甜好唰嘴~

2017年10月11日 18:11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