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明明鎖上了」教育役入住學校禮堂 詭異腳步聲整晚響不停

鍵盤小檸檬/好文製造機

駐站作家募集中!不論是有趣、感人、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二三事!

點評:我最怕看校園恐怖片了……(抖)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人物皆以化名呈現。

感謝網友投稿7月小檸檬有獎徵文!小檸檬定期舉辦有獎徵文活動,除可獲得獎金外,還有機會成為簽約作家喔!

我是個教育替代役,教育役就是要到各校去服務,晚上在學校住宿是規定,而這次,我的住宿地點就是陰森森的禮堂兼校史館。

▲小學,國民小學,校園,校園安全,偏鄉小學,校門。(圖/記者謝婷婷攝)
▲附圖為示意照,內文與照片中人物和地點無關。(圖/記者謝婷婷攝)

「第一次進來禮堂時就覺得怪怪的,有種陰冷的感覺從腳底往頭部竄升,一陣雞皮疙瘩,你看看我的手臂。」我停下腳步示意阿凱過來,他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禮堂這裡平時都不會有人來嗎?都空蕩蕩的?」阿凱好奇的問。

「對阿!只有星期一早上才會集合全校的師生來這升旗,其他時間只有體育課、或是幾個晚上有老師在這打籃球吧!你看這裡有兩個半場籃球場。」我邊走邊指向前方。

「你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啊!晚上一個人睡真可憐,需不需要我幫你壯壯膽?」阿凱四處張望,但一個人也沒有。

「壯膽?你比我膽小吧哈哈哈。」我揶揄道。

阿凱是我好友,每次我請他幫忙,他都義不容辭。那天是第一天搬進學校禮堂住,需要打掃一番,我就找了阿凱來幫忙。

我們走向二樓的小房間,我拿出口袋的鑰匙打開門,門前放了我早上才帶來的行李,準備今晚入住這裡。隨後,我跟阿凱開始整理小房間,因為今天是假日,整個禮堂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們兩個邊打掃邊聊天,有說有笑的,突然聽見樓下傳來有人走路的聲音……

「你有聽到嗎?樓下有聲音!」我好奇的問他。

「有啊!我以為只有我聽到,正想問你呢。要不要去看看是誰啊?」阿凱說道。

「等等!我記得剛剛我們進來後,我有鎖門阿!怎麼可能會有人……會是學校老師來學校打球嗎?」我納悶的走出門口往外看,可是一個人影也沒有。

「沒有人啊!奇怪,應該是聽錯,我們還是繼續打掃好了。」為了早點把房間打掃完,我們飛快的把積了兩個月的塵垢給清除乾淨,然而直到最後整理出一堆垃圾,才發現垃圾袋不夠。

「阿凱,你能出去買一下垃圾袋嗎?不夠用,我繼續在這把剩下的桌子整理完。」

阿凱答應了。我把鑰匙及門禁卡給他,他就下樓去附近採買了。

於是,禮堂裡僅剩我一人,其他什麼也沒有,連阿凱關門鎖門的聲音都大到迴盪在整間建築物裡。我靜靜的拿起抹布往桌上擦了擦,突然又聽見樓下有倉促的腳步聲往這裡來。我心想,是阿凱嗎?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買到垃圾袋?最近的超商過去也要5分鐘,而且阿凱對附近又不熟……

我訝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想說就等他上來吧,等了等卻還是不見人影,只聽到腳步聲在門外十公尺轉彎處停了下來。我順勢的轉頭看了看,突然兩個黑影閃過,一陣雞皮疙瘩又布滿全身。

大家來說鬼,鬼幽靈,鬼怪,靈魂示意圖。(圖/達志影像)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NEWS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又過了十分鐘,只見阿凱開了門走進禮堂,帶著垃圾袋上來,而我臉色發青。

「你剛剛有回來嗎?」我問道。

「我現在才回來啊,怎麼了?」阿凱疑惑的問。

「我剛剛聽見樓下有很大聲的腳步聲,就在門外,嚇死我了,而且看到兩個黑影……」我緊張的說著,此時突然又有腳步聲出現。

我趕緊念朋友教我的金光神咒,腳步聲立刻就停止了。過了十秒,突然有兩個黑影從門外的樓梯往上衝,卻在進入門口的那一瞬間被彈得退開。只見黑影往後散去,我跟阿凱傻眼的對望,不知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後來漸漸穩住心情,才開始討論究竟怎麼回事。

「這裡是不是鬼禮堂啊……你確定你晚上要睡這裡?」阿凱關心地問。

「能怎麼辦?替代役只能住學校啊,我完了我。」

「剛剛真的很嚇人,怎麼會這樣?你不要要在門口貼張觀世音菩薩的畫像鎮邪?」

事後我跟阿凱跑到大廟拜拜,向神明稟告此事,還跟廟方請了幾個護身符保佑,戴了護身符後,就沒有再聽見可怕的腳步聲了。

不過校園環境優美,加上師生都很熱情的對待我,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想我應該會漸漸忘記剛搬進禮堂的那一天吧!應該吧……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有獎徵文中!歡迎自由加入投稿,最高可獲得獎金5000元,還有機會成為簽約作家喔!
投稿辦法 

可直接在社團PO文,或利用匿名投稿系統

鍵盤小檸檬官方噗浪來囉!

 

2017年08月31日 13:07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