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汁光!巧手食品助理用「無化學可食假洨」 征服日AV業界

林森北烏蘇拉/

專業是講垃圾話,副業是拍電影。

點評:用洨(假的)征服日本的男人!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回想起在片場工作的那時候,不知道我那巧手的助理學長現在在AV界過得好嗎?

大家都愛美食,看電視、看電影時更是容易被吸引,這也不意外為何《中華○番》可以年年重播、《○男大主廚》永遠收視超高,人人都是小當家。

台灣的影視分工逐年來有越趨專業化的傾向,雖然仍不普及,但食品設計師這一行,無論在廣告還是電影,都有越來越蓬勃的發展。

因為商業考量,專業的食品設計師在廣告界特別活躍,畢竟商品形象第一,設計師可就像是食物的化妝師呢!順帶一提,一個藝人出門要帶五個以上的妝髮助理,這種狀況在台灣也是存在的。

▲▼台灣汁光!巧手食品助理用「無化學可食假洨」 征服日AV業界(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以前第一次拍廣告時,擔任的是美術助理,因為食品=道具,把食物弄得更好看的工作,一定是落在我們頭上啦!我還記得那次拍攝的是瑞士蛋糕捲,而業主提出的神要求,是要我們弄出「很有3D感的瑞士蛋糕捲」……

3D感的瑞士蛋糕捲???是阿凡達的那種3D嗎…

但金主是神,再不合理的要求也只能照做。美術組的小朋友我們想到的對策是幫蛋糕充氣,讓內餡飽滿、呼之欲出。拍起來是這樣啦,就是苦了在後頭桌下不斷用長吸管幫忙吹氣的助理,一口氣沒上來,就把壞掉的奶油塊吸進氣管裡,差點都噎死了。

另一個助理,有天幽幽講起自己參與食物道具,不像我們是把原有的食物加工成更完美的夢幻形象,而是必須善用食物做出道具。

例如,遇到堅稱對堅果過敏、卻又因為劇情需要必須吃堅果的演員,他就得幫忙找到相關的天然食品,不是堅果,卻必須長得像堅果。聽說手巧的他,就拿營○口糧拼命雕出了一顆假堅果,讓演員放心演出。

巧手助理後來到日本留學去了,為了生活費,三不五時就到A片現場打打零工,發揮一己長才。有次,他在A片片場負責製作假精液。一般來說,拍A片時的精液通常是找化學原料攪拌而成的,不會真的是誰的子子孫孫。但那天的女優鬧著脾氣,說皮膚狀況不好,精液平常雖然司空見慣,但當天就是不想碰!

為了解決這個窘境,我的巧手助理朋友買了片栗粉(太白粉)、與其他便利商店買得到的食物原料,弄出了一杯又一杯可食用假精液。(是說那個好像本來也可以吞)(離題)

朋友用生硬的日文跟女優解釋後,讓大姊她安心地被噴臉,因為那杯不是化學,是食物啊~~

當天所有日本工作人員都驚呆了,我的食品道具界的巧手大神朋友也因此變得很熱門,人人都想預約他出班工作,不過似乎只限於AV業界啦……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鍵盤小檸檬官方噗浪來囉!

 

2017年09月29日 11:40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