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袋被淋濕!小資女內衣沿著「中山-行天宮」掉 回家大爆哭

好心人幫協尋啊。

註:以下真人真事,東區馮迪索絕不唬爛,僅有變更人名以保護當事人。

身為工作繁忙的OL,小凡禮拜天終於找到機會喘口氣,畫了美美的妝後,下午就出門和姊妹約會去。自世大運結束後,台北就無一日晴,小凡為了躲雨,和姊妹約在新光三越南西店吃喝瞎拼,話題越聊越開,兩人的心也越來越奔放。

▼示意圖非當事人。

也許是上天的刻意安排,許久沒買新衣服的小凡,突然發現有間店的內衣、褲在促銷,花色、款式全是少女最愛的樣式,價格也非常實惠,一套只要900多元,小凡一口氣買了2套,拎著包裝紙袋,心想晚上回家就要穿,好不快樂。


(圖/達志示意圖)

但在回家之前,小凡和姊妹早已計畫要去吃行天宮站附近的蒙古烤肉,雖然外頭下著大雨,兩人討論後,還是決定從中山站「走去」行天宮站,沿途30分鐘路程狂風暴雨,遮蔽物極少,導致小凡衣服、包包全濕了,裝著內衣的紙袋也毀了。

▼中山站(左下角)走到行天宮(右上)至少要26分鐘。(圖/翻攝Google地圖)
▲▼紙袋被淋濕!小資女內衣延著「中山-行天宮」掉 回家大爆哭。(圖/資料照片)

直到吃飽喝足返家後,小凡才發現紙袋底部全毀,兩套內衣褲早已不見蹤影......心急如焚的她不知如何是好,到處求救,結果都被笑「這也太笨了吧!」、「遊民會撿去穿,就當捐給他們。」

▲▼紙袋被淋濕!小資女內衣延著「中山-行天宮」掉 回家大爆哭。(圖/資料照片)

但小凡知道,遊民根本穿不下這些內衣褲,可能被拿來當防毒面具的機會比較大......如果有好心人在中山站、行天宮站一帶發現「濕搭搭的內衣褲」,請私訊「東區馮迪索」,讓我們一起幫幫小凡吧!

 

關鍵字: 內衣胸罩內褲中山行天宮蒙古烤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經痛吃止痛藥「會有抗藥性」?婦科醫點出:挑對時間吃無負擔

經痛吃止痛藥「會有抗藥性」?婦科醫點出:挑對時間吃無負擔

一般人說的「吃愈多止痛藥會有抗藥性」或「越吃劑量愈大才有效」其實是一種誤解,因為只要吃對時間,就可以跟惱人的經痛說再見。

被病患喊弟弟!治療師板臉「請叫我老師」…下秒空氣凝結了

被病患喊弟弟!治療師板臉「請叫我老師」…下秒空氣凝結了

這其實是因為「復健師」這個名詞跟常見的民俗療法、推拿、按摩,聽起來有些類似,但是物理治療的理論、手法,其實跟民俗療法是完全不同的。

努力卻沒收穫?學會「控制感」心理學 快樂就從掌控生活開始

努力卻沒收穫?學會「控制感」心理學 快樂就從掌控生活開始

在這個複雜的人生當中,當你相信有大幅的程度是可以自己掌控的,而不是掌握在別人的手裡,你的生活滿意度會比較高。

你哭著對我說「努力有回報都是騙人的」 運動員:得獎才會受重視

你哭著對我說「努力有回報都是騙人的」 運動員:得獎才會受重視

台灣「永遠」的桌球一哥莊智淵,今年已經達到38歲的年紀,對運動員來說已經是相當高齡了。但在9月初,連他都忍不住抱怨,今年國家隊仍要求他加入幫忙打亞錦賽。

富爸媽才是一切!比爾蓋茲中輟創業 你可知他有總裁母親嗎?

富爸媽才是一切!比爾蓋茲中輟創業 你可知他有總裁母親嗎?

講到比爾.蓋茲的生平,一定會提到他從大學輟學,放棄哈佛學院的學位。聽起來這似乎是成功人士的必經之路,但更多人不知道的,是比爾.蓋茲的家庭其實不平凡。

拼命做猝死工地 外籍媽抱新生兒「呆看老公屍體」 老闆碎念:工期會拖到齁

拼命做猝死工地 外籍媽抱新生兒「呆看老公屍體」 老闆碎念:工期會拖到齁

亡者的太太是才嫁來台灣兩年的外籍新娘,在溝通上明顯吃力,而亡者的媽媽因著疾病的困擾也無法說話,一切僅能由點頭、搖頭來表達內心的感受。

沒時間陪孩子卻「狂罵網路成癮」 父母沒想過現實世界更猙獰

沒時間陪孩子卻「狂罵網路成癮」 父母沒想過現實世界更猙獰

輔導老師告訴我,最近常接到一些家長的電話,提到他們的孩子整天掛在網路上,手機片刻不離手,感到很困擾。

靠蓋賭場發大財!歐洲小國面積=8個大安森林公園「收入超台灣6倍」

靠蓋賭場發大財!歐洲小國面積=8個大安森林公園「收入超台灣6倍」

摩納哥是世界第二小的國家,僅次於梵蒂岡,只有2.02平方公里,大概是7.8個大安森林公園!最短的地方不到三百公尺,而且整個國家沒有河流跟大型湖泊。

0923好星運開關│摩羯開好運,為處女打打氣

0923好星運開關│摩羯開好運,為處女打打氣

今天你對環境影響的敏感度也將大大提高,但是你會變得愛幻想,並且把虛幻的東西看得比現實生活還要重要。當然,如果只是做白日夢倒也還不要緊,但得當心陷入強烈

餓一整天不敢吃!肉肉女為減肥上健身房 被大叔嗆:長得胖就待在家裡

餓一整天不敢吃!肉肉女為減肥上健身房 被大叔嗆:長得胖就待在家裡

第一次減肥時我才十二歲,因為長得胖班上的同學不跟我玩,我不想被他們排擠而減肥。正式開始減肥是從加拿大回來後。為了從別人冰冷的視線中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